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五章 爱说风凉话的连羽
    “啊…唔…”

    就在女人刚想尖叫的时候,嘴巴一下子便被秦羽菲给捂住了,双手也被后扣,只能满脸惊恐的看着连羽,虽然她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面孔。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呢,好像一不小心就打扰到你们,恩…亲热了!”连羽手中的枪口抵在了男人的脑袋上,口中却说着不好意思的话语,但是说出的话语中却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感觉。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自己的身上未着寸缕,暗自庆幸现在的天空乌漆墨黑的并没有走光,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他太大意了,身上的枪也被他给丢到了一边了,所以也就只能逞口舌之强了,“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赶紧放了我们然后离开,否则我只要大声喊一声,你们就插翅也难逃了!”

    “砰”的一声,连羽直接一个拳头往他脸上揍去,男人的眼眶瞬间乌青,“那你叫看看好了,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一会来一整群人”欣赏“你们这美妙的裸(禁)体哦!”

    “唔唔唔…”边上的女人一阵抗议,只是嘴巴被秦羽菲捂住了完全不能出声,只能一直摇头以示她的抗议。

    她不要让她的老公看到他们俩在偷情,否则他一定会杀了她的,不行,绝对不行!

    “既然不想让人知道,那你们就给我乖一点配合!否则…”连羽冷笑一声,声音清冷低沉,悦耳动听,但是听在面前的一男一女的耳朵里却如同是来自恶魔的呼唤一般。

    “你想知道什么?”男人的声音已经渐渐的恢复了冷静。

    “看来你还是挺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嘛!”连羽殷红的唇瓣微微扬起,露出洁白的皓齿,说话间声音陡然一冷,“告诉我你们里面的所有情况。”

    “你…”到底是什么人?

    感受到连羽身上迎面而来的丝丝煞气,男人一口气没有提上来,话语硬是哽在了喉咙之间,只是眼神警惕的看着连羽。

    她在打听他们基地内部的事情!

    难道!

    男人瞪大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们被发现了!怎么可能!

    “我劝你最好还是好好的配合我一下,否则我一点都不介意杀了你们,然后再将你们光溜溜的丢回你们的基地!”连羽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虽然她可以通过透视知道里面的情况,但是很多东西并不是看到就可以清楚的。

    男人惊恐的看着连羽。

    他不怕死,因为他是r国的军人,他们r国的军人都不怕死,因为军人代表的就是荣耀;这次被派到这里,他们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面对死亡的准备,毕竟如果被华夏军方发现的话,等待他们的也就只有死亡或者囚禁,但是他们军人绝对会选择死亡来报效他们的国家。

    但是,他无法让自己就这么耻辱的死在所有r国同伴的面前,因为这不止是他一个人的耻辱,也是他们整个家族的耻辱,如果真的变成这样,他的家族就要被所有r国人民所取消,他,输不起!所以,他,妥协了。

    “你想知道什么?”

    而边上的女人见到男人已经妥协,终于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的事情不会被丈夫发现,但是她却不知道,落在连羽的手里,可是比落在她丈夫的手里更加的恐怖呢。

    因为在连羽的心中,他们只是敌人而已,对待敌人,连羽可不会手软。

    看着男人,连羽的眉眼微挑,似乎是对对方的配合很是满意,“告诉我你们一共有多少人驻守在这里。”

    “医生十人,守卫两百,里面外面各一半。”

    “你们刚才说的成功了是什么意思。”

    “是…”

    连羽另一只手拿起军工刀抵到他的下腹,清冷邪恶的声音响起,“说吧,别磨磨唧唧的了,否则我怕我的手一抖,你一不小心便丧失了你的”做人“的能力了哦。”

    说完话,连羽在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

    她突然感觉自己好猥琐,这样做是不是会对不起齐昊呢!不知道齐昊介不介意她一不小心看到了别人的裸(禁)体还离得那么近呢!当时真应该带邱世军或者秦风过来啊!

    感受到腹部传来的寒气,男人赶紧继续说道:“我们里面有一个实验者已经熬过了我们之前的所有实验,今天是最后一次注射,只要她熬过这几个小时,那我们的实验就成功了。”

    “成功之后呢!”连羽皱眉继续问,眼中的寒意更甚。

    熬过了之前的所有实验,那个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意志力在支撑着她自己呢,这些人,实在是可恨!

    想着,连羽手上的力道不禁一重。

    “唔…”男人痛的一阵闷哼,双手捂住伤口,当时却不敢惊叫出声,只能一脸惊恐的看着连羽。

    虽然他们这里离基地有些远,但是如果痛呼的话他们肯定会听到,那等待他们的下场是什么,他不用想也知道。

    而且如果刚刚那刀子再向下一寸,只要再下去笑笑的一寸,那此时的他真的就已经不再是个男人了。

    “只要她成功了,那我们就可以提取她身上的基因,然后再注射到另一个人的身体里,那样,我们成功的几率就会越来越大的!”男人说话的速度明显加快,因为他怕,他怕她手上的刀子下一秒对准的就是男人们最在意的那里。

