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六章 摧毁秘密实验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她被注射的,应该是狼的基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狼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了看白瞳再看了看五号,白皙的指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已经有一头狼了,不知道再多加一个狼女会怎么样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感觉,好像真不错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白,你先去和她沟通看看!”连羽低头拍了拍白瞳的脑袋,示意它上去先研究研究,然后自己再决定怎么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既然都是狼,应该是可以沟通的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压根就忘了,她面前的少女是人而不是狼,只是一个劲的想着怎么把她拐到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白瞳甩了甩脑袋,乖乖的走到五号的面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嗷呜…”你先停一停,我有话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少女猛撞铁栏的身子微微一顿,突然感到一种属于同族的亲切气息扑面而来,少女锐利的狼眼静静的转头看着白瞳,突然“嗷呜”一声把白瞳吓了一大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呦我滴小羽子哎,原来它真的会狼语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是谁!”少女低头定定的看着白瞳,和它对着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嗷呜…”我是白瞳,我是来帮你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白瞳突然之间就像是谈判专家上身了似的,专业话语都出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一狼一少女就在那嗷呜来嗷呜去的对话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基因改造除了改造了少女的自身力量之外还让她懂了狼的语言,不止听得懂还会说,害得她完全没有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看来应该是因为她被注射的是属于狼的基因的关系吧,就是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其他动物的语言呢,这个她倒是挺好奇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一人一狼在那沟通,心中若有所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的医生也是双眼发亮的看着五号,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到,五号竟然会那么的成功,如果不是战狼众人的枪口齐齐的对着他们,他们真的很想赶紧上前抽些样本好好研究一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半响后,白瞳回到连羽的身边一阵吼叫。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嗷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说她是和父母一起在两年前被抓进来的,但是她的父母都被他们给害死了,她一直一直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帮父母报仇雪恨,因为只有给父母报完仇之后她才可以去找她的父母团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红羽一边翻译着一边扑腾着翅膀指着对面那些医生,鸟眼里全是为五号鸣不平的愤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如果可以,它真想上前啄死他们给五号报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丫丫的全是禽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顿了一下,不对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不是在骂它们自己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呸,他们那是禽兽不如!连它们都不如!虎毒不食子,他们都知道不能伤害自己的同类,人,真的都太恐怖了!竟然拿他们自己的同类做实验,还害死了那么多他们自己的同胞,真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存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但是除了小羽子和她的朋友除外,因为小羽子是世界上最善良最可爱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连羽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不轻啊!连最善良都出来了!连羽对待敌人可是比他们狠多了,但是没办法,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自动屏蔽对方所有的缺点,甚至还能把她的缺点看成是她的优点来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听到红羽翻译的话的连羽,却是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五号的面前,凤眸轻轻扫过她有些狰狞的脸庞,唇角微勾,眉眼弯弯,“我可以放你出来也可以帮你报仇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是谁!”五号警惕的看着连羽脸上笑容,直觉这个人很危险!因为她从她的身上闻到了很浓重的血腥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吗!”连羽笑,伸手指了指边上的白瞳,“我是它的战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嗷呜…”她说的是真的,我们是战友!还是最好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羽的话,白瞳开心的对着五号解释着,还特别的强调了一下是最好的!因为在它的心里,连羽的确是最好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白瞳的话,少女眼中的警惕慢慢地消散了一些,因为对现在的她来说,人类的话并没有白瞳的话有说服力,因为动物至少不会动那么多的坏心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真的可以放我出来么?”五号定定的看着连羽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条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不相信她会没有任何条件的来帮她!