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七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脸上那一脸的坏笑,战狼众人齐齐摇头,“队长,我们就算了吧!”你老上场,一个顶n!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怎么可以呢,说过的承诺必须要做到的嘛!更何况我还是你们的队长!”连羽继续一脸的笑意盈盈。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个,队长…。”您老真的不需要遵守承诺的!我们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是命令哦!”他们的心里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连羽的声音便不咸不淡的从他们的耳边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只见她黛眉微微挑起,双眸微眯,眼中闪烁着诡异万分的光芒!那意思完全就是你们敢不去试试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看着连羽像是笑面虎一样恐怖的笑容,战狼众人的回答完全就是有气无力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去应付记者,你还不如罚我们去训练呢!可惜,连羽已经打定主意咋地也得带上这群人给她壮壮“胆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基地门口,记者和边上的居民安静的等待着连羽和战狼的出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在这时,一位记者非常眼尖的惊呼,虽然他没有见过那一家四口口中所说的那些人,但是他们说的应该就是那些个缓缓向他们走来的少年少女没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只见迎面而来的少年少女们军装笔挺,飒爽英姿,如同是华夏最坚实的后盾,他们最忠实的守护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他们跟本就是他们的守护者,就如同是这次的事件一般,守护了他们所有的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想着他们在事故点拍到和看到的那些惊悚的画面,那算是残肢遍野吧,虽然他们知道里面有很多都不是他们的同胞,但是他们还是决定为里面死去的同胞立一个冢,算是让他们的魂魄有所依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那满地的残肢,他们的心情震惊沉重也痛恨,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那样的一个地方,竟然害死了那么多他们的同胞兄弟姐妹,如果这次不是这群少年少女的到来,他们这里不知道还会失踪多少人,又有多少人的家庭会支离破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一看到连羽众人,他们便想往他们的方向奔去,只可惜被门口的层层守卫给拦在了外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蜂拥而来的人群,额头上滑下三条黑线;她现在后悔了想回去行不,想着便转头可怜兮兮的看了看任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将军!行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囯完全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如果连羽他们回去了,等待他的是更多的纠缠不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只能认命的继续往前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问一下,你们就是摧毁了那片地下秘密实验室,然后救出幸存者的那些人吗?”一位记者眼明手快的把话筒对着连羽,直接的奔入主题,边上的其他记者也纷纷效仿的推上话筒等待着连羽的回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战狼众人却只是完全不为所动的在那当着雕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反正他们应付不来,那就只能交给队长自个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望着自己面前整整齐齐的一个个话筒,嘴角微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就说她最讨厌这个了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面前众人的层层阵仗,连羽其实真的很头疼,但是却不得不回答他们,“是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你告诉我们,那些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我们听被你们救回来的幸存者说,他们并不是我们华夏本土的人?对吗?请问你能为我们说明一下吗?”听到连羽的回答,记者紧接着继续发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那一家四口的幸存者完全就不懂别国的语言,所以他们所知道的便是他们完全听不懂对方所说的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但是他们都看到了,看到了关在他们隔壁牢里的那些人被注射了一些不明药物,然后痛苦的发狂,最后在挨不过去的情况下死亡,甚至有些人因为太痛苦而选择自裁而亡;被抓进去的那几天,是他们这辈子最恐惧的日子了,这辈子,他们真的不想再碰到一次,否则,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活下去的信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真的很抱歉,具体是什么人我们还并不是很清楚,这些得等到回去之后好好调查;而且其实有些事情,你们其实不知道为好,因为这样,你们才能更安心更幸福的继续生活着。”看着众人,连羽清冷的声音悠扬的飘荡在所有人的耳间,随后脸色正然的看着摄像头,目光渐渐变得深邃无比,“你们,可以把你们的背后交给我们,我在这里可以向大家保证,无论如何,我们华夏的军人都会是你们最坚实的守卫,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守护你们,守护好你们的家园;而至于那些始作俑者,我们也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在说最后一句话时,连羽淬冰的凤眸冷冽的没有丝毫温度,明明是天籁一般的声音却硬生生的让边上的人听得心底感到一阵发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r国,迟早,我会让你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而且她相信,这样的研究场地,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处!这也是她今天愿意站在媒体面前的其中一个原因之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话一说完,连羽“唰”的一下,抬手对着他们敬了个标准无比的军礼,因为这是她的承诺,绝不会变的承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身后的战狼众人也齐唰唰的对着他们行了个正式的军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队长所说,便是他们心中所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面的记者和居民们愣愣的看着一脸严肃冷然的连羽和战狼众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想着,她说出的话,一定能做到的!