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九章 化身为魔,只为守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清冷却坚定不已的声音从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连羽对天发誓,再也不会,也不允许自己身边所在乎的任何人再在自己的眼前受伤,决不允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说完之后转头看着黑狼,黑狼了然的点了点头;他了解刚才连羽话中的一语双关之意,连羽是让他安排华夏安保的人暗中保护到她们的身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了,羽儿,你刚才身上环绕着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我们一靠近你就把我们全部都给弹开了呢?”毛豆豆从副驾驶座上回头,一脸好奇的问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奇怪了,羽儿的身边竟然会笼罩着这样的一层东西,就如同是她身上的保护色一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上官柔脸上的伤口不能再拖,连羽就让齐昊和王铭负责开车,然后带上毛豆豆、秦羽菲和孟洁送上官柔三人去医院检查,毕竟女生比较方便照顾女生,而黑狼和剩下的战狼众人则留下负责看守着刘莉莉一帮人,等着连羽回去之后在想怎么解决,但是所有人的心中都明白,如果是照曾经的连羽来说,那些人就算是不死也得脱成皮,但是现在,他们也不确定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好连羽的当时告诉齐昊他们地址之后,齐昊便直接去香港的军区开了两辆军用吉普车,否则他们这个有些像荒郊野外的地方还真的拦不到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也不清楚。”听着毛豆豆的问题,连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她知道那些是什么,那是她下意识之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但是就算她说出来她们也不会了解,而且解释起来也相当的麻烦,毕竟这是比较玄乎的一件事,所以连羽也只能回应说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从上一次上官柔被当成人质被抓受伤之后,连羽突然突发奇想,既然精神力可以透视,甚至能看穿未来,那为什么就不能用来攻击和保护呢!所以从那以后,连羽只要一有空便练习,一有空就练习,但是却一直没有成功,没想到刚才竟然被愤怒给完全激发了出来,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这样一来,下次她就有能力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不再受伤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这样的能力是用上官柔一次又一次的受伤而换来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边上上官柔脸上的伤口,双眼中溢满了愧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莉莉,小柔、尤雪和多多身上的所有伤口,我都会让你十倍百倍的还回来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慈爱医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脸上的伤口还好不算太深,否则这样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就真的被毁了,你们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竟然玩刀都玩到脸上去了。”医生一边给上官柔上药一边在那里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几人苦哈哈的一张脸被医生教训着,谁让她们没有办法说出自己是被绑架的呢,毕竟这件事情太严重了,在连羽没有发话之前,她们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医生,小柔脸上的伤口复原之后会不会留下疤痕呢?”连羽走上前,看着医生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只要复原的好的话一般是不大会留疤的,但是记得到时候要忌口哦,一些颜色比较暗沉的东西都不能吃,否则疤痕会变黑,这样好了之后脸上就会留下一个很明显的疤,但是如果恢复的不够好的话,那你们也可以去做一个去除疤痕的简单小手术就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虽然这医生挺唠叨的,但是医术好像还算不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就好。”连羽点了点头,这样她就能安心一点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就说吧!”上官柔冲着连羽笑得灿烂,完全没有所谓的绑架后阴影和后遗症神马,心理接受能力是相当的强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医生检查到三人手上被绑过的伤口时,紧紧的皱了皱眉,就在几人以为他看出情况的时候,差不多都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解释之后,医生却突然冒出了一句让众人哭笑不得、及其无语的话语,“你们手上这看上去像是绳子勒出来的吧,而且看来勒得还挺紧的,竟然都肿起来了,别告诉我你们几人是在玩绑绳子自己拆的游戏哦!简直就是幼稚,竟然还害得自己受伤那么严重,真是应该好好的自我反省一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几人面面相觑,瞬间无语了;看来除了医术之外,这位医术的智商还真是有待提高的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在医生无限的念叨声之中,连羽众人落荒而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这么能念叨,伤口都处理好了还拉着她们念叨教训了整整半个小时,说什么下次再也不要玩这样的游戏了,很危险的云云等。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无奈的发了条信息让黑狼赶紧给自己打个电话进来,然后随便找了个理由之后,众人才终于逃出了“魔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众人最想问的是:医生,您难道不忙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虽然说众人算是“落荒而逃”,但是她们对这样的医生却并不讨厌,因为他有一颗赤子之心,他是真心实意的为了病人着想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随后,连羽送三人回家之后便回到了之前那个废弃的仓库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现在应该是她开始算账的时候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仓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莉莉已经苏醒,惊恐却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连羽,脑海中浮现的是连羽之前发狂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怎么也想不到,明明自己的部署是那么的天衣无缝,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被绑在这里狼狈不堪的人不是连羽这个贱人,而是她自己,为什么!