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二十四章 任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阴暗的天空下,阴暗的一角,在一片禁卫森严的地方,有那么一个房间,房间内坐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低着头,一头乌黑的秀发垂落,伴随着窗外吹进的风微微的拂动着,让人无法看到她脸上的所有表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时,一位身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定定的看了女人很久很久,缓缓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丝的不忍,“五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抬起头,一张惨白却清秀的小脸清晰无比出现在了男人的眼中,不带一丝的血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疼!浑身都疼!剧烈的疼痛似乎像是已经深入了骨髓一般,浑身上下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着,啃食着她的五脏六腑和肌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是第几次了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已经完全数不清了!她已经完全数不清自己到底被注射了多少次的奇怪的药物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从她被他们抓到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之后,她原有的一切全都变成了黑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的拳头紧紧的攥着,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细密的汗水从发间额头滴落下来,眼神冰冷似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抬起头淡淡的看了男人一眼,五号又缓缓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眼中划过一丝生的希望!她!不能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要报仇!要向那些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禽兽报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突然,五号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浑身散发着一股浓厚的戾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快了!就快了!父亲!母亲!只要再来几次,我就可以为你们报仇了!因为她真的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渐渐的开始不一样了,这样的感觉让她害怕,但是也让她欢喜,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她的身体里有一股奇怪却很强大的力量,只要她得到了这股的力量,那么她就可以为父母报仇了,只要报了仇,她就可以继续去和他们团圆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下就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号所在的地方是一家及为隐密的高级研究所,它坐落于地下,是某一个国家在这里偷建的秘密实验室!里面主要就是研究人体的基因改造,他们往人体的内部注射野兽的基因,然后不断地进行试验,企图将动物身上强大的基因融入到普通人类的身上,企图让他们成为兽人,然后控制他们为自己办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五号,是他们至今为止唯一的成功案例,他们一次次的在她的身上实验着,一次次的兴奋着,因为五号,她居然全部都承受了下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五号能撑下来的主要原因就是靠着对他们强烈的恨意,是她要为父母报仇的心愿在一直支撑着她坚持下去,因为在他们成功的瞬间,也是她为父母报仇的瞬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京城军区医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映照进来,照射在了屋内那温馨的场景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病房内,连羽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帮董建平削着苹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给,外公!”连羽把手上已经削好的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之后递到了董建平的面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笑笑的接过小盘子,拿起边上的小叉子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外孙女亲自削的就是比较甜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董建平一脸满足的吃相,连羽柔柔的一笑,顺手将手上连成一串的果皮往边上的垃圾筐里一扔,准确无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微微一笑,在抬起头来时却愣住了,赶紧起身迎向前,开口唤道:“长官,您怎么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项少祁笑意盈盈的踏入房间,看着连羽有些微愕的表情,一脸平静的说道:“过来看看董老爷子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真好笑,他终于也在连羽这个臭丫头的脸上看到了他在她面前经常露出的表情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项少祁缓缓踱步到了董建平的病床边上,笑眯眯的说道:“知道董老爷子你正在这里住院,所以专程过来问个好,因为之前事情比较忙,所以直到现在才过来探望,希望老爷子你别介意啊。”一通话说的特别的有诚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建平赶紧摇头说道:“怎么会呢,我还要谢谢你能过来探望我这个老头子呢,怎么还会介意这些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羽儿叫他长官,那他应该是羽儿上面的人吧,能放下身段过来看他,他开心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介意呢,因为这样也代表羽儿在这里的人缘应该挺好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把从项少祁警卫员手上接过的探病的礼物递给边上的董柔,低低的跟她说了一声,然后便走到项少祁的边上,笑容满面的说道:“长官,我们出去说话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项少祁点了点头,对着董建平一行人笑着道了一声失陪便和连羽往外走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医院走廊的一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长官,说吧,又有什么任务了!”看着项少祁,连羽淡淡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项少祁微微一笑,定定的看着连羽,“你怎么知道我肯定有事情找你办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刚才给我的感觉和你那没精神的笑容啊!”