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三章 很想很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下午三点一刻左右,连羽回到家,看到黑狼明显已经休息过的样子,而且还正在精神满满的看着…凹凸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顿时满脸黑线,她记得她的这个住宅式的公寓里应该是没有影碟机和碟片来着,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堂堂华夏安保的老大,曾经某个组织中的头号杀手,竟然会这么喜欢看这种幼稚的动漫,甚至还百看不厌。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唔,艾斯凹凸曼!她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看到他看了不止一遍了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黑狼看着连羽…身后那七八个西装笔挺的人,有些疑惑,“连羽,你这次又带回来什么人了,你怎么可以老是随便的把人捡回家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黑狼有些欠扁的话语,连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来,压下心中想暴揍一顿黑狼的心情,皮不笑肉不笑的说道:“我这里面好像只有你这个幼稚的老人家是我捡回来的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黑狼站起身走到连羽面前,微微弯腰看着连羽,无比自恋的说着,“所以我说你赚到了嘛!竟然能捡到我这么个又帅又有能力的人!”顿了一顿,然后看着连羽身后的几人问道:“他们是什么人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叹了一口气,连羽直接选择了无视黑狼自恋的话语,缓缓的开始说着她出门之后遇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完连羽的解释,黑狼立马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哎,连羽,我觉得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呐!真是到哪里都能摊上一些奇奇怪怪莫名其妙的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直接甩了他一个大白眼,然后看着邵泽说道:“我这里一共是三室一厅,二楼的最右边和中间的房间是我和这家伙的卧室,最左边的房间你们轮流休息的时候可以随便使用,除了楼上我和这家伙的两个房间之外,其他的地方你们可以任意使用。哦,对了,这家伙的名字叫黑狼,是我的朋友,你们可以选择直接无视他就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邵泽看了一眼黑狼之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然后吩咐手下的人开始工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知道为什么,他从这个黑狼的身上感受到了很奇怪的气息,但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虽然这个人看着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身上的气息很危险,而且在听到连羽被卷入杀人案件时甚至完全没有担心的感觉,这真的不像是一个朋友会有的表现,但是看他们之间的相处,确确实实像是真正的朋友,甚至是家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打打闹闹,什么话都能说,就像是他们同事之间的相处一样,而且他感觉连羽和黑狼之间有着很深的羁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着邵泽交代完事情之后,连羽转身看向黑狼,“走吧,我们先上去,把下面留给他们安排一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脸上略显严肃的表情,黑狼轻轻颔首,他想连羽应该是有事情要跟他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卧室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为什么要同意接受他们的保护呢?以你的身手,这些应该都是多余的吧。”黑狼随意的找了个小沙发坐下,浑身慵懒异常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唔,什么叫做多余的,我可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小女生,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当然需要他们的保护啊!”连羽无辜的眨了眨眼,一脸笑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切!”黑狼切了一声,完全不相信她说的话;如果连羽这样的身手叫做手无缚鸡之力的话,那什么才叫做无敌女金刚啊!(你丫的才是无敌女金刚呢,姐可是无敌美少女!连羽直接就一脚踹了上去。天边瞬间多出了一枚流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了,好了,我更你说正经的!”看着黑狼满脸不相信的表情,连羽知道他绝对在心中诽谤自己,还是不要再跟他开玩笑好了,“其实我只是想利用这次的事件让华夏安保一点点的渗入香港,而这次的连坏杀人案件已经引起了记者和香港所有民众的密切关注和高度警惕,而我只是想经过这次的事件让华夏安保出现在香港所有的民众眼前而已,如果这次的事件可以利用的好,那绝对是最好的广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我们该怎么做?”黑狼若有所思的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你从s市把凌菲、关古和韩彻调到香港这边,从明天开始,由她们和保护证人组一起负责这段时间保护我的任务。”连羽认为,人不在多而在精,他们三人是最早期训练出来的人员,到现在为止还一直在担任着训练新人的工作,他们,是最合适的,而且跟保护证人组合作,就更加的能引起她们和别人的注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黑狼点头,“我明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天晚上,黑狼便致电给了韩彻几人让他们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到香港来执行任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第二天上午,凌菲三人便来到了香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路上,凌菲完全就是兴奋无比,因为她终于可以见到连羽了,最主要的是还能跟在她的身边贴身保护,虽然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偶像啊,她终于可以一直的近距离观察接触她心目中的偶像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关古和韩彻只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凌菲,每次愣见到连羽前,凌菲就会成为一不折不扣的小疯娃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谁让凌菲自从见识过连羽精准的枪法之后,就直接把连羽列为了她自己的终极偶像,每次听到和连羽有关的事情完全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整个人精神力十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保护证人组那边安排了两个女警负责贴身保护连羽,一个叫娇娇女,一个叫龟妹,连羽知道,这都是他们的外号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连羽自己这边的话让凌菲和关谷负责贴身保护,而韩彻负责隐身于暗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香港某处的一个幽暗的地下室内,一个男人面色阴狠的看着黑白电视机上的新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近期让大家人心惶惶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终于被查到了,本案的唯一目击证人已经将他的画像画出交给警方,这就是警方按照目击者画像而拼出的杀人凶手;王强,男性,四十一岁,如果有谁见到过画像中的犯人,千万不要惊扰到他,然后赶紧跟警方联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砰”的一声,一个玻璃杯子猛的砸向了电视机画面上的画像上,电视机瞬间报废,只能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个女的,一定是那个女的,她竟然不顾自己的警告跑去警局去当目击证人!