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坐在那张刘莉莉曾经坐着欣赏着上官柔她们狼狈和惊恐样子的椅子上,看着她脸上那惊恐之中充满着恨意的眼神,手中很随意的把玩着精巧的军工刀,嘴角扬起一抹冰冷邪嗜的笑意,清冷的话语从红唇中缓缓而出,“刘莉莉,你说,我们之前的帐到底应该怎么算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刘莉莉大声的嘶吼着,看着这样的连羽,她害怕,她恐惧,可是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靠着大声嘶吼的虚张声势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惧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凝望窗外,看着此时的夜空,乌云遮月,漆黑阴沉的没有一丝丝的光芒,从屋内望去,那枯萎的枝杈就像是恶魔的爪子一帮,企图将无知的人们拉入他们那无间的地狱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此时的连羽就像是来自那里的恶魔一般,让人恐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想怎么样吗?”连羽歪头,纤细的手指轻抚着下颚,嘴角微微向上弯起,“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可是犯了个非常大的错误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站起身,一步一步缓缓的向着刘莉莉走去,步下无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刘莉莉忍不住挣扎着向后退去,可惜被绑住的手脚让她根本就无法动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走到刘莉莉的面前站定,蹲下身子,拿着军工刀学着她之前对待上官柔那样的在她脸上比划着,看着刘莉莉娇嫩白皙的脸蛋上露出的恐惧表情,笑了,眉眼弯弯,“你知道吗,无论你平时想要如何对付我诋毁我,这些我都可以全部一笑置之,但是,你却好死不死的要去动我身边所在乎的人,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对付我会更容易呢,可惜啊,你就这样犯了我心中的那根逆鳞了呐,你说,我应该这么样来对付你呢,刘莉莉小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声音无比的温柔,但是说出的话语却是寒冷而致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你不可以这么做,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刘莉莉的眼神越来越惊恐,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颤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呵…”连羽笑了,笑得无比的畅快,声音似是破开黑夜的利刃,让人听了通体生寒,“不会放过我,我还巴不得呢,放心吧,你父亲那里,我一定会替你去好好的去打声招呼的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尖锐的刀尖划入了娇嫩无比的肌肤,鲜血喷涌而出,但是连羽却觉得,这样鲜红的颜色,真的很美呢!如同娇艳鲜红的玫瑰一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十刀,连羽在刘莉莉的脸上整整划下十刀,让她原本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莉莉,我说过,小柔他们身上所受的伤口,我会让你十倍百倍的奉还的,百倍你是还不了了,那我就好心的以这十刀抵十倍好了,剩下的,我会找你的家人好好的算清楚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魔鬼,你是个魔鬼…。”刘莉莉惊恐的看着连羽大声的尖叫着,眼泪顺着眼眶划落,瞬间融入了血液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呲”的一声,是刀子划入血肉的声音,连羽手中的军工刀瞬间划破了刘莉莉的咽喉,刘莉莉应声而倒,眼睛瞪大,还是那样惊恐的样子,死不瞑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如果只有入魔才可以保护我自己心中所在意的人的话,那我情愿化身为魔,只为守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刘莉莉的尸体,连羽喃喃的自语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子和血迹,连羽有些微愣,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她知道,她并不后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的战狼众人看着连羽此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完全没有觉得连羽下手狠毒,他们只觉得刘莉莉是死有余辜,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们的队长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但是,对于现在的队长,他们并不讨厌,因为无论是温柔的队长,冷酷的队长还是嗜血的队长,对他们来说,她只是他们的队长,仅此而已;她是他们战狼所有人心目中的信仰,如果她是神明,那他们就是神明手下的士兵;如果她是魔鬼,那他们就是魔鬼手下的魔兵,只等着她的一声令下,只为守护她心中的守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快步走到连羽的面前,把连羽拥进了自己的怀中,因为这样的连羽,让他的心中如针扎一般,生疼生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偎在齐昊的怀中,连羽的身子渐渐地放松了下来,“齐昊,我是不是太狠了。”你会不会害怕这样的我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声音中带着点迷惘,虽说她愿意化身为魔,她也完全没有后悔自己这样做,但是她终究还只是个人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啊,她也会害怕,她也会迷惘,她也需要有那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并没有做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你!没有做错!”齐昊温柔的声音宛若五月和煦的春风般吹进了连羽原本带着点点迷惘的心中,像是一汪清泉般洗涤了她被迷惘包裹着的心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齐昊来说,连羽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因为他手上粘到的鲜血,也已经是洗不清楚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齐昊的话,连羽笑了,笑得特别的灿烂,眉眼弯弯,如沐春风的煞是好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真的懂她!