帮助一个陌生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五号的话,连羽笑了,灿烂异常的笑了,“没有条件,你就当做我看那些人不爽好了,这样算起来也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这也算是相互合作,对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五号的眼眸微垂,眼眸中涌现着复杂的情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应该相信她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忽的,五号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连羽,“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帮我(完全没有把连羽口中的相互合作给听进去),我都不在意,对我来说,杀了他们为我父母报仇是我唯一要做的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反正对她来说,生命已经不再有意义了,只要能为父母报仇,无论付出什么,她都不会在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叹了口气,看着五号,眼眸中涌现着复杂的情绪,她根本就没有求生意志了吧,只要帮她的父母报了仇,她想她应该就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生存下去了吧,而且刚才红羽也说了,只要她报完仇便会去找她的父母团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不就是求死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既然这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那好,我就说说我的条件吧。”后退一步,连羽定定的望着五号那锐利的狼眼,声音清冷,“我放你出来,让你可以亲自为你的父母报仇,而我唯一的条件,便是你未来一生的忠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眼神复杂的看着连羽的凤眸,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她是在帮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五号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只要可以亲自报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小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白瞳闻言走上前,“咔嚓”一声,牙齿撕咬着铁栏,发出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咔”的一声,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铁栏应声而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继续“咔嚓咔嚓”的把边上的几根铁栏咬断,直到足够五号出来的大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后退了几步,白瞳走回连羽的身边,抬爪摸了摸自己锋利的尖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艾玛!真的有点疼啊!好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安慰性的摸了摸白瞳的脑袋,“小白真厉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白瞳立马得意的扬了扬骄傲的大脑袋,兴奋着,完全忘了自己差点咬崩了的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的医生,完全就已经震惊到傻眼,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做个特殊处理的铁栏竟然就这样被咬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看着自己面前被白瞳咬断的铁栏,脸上的兴奋难以自持,她终于出来了,这个暗无天日的牢笼,她终于出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定定地看着面前还在震惊傻眼当中的医生,五号一步一步的向着他们慢慢靠近,嘴角的笑容诡异万般,静静地看着他们原本震惊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害怕,恐惧的表情!如同在戏耍着即将到口的猎物!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尖锐的爪子如同是最为锋利的刀刃,一下又一下的划过他们的身体、颈脖,下一秒的瞬间,实验室里血肉横飞,鲜血飞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连羽和白瞳只是淡淡的回到了队伍,然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血腥场面,听着他们的痛苦又恐惧的哀嚎,眼中的神色冰冷异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战狼众人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场景,虽然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异常的场面,但是心中却是感到痛快不已,因为,这是他们活该和报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连羽亲自训练出来的人,无论是哪一方面,和她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啊!特别是对人对事对物的接受程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为什么你刚刚不直接打开铁栏而要让白瞳用牙去咬呢!”秦风走到连羽的身边,满脸疑惑的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虽然这个铁栏没有钥匙,但是肯定会有开关的不是吗!看着白瞳刚才在那咬着的样子,他们在边上听着都觉得牙齿生疼,不知道白瞳回去之后要不要去看一看牙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听了之后微微一愣,僵硬的回头,然后对着秦风及其无辜的眨了眨眼,露齿一笑,“我好像…忘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战狼众人差点栽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您老能不能表这么搞笑,好么!好歹也是一队之长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战狼众人对自己那无语的表情,连羽眼神一凝,突然变得义正言辞了起来,“我刚刚那是在开玩笑的,我只是觉得那样会比较快而已!你看小白的牙齿那么的锋利,对吧,小白!”说着还对着边上的小白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白瞳完全不在状况的点了点脑袋,因为它的眼光已经完全被面前的厮杀给吸引住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错,就是这样,给我撕碎了他们!白瞳在边上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的战狼众人则是一脸怀疑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相对于这个,他们宁愿相信前面的说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然!”连羽樱红的唇角如五月的春风一般,扬起一抹无比沁人心脾的笑意,只是那个眼神却是相当的诡异。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敢笑话她是吧,调侃她是吧,放心,她回去之后一定会交代齐昊好好的招待他们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要不就训练加倍好了。啊!好像太少了一点,那就三倍吧!