好,很好!等着吧,我一定会按照“约定”来找你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电视机上的黑白点点,王强面露狰狞。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市一中一年一班的教室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师父,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保镖跟着你啊?”上官柔转头看来看门口站着四人,无比好奇的问道,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般,还卖着萌。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的同学也瞬间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也很好奇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上官柔和边上众人好奇的神情,连羽突然冒出了两个让人差点跌倒的字,“你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砰”的一声,上官柔的下巴一下子便硌到了连羽的桌子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撕!”真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师父,不带这么耍人的呀!很疼的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的钱多多和尤雪则是无比恶劣的在一旁偷笑,谁让没每次上官柔只要一对上连羽,就只有被耍的份,可是她偏偏还很喜欢这种感觉,真的是有被虐倾向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看她是故意这样的吧,为了显现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有钱才雇佣那么多的保镖跟着自己来引起大家的注意。”就在这时,一道讽刺的声音传来,瞬间打破了原本欢快的气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眼神一眯,看向说话之人;刘莉莉,平常最喜欢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扮可爱;头发卷卷,长的还算不错,但是却比不上连羽,最喜欢的就是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一个公主一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得罪她了,为什么不管自己做什么事情她都喜欢来讽刺两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喂,我说刘莉莉同学,你嘴巴吃大蒜了是吧,讲话那么臭!”连羽还没说话,边上的上官柔便忍不住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丫的三天两头喜欢找自己师父的麻烦,这算什么事儿,老虎不发威真当她们是hellokitty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老娘说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就算能忍也无需再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说什么?”听到上官柔的话语,刘莉莉的脸色有些难看的微红,“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说什么了,我就说事实了啊,难道不是吗,自打开学到现在为止才过了一个多礼拜,你都莫名其妙的找了我师父多少次麻烦了,我让你自己说!”上官柔一只脚搭在椅子上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原本刘莉莉还想继续说,边上的另外两个小跟班赶紧拉了拉她的衣服示意她别跟上官柔吵,否则会吃亏,毕竟上官柔的嘴除了说不过连羽之外可是非常厉害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上官柔粗鲁无比的动作,连羽“啪”的一下就拍到了她放在椅子上的腿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呦,师父,你干嘛打我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呐!”上官柔吃痛的缩回了放在椅子上的腿,揉着被连羽打中的地方委屈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给我淑女一点!”连羽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上官柔,“还有,我问你,如果狗过来咬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咬回去吗,小心不止咬到肉还咬了一嘴的毛!脏不脏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上官柔突然了然似得看来一眼刘莉莉,然后笑得一脸恶劣。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师父,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你这是骂人不带脏字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没啊,里面有两个脏字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刘莉莉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刘莉莉完全不明所以的表情,连羽嗤笑一声;看来智商也真是不怎么样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师父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好不好!外面那些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既然不让她继续跟刘莉莉吵,那她就只有继续缠着连羽问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了好了,告诉你了!”连羽觉得,她刚刚真的不应该阻止来着,让她们直接吵到上课,那她就安生了,虽然等到下节课下课之后还是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羽答应了的话,上官柔立马变得像淑女似的乖乖坐好,一脸我正在听着的表情,钱多多和尤雪也是感兴趣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叹了口气,连羽缓缓的开口,“其实这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啊,你们知道最近在这附近不远处发生的连环杀人案吗?”看着上官柔几人,连羽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个我知道,昨天电视里都已经播出来了,说是出现了一个目击证人,而且杀人犯的样子也已经被目击者画出来了,现在警方正在全面通缉他!我看他应该跑不掉了!”尤雪在边上说着自己前一天看到的新闻,那个连环杀人犯真的是太凶残了,每次下手都那么狠,而且专挑带孩子的女人动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可是这和羽儿你有什么关系吗?”钱多多有些疑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连羽无奈的开口。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怎么会这样。”上官柔惊呼,“他不是只找带小孩的女人下手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上官柔的话,连羽微微顿了一顿,呼出一口气,无比无奈的说道:“因为我就是那个倒霉的目击证人,而外面的那些人是在保护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同学们瞬间震惊了,第一次觉得一个连环杀人案离自己这么的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连羽你不是很危险!”