这就够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退出齐昊的怀抱,连羽转身看着面前的黑狼和战狼众人,看着他们眼中明显的担心,心中无比的温暖,笑道:“真的很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这一次,在毛豆豆还未反应过来之前,秦羽菲便上前一把抱住了连羽,埋首在她的颈脖之间,“羽儿,还好你没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温柔的轻抚着秦羽菲的头发,“我没事了,让你担心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知道,自己之前的样子应该都把他们给吓到了吧,但是他们竟然完全没有疏离和害怕自己,她,真的很开心,很欣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毛豆豆也是一下子就扑到了连羽的怀中卖萌,逗她开心,希望她可以赶紧把之前的事情给忘掉,变回原本爱笑温柔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众人上前和连羽一一的拥抱着,表达着自己对连羽的关心和担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站在边上看着连羽和大家一个一个的拥抱着,有些吃醋的皱眉,但是他知道,这次必须是例外,因为他们和他一样的担心着羽儿,所以这次他就不和他们计较了,但是再也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想都别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在心里别扭的想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第二天一早,因为刚好有人出现在了那附近,所以警方很快便在城郊的一幢废弃的仓库中发现了一批已被杀害的黑衣人和刘莉莉,只是却完全找不到凶手犯案的痕迹,最后只能当成是关于黑道之中的一件无头公案。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刘生却在大规模的搜查着杀了他宝贝女儿的杀人凶手,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这个宝贝女儿给他带来了所有的不幸和毁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第二天晚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带着齐昊和黑狼站在云端赌场的门口,看着门口那金灿灿的大字,转头和齐昊相视一笑,她们第一次交集的地方便是赌场,不知道她第二次进入赌场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真是期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进入赌场,连羽三人出色的外表,身上散发的气势很快便引起了赌场工作人员的注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只见一位穿着像是管事的人走到连羽三人面前,礼貌的询问道:“三位好像是第一次来云端吧!”无比肯定的语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真心觉得,他们三人根本就不像是来赌场玩的,倒像是找事的,而且个个都不简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管事毕竟在赌场已经呆了十几年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也看过不少,但是像他面前的这三位,他真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头,“没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问有什么事情是本人可以帮忙的呢?”管事继续礼貌的询问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们来找你们的老大,欧辰。”连羽的嘴角微勾,“有事相谈。”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管事的脸色瞬间变了,他们怎么知道他们的帮主现在正在他们云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管事震惊的脸色,连羽笑笑,“管事不用担心,我们不是来闹事的,只是来和你们老大谈一笔生意而已,还烦请你帮我进去通报一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管事的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心想他们今天可以来到这里,必定已经查过他们帮主此刻正在云端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半响之后,管事回来对着连羽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帮主请你们进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多谢。”连羽点了点头,随着管事的脚步往二楼走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赌场二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欧辰眯着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连羽三人,眼光闪烁,“就是你们三人说有生意要和我谈的吗!”说话的语气之中带着点似笑非笑的意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三人很自觉的找了张沙发坐下,无视欧辰那凌厉的眼神。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欧辰,连羽的唇角微勾,淡淡地说道:“恩,也可以这么说啦,但是也可以说是我有生意找你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欧辰的眼神微微眯起,浑身气势散发,“那你是什么人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叫连羽,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连羽笑笑的自我介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高中生”看着连羽平静如常的双眸,欧辰突然间就来了兴趣,没想到一个高中生竟然一点都不受自己身上的气势所影响,真是不错,身子慵懒的向身后的沙发靠去,“说吧,什么生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盛和!”抬首抚了抚额间的黑丝,连羽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冷的笑意,“我要让盛和在香港的黑道之中彻底消失。”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什么!”欧辰的瞳孔萎缩,猛的坐直身子,震惊无比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盛和,就算是他,也不敢放这样的大话啊,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想知道原因。”虽然震惊,但是欧辰毕竟是新义帮的老大,很快的便恢复如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盛的大小姐动了我的逆鳞,所以,他们必须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连羽唇角的笑容越发的冷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城郊废弃仓库中的事情是你做的,对吧!”