反正他们精力那么的旺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战狼众人看着连羽脸上那明媚无比的笑意,不由得感到一阵哆嗦,打从心底感到一阵寒意直袭而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为毛他们感觉好像有神马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有队长,您老还是别笑了!好不!真的是好恐怖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这边算是其乐融融的样子,但是五号那边却还在那单方面的厮杀当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慢慢的,哀嚎声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发狂的五号,根本就不是那些只知道研究的医生可以抵抗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鲜血,侵染了一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洗刷掉这里面所有的罪孽,让曾经在这里受尽责磨而亡的人们安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静静的看着面前躺了一地的尸体和淌了一地的鲜血,轻轻地仰起头,嘴角扬起一抹轻松的笑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父亲,母亲,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终于为你们报仇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但是女儿可能要对你们食言了,因为你们曾经教育过女儿,有恩要报,自己说出的承诺就必须去坚守,所以,女儿可能要晚些时候再去陪你们了,因为从今以后,女儿的这条命便是属于恩人的,这是女儿之前答应过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大仇已报,随着心中恨意的散发,五号身上的变化渐渐褪去,恢复成了原本清秀的模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慢慢的走到连羽的面前,虔诚的单膝跪地,“见过主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从今天起,她便是她的主,她生为她生死为她死,绝无二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起来吧!”看着单漆跪地的五号,连羽淡笑着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的本名叫什么?”连羽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自己总不能老是五号五号的叫她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主子赐名!”五号并没有起身,只是继续虔诚的低着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于她来说,原本的自己早已陪着父母死去,留下来的她没有过去,只是为了报恩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五号,连羽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地笑了笑,“好,我来帮你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轻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五号,突然眼前一亮,“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说的不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吗!好,从今天开始,你便叫火凰,是经过浴火的燃烧之后重生的那翱翔九天的火凤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谢主子赐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浴火重生之后的凤凰吗,如果这是主子需要的,那她一定会成为她心中所需要的那只火凤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了,火凰,这是你原本的样子吧,很漂亮!只是只为什么恢复了呢?”看着火凰清秀的小脸,连羽有些疑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摇了摇头,“火凰也不知,就是感觉心中一下子变得轻松很多,然后就变回了原来这样子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这样啊!”连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着战狼众人说道:“我们走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该完成的任务已经完成,这里已经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地下实验室出口不远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要好好看着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前面的地下实验室,连羽清冷却温暖的声音从火凰耳边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缓缓的点了点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这个对她来说就是无间地狱的地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连羽的话,秦风瞬间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按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地下实验室的地方冒起一阵火光,大地惊起了一阵阵的颤抖,原本还在睡梦中的人们瞬间被惊醒,快速的套起衣服往外跑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难道是发生地震了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淡淡的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地下秘密实验室,然后转身看向远处已经开始缓缓升起的朝阳,“火凰,你看到了吗,朝阳,真的很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点了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啊,真的很美,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朝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知道它代表什么吗?”看着火凰,连羽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摇了摇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它代表的是生命,是燃烧的希望,也是祝福!”看着远处的朝阳,连羽的声音空灵,“那是你父母对你所有的祝福和希望,他们希望你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知道吗!记住,你是他们存在过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也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所以,不要辜负了他们送给你的这条宝贵的生命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么?”火凰喃喃自语着,目光一错不错的凝望着连羽,身上似乎渐渐开始散发出阵阵微弱的光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转头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眼中渐渐燃起的火焰,满意的笑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那才是真正浴火重生的火凤凰,并不只是一个空壳般的行尸走肉。