刚才在项少祁出现在病房的一瞬间,连羽便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凝重的气息,虽然他的连羽一直挂着笑脸,但是眼神却不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什么叫做没精神的笑容啊,我刚才的笑容可是练过的,标准的八颗牙齿!”项少祁看着连羽脸上那淡漠的表情,笑得一脸的无奈,“好了好了,真是败给你了;我的确是有任务需要交给你去完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什么任务!”连羽的黛眉微挑,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任务才会让项少祁的脸上出现凝重,甚至亲自到这里来找她,明明只要一个电话或者一个命令就好的,不是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基因改造!”项少祁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始道来,“在云南的某一处有一个地下秘密实验室,里面正在进行人体的基因改造,这是我们边境的一个同志冒死混入内部勘察之后带回来的消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他人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死了,因为被注射了过度的野兽基因,装死被扔进了他们内部的一个乱葬屋内,在好不容易在把消息带回来之后没有支撑住便死了,我们的人在研究了他的尸体之后发现了他身上那属于野生豹子身上的基因,他说他们被抓进去之后每天都要被注射一种奇怪的药物,每天一点一点的注射,熬得过去继续注射,熬不过去的人全都死了,而且,他们用来做实验的人全都是我们的华夏的普通百姓。”项少祁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恨意和悲切的沉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什么人?”连羽的身子缓缓靠向墙面,头微微低下,额间的发丝散落,眼神中快速闪过一抹淡淡的寒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r国!”因为他们说的都是r国的语言,“原本是没有发现的,因为他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的掳的,因为时间间隔的比较久,所以边上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全家出去旅游或者有事情出门了,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但是前段时间,他们那边的人口开始更紧密的失踪了,边上的人才开始重视了起来,大家到处去打听已经失踪的人员,可惜什么都没有找到,因为防卫处有几个人都是云南本土的人,所以便被人告知了边境的防卫处,是他们派出的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我明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静静的应了下来,眼眸微眯,嘴角扯起一抹微冷的笑意,让人看了忍不住通体生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r国吗!是因为自己的国家人太少了呢还是因为觉得他们华夏好欺负呢,你可以珍惜你们r国的民众,但是华夏人民也有他们华夏的人在珍惜,他们这些军人,原本就是为了守护他们而存在的!她,决不允许他们继续伤害他们华夏的普通百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京城军区训练场,连羽一身戎装,精神抖擞的站在队伍面前,白瞳和红羽威风凛凛的站在她的身边,微风拂过,吹起她已经有些长起来的青丝;连羽的凤眸微扬,眼底露出点点寒霜,定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战友,“任务,摧毁r国的秘密实验室!出发目的地,云南边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战狼集体声音洪亮的回应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终于又可以和队长出任务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一半没有被选上的人,正蔫蔫的看着可以和连羽去执行任务的队友,眼底羡慕异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和队长一起出任务是最好玩也是能学到最多东西的,他们也想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战机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r国的秘密实验室里面到底实验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需要你亲自去呢?”秦风有些疑惑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人。”连羽沉吟了一会,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眼底闪过点点微光。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人?”秦羽菲的眉头微皱,“队长你是说他们用人来做实验!”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出任务时,秦羽菲三人不会像平常一样叫连羽的名字,因为任务和训练时,连羽是队长,平常的时候,是亲人,也是朋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头,“他们在普通人的身上注射野生动物的基因,希望能得到野兽身上的战斗力,如何为他们所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禽兽不如!”王铭在边上呸了一口,及其厌恶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止这样吧!”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让他们出任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微冷的目光,秦风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忽然无比肯定的说道,“他们是在用我们华夏的人们来做实验!对吧,队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秦风的话,战狼众人先是不可置信,然后转头,一双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连羽,在连羽轻轻点头之后变得无比的愤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碰”的一声,李静重重的一拳锤在了战机的地板上,“tmd,这群无耻的岛国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绝对不能放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最好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突然,边上的孟洁一下子便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听了孟洁的话语之后,众人一双双充满杀气的眼睛齐齐看向连羽,意思明显异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嘴角微微弯起,薄凉的唇瓣微张,“玩得高兴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样的地方,到底摧毁了他们华夏多少的和睦幸福的家庭;那样的地方,绝不能留!