一定做得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她当时看着他们,看着摄像头时的眼神是那样的郑重和深邃!仿佛能把人都给吸了进去似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他们…愿意相信她!相信她所说的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第二天清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京城医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柔,你说羽儿离开都两天了,怎么还不回来。”董建平隔一会抬眼看一下门口,隔一会抬眼看一下门口,就希望连羽的身影赶紧在门口出现,免得他一直提心吊胆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也不知道那天羽儿的长官过来找羽儿到底给她安排了什么任务,会不会很危险呢,他真是越想越着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以前一直以为羽儿当兵就只是在军营而已,没想到还得出去执行任务,而且那天看那个长官脸上那有些凝重的表情,要羽儿去执行的任务一定不会很简单的,只要他这样想着,心里就更担心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董建平那着急的神色,董柔安抚性的笑了笑,“爸,你就别担心了,我们应该相信羽儿的,相信她肯定会平平安安毫发无损的回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好是这样!”董建平有些孩子气的说道:“她要是敢让自己少一根头发,我一定会把她抓起来打屁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欲哭无泪的表情:外公,头发会掉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我可控制不了的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的许英看到董建平那孩子气的表情和话语,不由的笑了开来,“我怕到时候羽儿要是真的受伤回来了,你担心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下得了手!”就他宠羽儿的样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握在手上又怕重了的,舍得才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呸呸呸,乌鸦嘴!”董建平白了许英一眼,有这么咒自己的亲外孙女的吗,真是的!外孙女是拿来宠的,有不是拿来咒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压根忘了,这个话题本来就是他自个先提起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对于董建平,需要表示她真的很无奈!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了爸,你就别担心羽儿了,她心里有数的!”董柔笑意盈盈的说着,然后走到一边打开电视,“要不你先看看电视,也许等你看完电视,羽儿她就回来了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打开电视,电视中一身帅气军装的少女渐渐出现在了董建平几人的眼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拿着遥控器,董柔看着电视中的少女惊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原本还低垂着的脑袋唰的抬头看向门口,“哪里哪里,羽儿回来了吗?在哪里?在那里?”但是盯着门口很久也没有看到连羽的身影进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怒气腾腾的看向董柔,刚想质问,却看见董柔只是呆呆的看着电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循着董柔的目光望去,只见电视中的少女正一脸正然的对着所有人做着承诺,眼神是那么的坚定,话语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的眼中渐渐浮起一抹骄傲,因为那是他的外孙女啊!原来她这次去执行的任务就是去捣毁这样的一个秘密实验室啊,好,真是太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看到连羽,董建平便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所说的所有话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柔怔怔的看着电视中英姿飒爽的连羽,眼中的激动难以言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的羽儿,原来穿上军装是那样的帅气啊!真不愧是她的女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京城的另一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铃铃铃…”电话铃声急促的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喂!”原本还在看着晨间新闻的贺东辰随手接起电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喂,老贺,是我!你这样由着连羽那小丫头随自己的心意胡来,真的好吗?”齐军有些担心的询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这样大咧咧的站在那里,那些背后的人一定会第一个的找上她的,这不是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老齐,相信她吧,她这样做一定是有她自己的道理的,”看着电视上那冷冽异常的少女,贺东辰笑嘻嘻的说道:“更何况以连羽的身手和头脑,能在她身上讨到便宜的人,我想着世上应该还没有出生吧!”更何况,他曾经答应过她,不干涉她的任何决定,再不威胁到国家人民利益的前提下,更何况现在的她完全就是在维护他们华夏的所有百姓,他如何能阻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贺东辰的话语,齐军也笑了开来,“是啊,从来只有她占人便宜,哪有别人能占到她的便宜呢!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于的了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军挂掉电话,笑呵呵的靠在沙发上,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电视中一身军装笔挺的连羽,越看她和齐昊越配;心想着不知道小昊什么时候才能把她给拐到自己家里来!