    “你们前几天抓进去的一家四口,现在怎么样了!”连羽继续问道。

    “因为最近所有的目光都还在五号的身上,所以还没有来得及顾到他们。”男人如实回答着。

    听到那一家四口还没有被注射任何东西,平平安安的活着,连羽的心中猛然的舒了一口气。

    “把你们里面的布局和守卫全部都一一说出来吧!”连羽淡淡的开口。

    “外围的守卫差不多有……”经过之前连羽那手滑的一刀,男人不敢再墨迹的点点道来,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而已。

    但是对连羽来说,她最主要的是要知道前面的事情而已,最后一个问题对她来说她只是循例问问而已,她才不相信岛国人说的会全是实话。

    更何况,她的一双灵瞳难道白长了吗,对她来说,只要知道地方在哪里,她就能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听不见,毕竟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嘛!

    “知道的我已经全都说出来了,你们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连羽的一记手刀给劈晕了。

    连羽鄙夷的瞟了一眼倒地的男人,一阵冷笑;还想让她放了他们,这让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呢。

    随手把手上的军工刀一扔,毕竟这刀已经碰到了这个男人身上那肮脏的血液了,她嫌恶心。

    而边上的女人听到男人倒地的声音,以为他已经被连羽杀了,忍不住瞳孔一阵微缩,身体也开始使命的挣扎起来;

    她不要死,她不能死在这里。

    在这一刻,女人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跟着自己的丈夫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的耐不住寂寞跟别的男人出来偷情,如果她乖乖的呆在基地里面,也就不会碰到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感受到女人在自己手上不断的挣扎着,秦羽菲一阵厌恶的皱眉,跟着也是一记手刀便把她也劈晕了,女人的身子软软的倒地。

    无视女人倒地的身子,秦羽菲走到连羽面前,低声问道:“队长,我们之后要怎么做?”

    连羽的眉角淡淡的挑起,轻轻扫了一眼地上的男女,嘴角扬起一抹邪肆至极的笑意,抬首凝望着此时还是一片漆黑的夜空,眼眸深邃,“我们的狩猎,要开始了!”

    “行动!”透过耳麦,连羽清冷的声音回荡在战狼众人的耳边。

    “是!”

    黑暗的夜空下,一道道的身影快速的朝着连羽和秦羽菲所在的方向极速前进着。

    ……

    r国的秘密实验基地附近,一抹抹黑影匍匐在地面,而深邃的夜空更像是一层薄薄的黑纱拢在他们的身上,给了他们更好的掩护。

    趴在那里,连羽眼中精光一闪,开启灵瞳,地下实验室内部的情况瞬间出现在了连羽的眼前。

    这个地下实验室的入口只有一个,入口处的各个角落里都藏着守卫,一共十个,应该是怕守在外面太大张旗鼓会引起华夏的注意吧。

    而内部更是紧紧的一队人接着一队人紧密的巡逻着,并不是像那男人所说的,全部都是隔两分钟巡逻一次。

    看来那个男人是想让自己有进无出吧!

    “秦风,正前方九点钟三百米方向,墩子,右手方向五百米,李静…。”看着不远处隐身在暗处的守卫,连羽静静的下达着指令,“听我命令。”

    “是!”

    几人眼睛迅速对准狙击枪,瞄准着几百米处连羽为自己所指的方向,手指搭上扳机,静静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力度,让呼吸的频率与耳边的风声达到同步,等待着连羽的指令。

    虽然他们看不见前面方向的人影,也不知道连羽为什么能看清楚对面的敌人方向,但是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队长绝不会错!

    “发射!”连羽清冷的声音从几人耳麦中响起。

    几人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子弹划破黑夜,穿透了有些寒冷刺骨的风,准确无误的打入了所有暗处看守人员的脑间。

    所有人一阵闷哼,头瞬间扎入地面,没了呼吸。

    “做的很好!”看着已经全部倒地而亡的看守人,连羽的唇角微微勾起,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在黑暗中靠着她的命令便能准确无误的射中敌人的脑袋,看来她不在的时候大家并没有偷懒呢!

    而得到连羽夸奖的几人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早已雀跃不已,对他们来说,连羽的夸奖和认同就是对他们最大的鼓励和动力。

    而边上没有被连羽吩咐到和夸奖到的众人心中感到无比的郁闷,只恨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选择他们隐藏的那个位置,否则现在接受队长夸奖的就是自己了。

    “走!”

    就在众人兴奋和郁闷的同时,连羽清冷淡淡的声音响起。

    众人立马恢复之前的警觉迅速跟上连羽脚步。

    ……

    地下秘密实验室的房间里,五号忍受着平常人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感受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融入她的身体之中。

    她有感觉,只要她把这次忍过去了,她就可以帮父母报仇了!

    她一定可以忍过去的,一定可以!

    慢慢的,五号的身上渐渐起了变化,起先就是指甲,一点一点的慢慢变长,慢慢的,耳朵变了,眼睛也开始起了变化。

    “我们快要成功了,哈哈哈,我们终于快要成功了!”