欧辰肯定的说道,那个新闻他也看了,画面之惨烈,他看了都忍不住震惊,没想到做下这样一件事情的人竟然是他面前的这个干净漂亮的小姑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欧辰肯定的眼神中,连羽缓缓的点了点头,“的确是我做的,那就是他们所要付出的第一个代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哈哈哈…”欧辰突然一阵大笑,“好,真是太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早就看刘生那个家伙不顺眼了,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势力差不多,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去冒险罢了,否则,他早就想端了他们了,免得他们老是找他们新义帮的兄弟们的麻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欧辰突如其来的大笑声吓得连羽面露黑线,这家伙是闹哪样,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过这欧辰却实如传言一般有着光明磊落的真性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请问欧老大现在考虑的怎么样了呢!”连羽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想知道,为什么找上我?”对于这点,欧辰还是有些疑惑,毕竟香港的黑帮太多,差不多和他不相上下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她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黛眉微扬,白皙的手指轻抚着温润的下颚,凤眸熠熠生辉,定定的看着欧辰,突然间,连羽笑了,不似与平常那样不达眼底的笑意,这个笑容,绚烂异常,“第一嘛,定是因为欧老大您的光明磊落;这第二嘛;”连羽突然顿了一顿,然后继续说道:“因为欧叔叔您是欧钰的父亲,而我和欧钰是朋友,所以,我想,您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这样的理由,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原来如此,你和欧钰那小子认识啊!”欧辰突然间就了然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我们是好朋友。”连羽浅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既然这样,那久祝我们合作愉快!”欧辰伸出手,如果原本对连羽还有一点的怀疑,那现在他已经完全放心了,并不是因为连羽说自己是欧钰的朋友,而是因为她眼底的真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并且他相信,能把仓库事件做的滴水不漏的人,绝对有能力对付的了盛和,和她联手,绝对不会吃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合作愉快!”连羽伸出手,“啪”的一声,双方正式达成了协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刘生却还完全没有赶紧的在那焦急的找寻着刘莉莉,不知道自己的辉煌,即将结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周之后的晚上,月影森森,连羽站立在床边,清冷的月光映照在她的脸上,瞳眸微微眯起,深邃的瞳仁闪烁着丝丝寒光,嘴角勾勒起一抹冷冽的笑容,刘生,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队长,新义帮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电话那头传来秦风平静的声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出发。”连羽对着电话淡淡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整整一个礼拜,连羽让欧辰的人手不断的去扰乱刘生的场子,让他只能把大部分的人手调到往各大场子里,这样,她便可以带着战狼的人进入刘生的家抵内部,这样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另一边的盛和总部中,刘生正在烦躁的来回踱着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帮主,我们大部分的人手都已经调往各个场子里了,现在总部只留下了不到一百人,如果新义帮这个时候突然过来进攻的话,那我们就真的完了。”边上的副手一脸担忧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个我还能不知道吗!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不派人过去的话场子都被他们抢光了,那我还当什么盛和的老大,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欧辰手底下有多少人我大致上也清楚,差不多都派到下面捣乱去了,所以他手底下应该已经没有多余的人手再来进攻我们这里了,你不需要担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是女儿出事,然后妻子一直跟自己闹个不停,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和他之间只是暗斗的新义帮竟然变得明目张胆了起来,事情真是一件比一件的糟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闯门而入,“帮主,有敌袭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只是话刚说完,便已经倒地不起,额间一颗子弹定定的镶在那里,眼珠子瞪的老大,死不瞑目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生猛地回头,瞳孔微缩,看着十几个人快速涌入,然后散开站在两边,已经消音过的手枪齐齐的对着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随后,十几人中间空出的位置慢慢的走近来了三个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着纯白色运动服,面容姣好的少女,但是少女的眼中却是凌厉刺骨,煞气凌然,身后两侧还跟着两位保护意味十足的守护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错,这三人便是连羽、齐昊和黑狼,而身后拿枪包围着门口的人就是战狼成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生凝望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连羽和战狼众人,阴冷的双眸微微眯起,“你们是什么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看着并不像是新义帮的人员,倒像是正规的军人一般训练有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唔,我是来要你的命!”连羽故作思索了一番,懒洋洋的开口道,语气之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来杀他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刘生皱眉,心中疑惑,“我想我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为什么要帮着新义帮的人来和我过不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摸了摸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微凉的唇瓣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唔,你的确是没有得罪我来着。”在刘生刚想松口气继续说服她的时候,连羽突然继续道:“但是很可惜,你的宝贝女儿得罪我了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七千字先送上,还有三千字会稍微晚点哦!o(n_n)o~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