<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八章 回香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某处的一栋别墅中,男人氤氲着愤怒的鹰眼定定地看着电视中那个帅气的身影,眼底杀意一闪而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云南的基地,他刚刚才得到消息说他们的秘密研究终于要成功了,但是就在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竟然被彻底的毁于一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华夏的军方,从以前到现在都是那么的惹人心烦,这个女兵,竟然还敢在所有人的面前向他们发出挑战,真不知道她是傻呢还是蠢,呵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过既然说要付出代价嘛!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的,我想,如果把你变成我们的武器去对付你所爱的华夏,不知道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好玩的场景呢!还真是让人期待啊!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时,“嘎吱”一声,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个妖娆无比的女人扭动着丰硕的臀,一步一摇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电视中的连羽,缓缓一笑,笑容勾魂夺魄;然后慢悠悠的走到男人的身边,缓缓的俯下身,丰满浑圆半露,白皙光芒的肌肤泛着一丝诱人的光泽,诱惑感十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冢本君,您这是在生什么气呢?你看你的眉头皱的那么紧。”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附上男人的眉间,似是想帮他抚平烦恼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冢本鹤抬起双眸,原本愤怒的鹰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眼前的女人,着实勾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冢本鹤一把将面前诱惑无比的女人捞进自己的怀中,手指微微勾起女人的下巴,指肚轻抚女人的红唇,似笑非笑的开口,“小条小姐真聪明,不知道小条觉得如何才能使我不再生气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条合子魅惑一笑,伸手抓住男人放在自己红唇上的手,缓缓在男人的薄唇上落下一吻,“那我帮你杀了她,可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条合子,r国特工,身手毒辣,性格嗜血,人称毒蔷薇;虽然美丽异常,却至毒无比;但是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冢本鹤的床伴,至少现在还是,并不是她有多爱他,而是她绝的这个男人是个强者,因为她喜欢强者,在她心里,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触碰她的身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小条合子的话语,冢本鹤缓缓勾唇一笑,“好啊,不过我要活口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活口啊!难道冢本君您看上她了!”小条合子媚眼一挑,双手缓缓抚上冢本鹤的胸膛,笑意盈盈的问道,“难道冢本君是对奴家的伺候腻了呢,还是不满意了?还是说!您最近喜欢上那种小清新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和小条合子相比较,连羽真的完全就是属于小清新中的小清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然不是,”冢本鹤无视小条合子在自己身上挑逗的小手,扣住她的小蛮腰猛地一台,让小条合子瞬间跨坐在了自己的身上,柔软瞬间低住了自己的坚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冢本鹤舒服的叹了口气,“有了你这样的小妖精,我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别人呢!我不过是在想,华夏的军人,是不是更适合来当我们的实验体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话一说完,冢本鹤猛地一下把女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下,眼中的**翻腾。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己眼前的女人,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妖精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房间内,很快便只留下了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娇喘,还有电视上反反复复播放着的承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如同连羽所想,r国人,实实在在的盯上了她,但是,对连羽来说,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毕竟自动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虽然,那是危险异常的东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军区冰冷的底下牢房内,连羽从云南带回来的一男一女早已遍体鳞伤的绑在那里,差不多半晚,连羽让牢负责逼问的同志好好的招待了他们大半个晚上,而且这不是严刑拷问,存粹只是连羽普通的招待而已;毕竟既然是敌人,总不能一直就让他们毫发无伤,甚至还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吧,这未免太便宜他们了,如果是他们华夏的人落在了他们的手上,绝对会有这样更严重的严刑拷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们别在打我了,我真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我…求求你们别打了…”女人一睁开眼睛,便看到连羽和战狼众人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害怕他们继续像之前一样对自己动刑,赶紧的开口求饶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经过大半个晚上的折磨,已经让女人的声音变得无比的虚弱,如果不是因为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绝对早就招完了,最主要的是她还怕死,竟然忍受了大半夜的抽打后还完全不敢寻死自杀,看来还真是贪生怕死,如果不是她还是有那么一眯眯的用处,连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把她带回来干什么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男人,只是满脸恨意的看着连羽,眼前的这个少女,太狠太毒,如果不是因为她一直拿着自己最在意的事情威胁自己,他早就自我了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被抓进这个地方,原本就已经是必死无疑,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够活着走出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连羽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满脸嘲讽的看着男人,微扬的唇角刻画着冷酷的弧度,低低的笑出了声,“不要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哦,否则我怕我会一不小心的便想把它给挖出来喂狼来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连羽进来前,便已经让里面的人帮男女遮了两块遮羞布,免得那些脏东西会污了她的眼睛,所以现在她便可以随心所欲的问话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还想从我身上知道什么?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而且你也已经毁了我们的秘密实验室了。”男人呲笑一声,定定地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的确,云南的秘密实验室已经被窝毁了,但是我更想知道,你们r国到底在我们华夏设立了多少这样的基地,仅此而已哦。”连羽悠哉悠哉的站起身,走到男人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个秘密实验室已经因他而毁,如果他再透露出任何信息,就不配当一名军人,军方要是知道了更不会放过他和他的家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样啊!”