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连羽便带着战狼和秘密实验室救出的一家四口生存者回到了云南的边境基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被爆炸声惊醒的任囯早已在基地的大门前来回的踱着步,心底是无限的激动。因为他知道,连羽!一定已经成功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刚才的那一阵火光,代表的就是他们即将胜利的凯旋归来的证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是这么的相信着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慢慢的,连羽和战狼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欢迎凯旋归来!”任囯带着身后和他一样激动不已的士兵疾步走到连羽的面前,笑容满面的看着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务完成!”连羽站定,带着战狼众人对着任囯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囯和所有士兵集体回礼,欢迎着凯旋而归的战士。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天上午,任囯便安排了士兵把安全救回来的一家四口送回了家,因为这次的事情非常严重,那一家人刚回家,周围的所有邻居便上前嘘寒问暖的,顺便打听打听当时惊险的情况,毕竟都已经失踪了那么多人了,而他们却是唯一活着回来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那一家四口,因为任囯交代过他们必须保密,所以一开始全部紧闭双唇不愿多谈,但是后来实在是经不住左邻右舍的软磨硬泡,他们最终还是将事情的原委给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之后便是一传十十传百的渐渐将事情给传了出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很快,便传到了原本就对这件事无限关注的记者的耳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境基地的训练场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大家休息的怎么样了。”连羽站在训练场上,看着自己面前精神奕奕的一张张笑脸,淡笑的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火凰站在连羽的身边,学着连羽的样子,脸上也挂着一抹很淡的笑容,只是由于太长时间没有笑过了,看着有点僵硬也有点怪异。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报告队长,精神满满!”王铭出列,笑嘻嘻的行礼报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很好,那你们先去把抓回来的两人带到战机上等我,我先去和任将军告个别,之后我们便回京复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队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在这时,任囯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因为跑得太着急了,额头上还浮着一层细细的汗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囯跑到连羽面前站定,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还好你们没还没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将军,还有什么事情吗?我原本是想过来跟你告个别的,你怎么亲自跑过来了?”看着任囯有些急促的脸上,连羽有些疑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己的任务应该都已经完成了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是,”任囯摇了摇头,待呼吸渐渐平复下来之后继续道:“是这样的,原本答应过不把事情透露出去那家人最后还是把秘密实验室的事情说出去了,现在这附近的居民和记者全部来势汹汹的堵在了基地门口,嚷着要见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见我?”连羽更疑惑了,见她干什么,她有什么好见的,不就一个鼻子一张嘴,难道还能多出张嘴或鼻子啊,而且她最讨厌见记者了,他们的嘴巴太厉害,她怕自己应付不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那家人把你如何救了他们的事迹给说了出来,所以大家都想来看看他们口中所说的英雄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且,他们想要一个交代。”任囯有些为难的看着连羽,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们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将军,这离好像是你的地盘哦,你只要随便应付一下他们就可以了嘛!我就不需要见了,只要你应付过去就好了嘛!”连羽笑意盈盈的看着任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囯欲哭无泪,“连队长,我刚才已经应付过了,只是他们不吃我说的这一套啊!而且他们还说如果你不出去见他们,他们就天天在我们门口堵着,这样是会影响我们战士的工作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主要的是那些全都是些老百姓啊,轻一点不听,重一点的话又会给军人抹黑,这不能轻不能重的,他们很难办啊!而且他们的里面还有记者,如果一不小心被他们爆出什么不好或者有些暴力的画面,那他找谁哭去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祖宗,你就帮帮忙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可我最怕见记者了,我怕我一不小心砸了他们的摄像机就不好了。”连羽一脸的为难;如果他们的问题太犀利,太变态,她铁定会忍不住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关系,我一定会帮你和上头解释的!”感觉连羽的态度有些软化了下来,任囯赶紧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心想反正一号首长那么看重你,随便砸个十台八台的摄像机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叹了口气,连羽知道自己被赶鸭子上架是赶定了,只能无奈的答应,“好吧,我试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转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战狼众人,“筒子们,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电视嘛,当然也是一起上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近这几天,简单一直都有收到亲们的留言和意见,好像受了点打击,不过简单绝对是越挫越勇的,简单准备周末的时候回头看看之前写的内容,整理整理自己的思路,希望之后可以写的精彩一些!o(n_n)o~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谢谢亲亲qquser8321289,亲亲hubeimiya624,亲亲yh1,亲亲wzanan,亲亲liu53041309的月票和亲亲lixue0306的打赏哦!么么哒!(づ ̄3 ̄)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