他都有些迫不及待想听她叫自己爷爷了,虽然连羽平常也是叫自己齐爷爷的,但是那毕竟不一样的嘛,不够正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连羽的这个报道一出,整个华夏哗然了,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发生,他们竟然会用人来做实验,这让他们心生恐惧;但是在听到电视中少女那铿锵有力的坚定话语,他们原本不安的心突然间安抚了不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甚至有些人还发现,这个少女,竟然就是一年多以前那个从天而降的小英雄,是他们的守护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她和她身后的战狼,他们不禁想到,也许,在更多他们眼睛看不到的地方,他们也是这样的在守护着他们吧,为了他们能更安心的生活下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他们相信,只要是她所说的,他们全部都相信,相信她会一直守护他们,做他们最坚实的后盾!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任囯原本怕以为多多少少会影响一些国家动乱的事情却完全没有发生,原因竟然只是因为连羽的一个保证!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所有众人正对着报道震惊和震怒的时候,连羽已经带着战狼众人回到了京城军区,此刻正在军区最高领导人项少祁的办公室中复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的意思是,在别的地方还有他们在我们这里设立的秘密基地!”项少祁看着连羽,若有所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r国伸到华夏来的手,到底有多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顿了一顿,项少祁突然说道:“所以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的站到了所有人的面前,你这是要以自己为饵!对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淡然的点了点头,嘴角含笑,只是这笑容却未达眼底,“r国人,都是一些报复心极强的家伙,我毁了他们那么重要的一个基地,他们绝对会想方设法的来报复我,杀了我,或者…抓我做研究!更何况,他们唯一成功的研究者现在也在我的手里,所以,他们一定会出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样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看着连羽,项少祁的眉头紧皱。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当然知道。”连羽优哉游哉的走到边上的沙发上坐下,身子慵懒的往后靠去,“就是因为知道危险,所以我才这样做的,我们只有尽快的铲除掉所有秘密实验室,华夏的所以人们才能真正安安心心的生活着,你应该知道,也许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个地方,正发生着和我这次见到甚至是比这里还更加惨烈的事情,又有多少人继续面临着家破人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自己的眼前受尽折磨而死,你应该能想象的到,这是多么惨烈的一件事情;而且,这也是我对他们的承诺。”连羽的眼中透露着冰冷和坚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明白了,那你需不需要我们派人协助你?”项少祁眼神复杂的看着连羽;难怪一号首长那么顺着她,因为她才是那个真正为了华夏,永远能把华夏百姓放在首位的那个人,就连他,也自愧不如!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摇了摇头,轻笑道:“不用,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他们才会放松警觉的来对付我,毕竟在那些狂妄又自大的r国人眼中,我,不过就是个小女孩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项少祁还是不放心的神色,无奈的继续开口,“放心吧,长官,我会安排人在暗处保护自己,也会更加的小心,绝对不会有事的,别忘了,我才十五岁还不到呢,我可还没有活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连羽带着点调侃意味的话语,项少祁叹了口气,知道自己面对连羽永远都不会占上风,只能转移话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了,你这次押送回来的那两个恩…光不溜丢的人,你准备怎么处置?”一想到连羽昨天晚上押送回来的那两个裸人,他就感到无比的纠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昨天晚上军区的众人原本还在训练场上专心无比的训练着,这时,连羽带着战狼众人回来了,最主要的是,身后还压着两个浑身光不溜丢的男女若无其事地经过了新兵的训练场,然后,新兵们的心,彻底的乱了,虽然人是还在那里算是有模有样的训练着,只可惜那魂却已经无比好奇的跟着战狼众人飞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记得当时司马到自己面前报告时的那表情,他真的很想大笑三声,甚至完全就能体谅他那受打击的心情,因为他每次面对着连羽时便就是这样的一个心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他真的很想问一句:连羽,你这样光明正大的欣赏男人的裸(禁)体,脸会不会红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表示,她除了一开始一不小心的瞄了一眼之后,真的没有在瞄到过了,连一不小心都没有了,因为她看都懒得看,他们的身材太差了!(其实并没有那么差,只是如不了连羽那高眼光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不知道齐昊会不会在意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不知道一不小心瞄到的那一眼,要不要去解释一下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现在都有些后悔把他们就这样光溜溜的抓回来了,要不帮他们下半身绑一块遮羞布吧!恩,就这么决定了!连羽默默的点了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项少祁脸上那无比纠结的表情,嘴角一勾,笑嘻嘻的说道:“长官,我这叫做心里战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心理战术?”项少祁的脑袋上瞬间顶着三个大问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为神马他老是觉得他和连羽的思维永远很难在同一条平行线上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放心吧,我带他们回来只是想问一些事情而已,只要我问出我想知道的事情之后,他们就随便你们处置了。”连羽悠悠的站起身,随意的运动了几下身体,长官这里的沙发太硬了,坐久了不是很舒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既然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吧,记得要小心点,我想那些人现在已经盯上你了。”看着连羽离开的背影,项少祁想着还是继续交的代了一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虽然他知道连羽平常在他面前有些吊儿郎当懒懒散散的感觉,但是她做起事情来,绝对是最让人放心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没有回答,只是伸手随意的摆了摆,示意自己已经听到了,没问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感谢亲亲jt200809,亲亲cat9862,亲亲yh1,亲亲ysxu的月票!么么哒!(*^__^*)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