连羽的白皙的拇指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记得,你们r国人最怕的就是死无全尸了,对吧,刚好我们家养了一大群的小狼,他们已经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人肉了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嫌弃你的肉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男人眼中渐渐浮现起的惊恐,连羽继续道:“不知道你要是被他们给撕了,算不算是死无全尸呢,而且我听说,如果死无全尸的话可是会影响到你们家族后代的命运哦。而且,我还会把你和这个女人的裸(禁)照给放到你们r国的各大网站上,然后给你们好好的摆几个消魂的姿势,顺便在告诉你的上头,秘密实验室被毁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我想到时候,你的家族和亲人可能都将会彻底消失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他,连羽静静的笑着,微勾的唇角如同是撒旦般邪恶无比的微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话刚说完,男人惊恐的双眸狠狠一缩,他能想象的到,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他们上头的知道的话,以他们心狠手辣的程度,他的家族必定血流成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可以,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自己面前少女脸上那撒旦般的邪恶微笑,男人脸上浮起一抹自我嘲讽的微笑,“我说!我说!”因为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可以死,甚至是死无全尸,但是他不能连累他的家族和亲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后,男人还是把他所知道的事情给全盘托出,不敢有一点的隐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四个,除了他们已经摧毁的秘密实验室之外竟然还有四个,听完男人的所有招供,连羽原本淡然清冷的凤眸中渐渐浮起震怒,她不知道,在他们见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人在受着这样的折磨;r国,简直是不可饶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后,连羽把自己所问出的事情全盘托出告诉了项少祁,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她自己无法下决定,而且这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完成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项少祁知道之后立马告知了一号首长,一号首长当场震怒,立马派出了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特种部队集体出动负责调查在其他地方的秘密实验室进行摧毁,而且务必要收集所有证据,因为连羽说过,这些证据在未来,必定大有用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她是先知!呵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连羽,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渐渐引出他们的幕后之人,从他们的身上套取到秘密实验室的正确地址,因为那个男人,也只是从他们实验室的医生口中知道了有多少个秘密实验室而已,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好好的调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军区医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的伤口愈合的非常好,身边除了董柔一家和许英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回去工作了,毕竟他们也还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需要养活,不能像董柔他们那么的自在,因为他们家出了一个连羽,拥有这样的一个孩子,应该是所有家长都梦寐以求的,他们羡慕,却不嫉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外公,外婆,爸妈,我回来了。”连羽走近病房,对着里面的人一一的打着招呼,身后跟着沉默的火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姐姐!”点点一下子就冲到了连羽的身边,笑嘻嘻的看着她,然后指着墙上的一张特大海报说道:“好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抬眼望去,嘴角微抽,那不是自己在电视上的的样子吗,这么被做成海报了,而且还大的那么的夸张,看来外公真的很喜欢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另外两小家伙还在另一张床上午睡,而且不睡足时间是不会醒的,所以并没有和点点一样看到她就扑了上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看到连羽回来,董建平的眼神瞬间一亮,立马冲着连羽招了招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拉着点点的手走到董建平的身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甜甜的唤了一声,“外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这样的连羽,一般人很难能把她和军人甚至是将军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在家人身边撒娇的小女孩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拉起连羽白皙纤细的小手,温和的目光中充满了骄傲和宠爱,曾经那个最喜欢在自己身边撒娇小羽儿,现在竟然变得那么的出息了,电视上的羽儿,是那么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自己的眼眸;他们董家,竟然出了一位小将军,这真是祖上积累的福气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董建平来说,连羽虽然姓连不姓董,但是永远都是他们董家人,因为在他心里,没有他们家小柔,连家是不可能生出像羽儿那么可爱,善良优秀的小家伙了,他想,连家的那些人,现在一定也看到羽儿在电视上那威武帅气的样子了吧,他们现在一定已经悔的是肠子都青了,哼,让他们平常那么欺负小柔和羽儿,活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董建平想得完全没错,连家的那些人自从见到电视上身着威风凛凛的军装的连羽之后完全吓得痴呆状态,接下来便是后悔,除了连羽的两位叔叔是真心的为连羽开心之外,其他人完全就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特别是连羽的小姑姑连亚芳,她终于知道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完全是又是后怕又是后悔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了羽儿,这位是你朋友吗?”董柔眼尖的看到了连羽身后一直想是隐身于暗处的少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连羽点头,拉过火凰推到董柔的面前,“她是火凰,是我这次从里面救出来的幸存者之一,因为她的亲人都在已经被那些人害死了,所以!”连羽定定的看着董柔说道:“以后她也是我们的家人了,是不是,妈妈。”连羽歪着脑袋,笑得一脸的灿烂。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当然了。”董柔伸手拉起火凰的小手,温柔的看着她,“小凰,你好,欢迎你的加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呆呆的看着董柔,然后转头看了看连羽,连羽笑着点了点头,“火凰,欢迎你的加入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火凰感动的点了点头,“谢谢阿姨。”她以为,她再也感受不到家的温暖了,主人的妈妈身上有自己母亲的味道,一样温暖的味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你能跟我们说说当时在里面的情景吗,看到电视上的那些照片,我现在都还有种不能置信的感觉。”