连羽凤眸中的寒意铮铮刺骨,语气中带着无限的冷酷与嗜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云南,相对于京城,气候会稍显干燥,但是温度相差的其实并不大,只是晚间和白天的气温相差的比较大,相对而言,云南是更适合人们旅游的一个地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云南边境处,直升机的螺旋桨掀起层层灰沙,在渐行渐弱的轰鸣声中,慢慢的着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境最高指挥任囯看着从战机上缓缓而下的少女,眼中闪过一抹敬佩的光彩。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虽然常年驻守云南边境,但是对于连羽,他也是如雷贯耳,这个少女,是他们军区最年轻的少校和队长,她一手创立的战狼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以一敌百,她带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完成了一个个完美的任务,最主要的是,这个少女,现年只有十五不到,她,是军人的骄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样的少女,让他们这些大男人也是惭愧不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将军!”连羽缓缓走下战机,对着任囯友好的伸出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队长!”任囯笑着伸手,二人双手交握,默契在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他们都是热血的军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两人慢慢的往驻守休息区走去,任囯在边上为连羽解释着之前发生的和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沉默的听着任囯的讲解,他所讲的其实项少祁说的差不了多少,只不过在她来之前好像又失踪了一户人家,他们是一家四口,一个老人,一对夫妇和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而且听说都是不错的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群禽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战狼众人听后集体在心中咒骂不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时牺牲的同志有没有把地图画下来呢!”听完整件事情的原委之后,连羽出声询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任囯听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他当时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无力感,整件事其实差不多都是我们听了他的点点叙述之后一点点的拼凑出来的,他根本就来不及也没有力气把那里的地址给画下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来不及吗!”连羽叹了口气,心觉生命的脆弱,但是她也佩服那位把消息带回来的战士,因为他是一个真真正正铁骨铮铮的战士,所以她是不会让他白白牺牲的,“我明白了,那你们大概知道是在什么方向吗?”顿了一顿之后,连羽继续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个倒是知道,”任囯点了点头,“因为他当时差不多都是一点一点的爬回来的,路上有他爬过的痕迹和脚印,当时我们往前追踪过一段路,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方发现了,追踪到一段路之后便没有了踪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了然的点点头,她想,应该是在那位战士逃出来比较久之后他们才发现的,但是追寻了一段路之后并没有什么发现便把路上的痕迹给清理掉了,因为在他们心里,就算那人跑了也一样活不了多久,而且他们跑出来太晚会被边境的巡逻兵给发现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料到,那位战士仅仅是靠着他坚强的意志力却一点一点的爬回了边境基地当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夜,深邃且又漆黑,就连天空中原本满满的繁星都隐没了踪迹,也许它们也知道,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不安静的夜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黑暗中,两道身影快速掠过,如同是夜间的幽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等等!”突然,前面一抹身影停下,伸出手示意后面那人也停下来,“有情况,趴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另一道身影听后快速的趴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前面的情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说,他们真的快成功了吗(r语言)?”一道男声问着自己边上的人儿,牵着她的手一使劲,另一人便一下子落在了男人的怀里。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呵,”一阵娇笑声响起,“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只要五号能熬过这最后一次的注射,那我们的实验就真的成功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是不是我们之后就不需要再驻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吧!”男人高兴的轻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错,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就不需要在偷偷摸摸的出来了,虽然这样挺刺激的,但是也许今晚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呢!”女人娇笑的说着,然后把自己的红唇凑到男人的唇边,“好了,良宵苦短,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说的真不错!”听到女人的话,男人也是急不可耐的便把女人扑倒,三两下便撕下了女人的衣服,两道身影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收回灵瞳,连羽的额头扑满了一头的黑线,她第一次那么不希望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得那么的清楚;为毛她好不容易出来侦查一回,便让她碰到这样的毛线事情啊,很伤眼的好不,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长针眼,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两人的身材真是有够差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懒得再想,连羽对着身边的秦羽菲做了个往前的手势,两人起身一步一步的往正在偷情中的两人走去,而偷情中的一男一女却完全没有感觉自己已经身处在危险之中,而且还被人看了个光光。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虽然这不是连羽自愿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嗯…讨厌,你轻一点嘛!”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一只手慢慢的抚上男人钻在自己胸前的脑袋,但是在一瞬间便摸到了一件冰冷刺骨的物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今天来晚了,抱歉啊亲!\(^o^)/~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