班里的其中一个同学担心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除了刘莉莉和她的小跟班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诅咒连羽之外,边上的同学全都有些担心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于连羽,他们都是很喜欢的,从军训为他们大家准备冰水开始一直到现在,他们真的觉得她是一个很稳重很随和的人,每天脸上都挂着一抹柔和的笑容,让他们看了都能感到心情舒畅,好似这个笑容可以安抚人心一般。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对啊,那小羽你肯定会很危险的,怎么办啊。”尤雪在一边担心的直跺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钱多多也是担心的看着连羽,然后看了看门口的保镖,“那他们都是警察局派来保护你的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了点头,“恩,他们是保护证人组,是警察局里派来保护我这个证人的,还有就是我朋友给我找的保镖。”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上官柔听后重重的呼了口气,“那就好,不过以师父你的身手如果碰到那个杀人犯的话肯定会把它打的满地找牙的。”听到那么多人保护连羽,上官柔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担心,马上变回了之前那个无厘头的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连羽只能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对于上官柔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虽然里面讨论的是热火朝天,但是外面站着的几人却是感到时间无比的难熬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己这么站在这里,就好像是公园里的观赏性动物一样,不止连羽班里的同学老是好奇的盯着他们看,连其他班级的同学都跑过来看热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好凌菲和关古毕竟是练过的,站在这里完全把存自己的气息和纯在感压倒了最低,所以保护证人组的娇娇女和龟妹就悲催了,他们面前围着的人绝对是凌菲他们的好几倍,因为隐藏了气息之后同学们就会不自觉的忽视他们两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凌菲和关古真的是第一次这么感谢当时训练里有这样的一项内容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铃铃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上课铃声终于响起,娇娇女和龟妹终于舒了口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终于上课了,为什么她们觉得自己在这下课的十分钟感觉是在度秒如年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转头看了看边上的关古和凌菲,心中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自己面前的学生那么多而他们面前的就那么三两个,明明他们男的俊女的美,比她们俩普通人有看头多了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真是奇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中午吃饭时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四人正在食堂吃着饭开心的聊着天,而负责保护的凌菲四人也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边吃饭一边警惕的看着连羽四周围有没有可疑人物的出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时,边上出现了几个无比引人注目的人员,看得原本还在安心吃饭的女生们眼睛发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骚动的源泉在走到连羽几人的身边时停住,“请问我们可以坐在你们的旁边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四人抬头,看着面前这五朵笑得跟花一样的少年帅哥,撇了撇嘴角,异口同声,默契异常,“随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五人听后很迅速的放下手中的饭菜坐了下来,边上的女生看了是无比的羡慕嫉妒恨,心想他们为什么不坐在自己的旁边,明明自己边上的位置比较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一中所有女生的眼中,这五个人可是公认的校草,不仅长得帅,家室好,学习也好,如果能成为他们其中一个的女朋友的话会幸福死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不管是在哪里,女生总是喜欢做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连羽,我听说你好像中奖了啊!”边上的楚雨泽看着连羽说道,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一头黑线,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么快竟然连这几个家伙都知道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们的消息会不会太灵通了一点!”撇了撇嘴角,连羽淡淡的开口。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难道不知道吗,现在全校的师生都已经知道了。”欧钰在边上说着,眼神中带着点点的关心,“需不需要我帮你查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毕竟他老子的势力在香港还是不错的,查出一个人藏在哪里应该还是要比警察容易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欧钰的话,连羽摇了摇头,“谢谢,不过不用了,那个杀手既然说一定会回来找我的话,那他就一定会自动现身的,而且我的身边有那么多的警察,到时候他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可是你这样会很危险的,你要是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我爷爷不打死我也得训死我啊!可能还会把我踹出家门,然后断了我的口粮。”杨睿在一旁可怜兮兮的说道,前两天他的耳朵已经被老爷子念的都快长茧了,而杨啸天那家伙在连羽走后竟然反应这么快的就溜出去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爷爷那可怕的嫌弃念叨,真是想想都想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杨睿脸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连羽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原因,瞬间笑开,“你别告诉杨爷爷不就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觉得在香港这地还有点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爷爷吗!更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一件事!”虽然爷爷已经退休在家,但是他的人脉和势力还是杠杠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说的也是。”连羽真的感觉自己的口气很幸灾乐祸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师父你和杨睿的爷爷很熟吗?”上官柔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们不是一起认识的杨睿五个人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连羽点头,“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我也是上一次和杨睿聊天时才知道他是杨爷爷的孙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哦。”