连郝看了看火凰之后对着连羽说道,他真的到现在还是难以置信,因为他们生活的地方是那么的平静,没想到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竟然还有这样无法无天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郝的话,连羽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心想既然事情已经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了,那讲出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随后,连羽开始缓缓的讲起了自己在里面的见到的所有事情还有火凰的事情,当然,火凰杀人和变异的事情她跳过了没说,虽然知道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害怕,但是她还是希望火凰可以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安静的听完了连羽讲的在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边上的众人神色莫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半响后,“砰”的一声,董建平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床上,“r国,简直是可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见董建平发这么大的火,边上的许英赶紧上前劝道,“老头子,别生气,你这拳头再锤下去你的伤口就又要裂开了,这羽儿不是已经把他们全部都消灭了吗,所以消消气啊,消消气!”一边说着还一边轻抚着董建平的背部,直到他的呼吸慢慢平复,眼睛还一瞬不瞬的看着董建平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郝听完连羽的话之后沉默不语,只是眼中的愤怒却是那么的显而易见,想来这样的事情,只要是个华夏人,都无法接受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董柔,在听到火凰的事情之后心中对她是更加的怜惜,拉着她的双手更是紧了又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连羽交代他们听到的事情不要对外说,毕竟她当时在接受采访时并没有说明事情是什么人做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接下来几天,由于自己当时请了一周的假期,连羽便一直留在医院里陪着董建平他们,而火凰,经过慢慢的相处,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像一开始时的那么别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直到了礼拜天,连羽带着火凰坐上了飞机回到香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直以来,连羽都不喜欢用预知这个能力,因为她觉得,那是他们的人生,自己还是不要偷窥和干涉的好,但是这一次,是必须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这次连羽在走之前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的未来都做了个预知,直接看到了他们的两年之后,因为她必须得清楚,r国人,会不会盯上自己所在意的人,只有知道了,她才能安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火凰,连羽原本是想让她呆在她家里陪着董柔他们或者是加入战狼,可惜她是个死脑筋,说连羽是她的主人,主人在哪她就在哪,不要分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一起去了香港,只是不准她再叫自己主人,否则自己便不带她一起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火凰为了能让连羽带她一起,也就学着董柔他们一样叫连羽羽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香港国际机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几个年轻帅气,穿着时尚的靓男靓女在机场的大门口伸长着脑袋一直往里面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上官柔,你确定羽儿是三点半到这里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你不会是弄错时间了吧。”伸长着脑袋,杨睿的手搭在自己的额头,学着孙悟空的样子,就好像觉的自己这样就能看得更远一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喂,我说杨睿杨大少爷,你催毛线催啊,从等在这里开始你就一直没停过,催命似得催催催,不知道飞机晚点很正常啊,而且是你们自己非要跟着我们来接师父的,如果等不及的话你就赶紧回去洗洗睡哈!”上官柔怒气腾腾的看着杨睿,完全一脸嫌弃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连羽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所以上官柔几人便想着到机场来接她,没想到在学校大门口正好看到杨睿和欧钰几人,几人知道她们是要去接连羽,便没事找事的跟了上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好好,我不催,不催啊!”杨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颇为无可奈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的几人见到两人这莫名其妙的小架,都在那里捂嘴偷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睿这丫的根本就是在自己找骂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另一边,连羽已经下了飞机,正和火凰两人慢悠悠的往机场的大门口走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刚到大门口,便看到了在那等待已久,脖子伸得老长的上官柔几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赶紧带着火凰迎了上去,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尤雪笑嘻嘻的说道:“我们来接你啊,然后带你去接风洗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尤雪的话,连羽笑笑的看了一眼上官柔,原来这丫头昨天给自己打电话问自己几点的飞机,为的就是这个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想着,连羽无奈的笑了笑道:“说什么接风洗尘的,我不就是请了一个礼拜的假而已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冲着三人身后的欧钰四人点了点头,“你们怎么也跟着他们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反正我们也没事,所以就跟他们一起过来了。”欧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并不是特意过来接她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整整一周没有看到连羽,所以有些担心她,刚好听到上官柔说是来接她的,自己便想也没想的就跟上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咦,师父,你还有朋友一起过来吗?”上官柔看到连羽身后的火凰,好奇的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她是火凰。”连羽点了点头,对着几人介绍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好,火凰,我是师父的徒弟,我叫上官柔,很高兴认识你。”上官柔热情的对着火凰伸出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听到她刚才叫连羽师父,所以火凰也伸手跟她轻轻一握,“你好,我是火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毕竟主人的朋友,那就是主人在乎的人,所以也就是她的朋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几人一一和火凰握手之后,连羽笑笑这继续道:“请问你们准备去哪里为我接风洗尘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毕竟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几人肯定已经都想好了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要问了,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杨睿上前绅士的接过连羽手上的小行李箱,笑意盈盈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嗯哼,那走吧。”连羽淡淡一笑;既然他们不说,那她只要跟上就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感谢亲亲小妖91,亲亲kwj1025的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