    一群穿着白色衣袍的医生,双目圆睁,眼神里无一不透着狂热和激动,迄今为止,十年了,已经整整十年了,他们的第一个案例终于成功了。

    “铃铃铃…。”

    就在这时,一阵紧急铃声响起。

    “怎么回事?”

    其中一位穿着白袍的医生皱眉问道。

    “有人闯入!”另一位医生回答着。

    这个警报铃声是代表有人闯进了他们的秘密实验室当中了。

    “那怎么办?”

    “没事,交给外面的士兵就好,我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守住的,那些就不需要我们来理会了,我们只要等她成功之后再抽取样本,那样我们就真的成功了!”说话之人越来越兴奋起来,想着自己回去之后的褒奖,完全忘了外面已经有人开始进攻了进来。

    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没有人能够突破他们r国士兵的防守,这就是专属于他们r国的自大和自我膨胀!

    可惜,他们碰到的并不是普通人,而是连羽和战狼。

    ……

    “砰砰砰…”

    外面一阵枪响不断。

    “大家注意安全,记住,一个不留!”连羽躲在一根柱子后面,一边开枪射击着敌方,枪枪毙命;一边对着耳麦向战狼众人下达命令。

    “是!”战狼众人齐齐回答。

    “妈的,看来这次回去我们又得增加训练了,竟然才突破他们的第三层防护就被发现了,太失败了!”墩子啜了一口,自言自语的说道。

    “训练就训练吧,反正训练才能进步嘛!”邱世军在边上笑嘻嘻的回道,完全没有感觉自己还在枪战之中。

    “砰”的一声,一个想乘机偷袭的人被干掉了。

    “呼”的吹了一下枪口冒出的烟,李静淡淡的瞟了邱世军一眼,“兄弟,欠我一条命哦!”

    “那就欠着吧!”邱世军咧嘴一笑,完全没有一点被救一命的感动。

    “好了,你们全都给我认真一点,早点结束好收工之后洗洗睡!”听着几人一边作战还在一边谈天说地的,连羽也是醉了,这群家伙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明白,队长。”众人笑嘻嘻的回应着,终于进入了认真模式。

    而战狼如果真正的认真起来可并不是那些所谓的r国士兵能够应对的了的。

    不止是战狼,还有他们身后的狼群,只见它们快速的穿梭在枪零弹雨之中如入无人之地,就算偶尔能打中他们边边的子弹也是无法穿透连羽所研究出来的新型防弹衣。

    他们快速的把敌人按在了爪下,直接一口便咬断了他们的大动脉,敌人当场死亡。

    而最厉害的就属白瞳了,只见它一爪一个直接就把敌人给拍晕了,然后再命令着它的狼子狼孙们上前一通的咬,毕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

    而且没办法,它现在不吃生肉。

    人狼合作,很快的,r国的士兵便一个不留的被集体消灭了,连羽带着战狼众人踏着地上的鲜血,一步步的向着最里面走去,地面上,一串串的血色脚印渐行渐远,留下了身后那满地的尸体。

    “砰”的一声,实验室房间的门锁被抢打碎,连羽带着战狼众人缓缓而入。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哦,我们好像又打扰到了呢!”连羽用枪口抵了抵军帽,口中说着她最擅长的风凉话。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里面的味道很难闻呢!”王铭捂着自己的鼻子说道,眉头皱的紧紧的。

    “你干嘛要说出来啊!”边上的毛豆豆直接踹了他一脚,他说出来了她怎么当成闻不到嘛!

    王铭顿觉一阵委屈!

    “你们…”医生们惊恐的看着嬉笑打闹中的连羽众人和他们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军靴,心中感到一阵恐惧。

    看他们浴血奋战过的样子和他们刚才听到的激烈枪声,难道守在他们外面的士兵已经全军覆没了吗?

    这…怎么可能!

    看着连羽众人,全部医生的脸上透漏着恐惧和不敢置信。

    “我们正在执行任务哦!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配合我们一下,否则如果我们一不小心檫枪走火了的话,那就只能对你们说一声imsorry喽!”连羽对着他们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的说道,但是眼神中却透露着冰冷的刺骨。

    就在这时。

    “啊…”的一声狂吼打破了连羽等人的对视。

    “成功了,我们终于成功了!”

    突如其来的兴奋让他们暂时的忘却了身边的危险。

    连羽一脸兴味的看着面前的景象,铁栏对面的少女…

    连羽的眉头皱了皱;

    好吧,就勉强先称之为少女吧!

    铁栏对面的少女正一脸恨意的看着铁栏外面的医生,然后死命的想要撞破铁栏出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嗷呜…”白瞳突然一阵吼叫。

    “怎么了?”连羽有些疑惑的看着白瞳。

    “连羽,她的身上有我同类的气息!”红羽从连羽的肩膀飞下,帮着白瞳翻译道。

    “同类!”连羽白皙的拇指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少女,突然眼前一亮。

    可不是吗!

    这尖锐的爪子,尖尖的狼耳,锐利的瞳孔,这不就是狼嘛!

    看来,她被注射的,是狼的基因!

    ------题外话------

    各位亲们,可能最近这几天更新的都会比较晚了呢!灰常抱歉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