众人了解点了点头,难怪连羽对待杨睿的感觉和其他四人不大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众人没有再提过连羽见到杀人犯的事情,怕她听太多了会紧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连羽真的觉得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她也是从刀光血影中走出来的特种兵的头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如果我知道自己这样自以为是的布局会伤到自己最在乎的朋友,那我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事而做这样的安排。——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连两个礼拜,连环杀手都没有出现过,但是连羽知道,他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夕阳西下,连羽和上官柔四人吃完饭正悠哉悠哉的走在操场上散步聊天,当走到一个花丛旁边时,原本还在修剪花草的园丁突然从花丛里拿出一把尖锐的水果刀往连羽的身上刺去,连羽反应迅速的一脚把它踢开,然后快速的把上官柔三人护在自己的身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四周围的同学们见到这样危险的场景,瞬间尖叫着往四处散开,躲得远远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在不远处保护着连羽的几人快速的掏出手枪围向那个园丁。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头儿,老板被袭击,在操场!”娇娇女赶紧对着对讲机说道,眼神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园丁的动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园丁抬头,露出一张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凶狠脸庞,连羽知道,他只是易了点容,但是明显技术并不是很好,因为她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就是连环杀人犯王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见自己的水果刀被踢开,王强暴怒,直接冲了上去,速度快的像是一头丛林猎豹,乘着和连羽交手之际快速的抓住了离连羽最近的上官柔退到一旁,拿起地上的水果刀架在了上官柔的脖子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眼神瞬间猩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王强兴奋的看着连羽愤怒的脸庞和猩红的双眼,无比狰狞的说道:“我说过让你当做没有看到的,可是你却不听话的硬要去警局,现在后悔了吧,哈哈哈,因为你自己愚蠢的决定而害了我手中的这个女孩。”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给我放了她!”凌厉的杀意蒸腾而出,连羽死死的攥紧拳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放!呵呵…”王强看着不远处快速围过来的无数警察冷笑,“放了她等着被你们打成马蜂窝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连羽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冷静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要你过来,不准反抗的让我杀了你。”王强的脸瞬间变得疯狂,只要杀了连羽,那他之前的作案还是完美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忽然发现,他的精神好像有点问题,不会是疯了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她!”看着王强,连羽冷冷的笑开,淬冰的凤眸微扬,勾勒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但是如果你伤了她一根汗毛,我一定会让你百倍奉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师父你别听他的,那样你会死的!”上官柔看着不远处的连羽,焦急的喊着,她是很害怕,但是她不要师父为了救她而答应这个杀人犯的要求,那样她会受伤,会死的,她不要这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上官柔的话刚一说完,王强的刀瞬间更加用力的逼近了她的脖子,一下子变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找死!”看到这个情景,连羽整个人如同被黑雾笼罩一般,浑身散发着的阴冷煞气一圈一圈从身体向外扩散而出,周围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边上的众人瞬间感到阴风阵阵!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你真的很在乎我手上的这个女生啊,师父,看来还是你的弟子呢!我抓的还真是太对了。”王强看着连羽,笑容阴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一步一步的慢慢靠近王强,看了一眼王强身后的凌菲,凌菲会意的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浑身上下完全没有反抗的意味,王强不禁有些得意,架在上官柔脖子上刀子的手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是现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唰的冲上前一把抓住王强的手往外一拉,另一只手瞬间拉过上官柔把她推向一边的关古,关古稳稳的接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子弹飞速没入王强的肩膀之中,王强手上的刀子瞬间落地,连羽反手把他的手往后一扣,另一只手接住落下的刀子,“呲”的一声便扎进了王强原本拿刀子的手心,霎时鲜血直流!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的一声,王强疼得尖叫出声,都说手心相连,手上的疼痛远比肩上的疼痛要高出百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一脚把王强踹到了警察堆里,自己跑到上官柔的身边,然后让关古抱着上官柔坐上车往最近的医院飞速而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留下了收拾后续的警察和目瞪口呆的同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那凶狠的一刀和帅气的一踢重重的留在了同学们的心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刚才那个是连羽吗?”是平常那个每天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的连羽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吧!”身手太帅了,特别是那一踢,竟然一脚就把人给踢到那么远,虽然感觉和平常的连羽不太像,特别是脸上的笑容,他们看到都觉得浑身发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的两位和连羽一个班的同学正在呆呆的讨论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医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柔,对不起。”看着上官柔脖子上的伤口,连羽满脸的歉意,如果不是她的自以为是,上官柔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想到刚才医生说差一点就割到大动脉了,如果不是送过来及时,也许真的就没命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只要一想到这里,连羽的眼中闪过的寒意就越深,她刚才对那个凶手下手还是太轻了一点,如果不是为了早点送小柔到医院,她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歉意的小脸,上官柔的双手握上连羽纤细的小手,笑了笑道:“师父,你看我现在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放心吧,我可是你的徒弟,我还没有从你的身上学到那帅气的身手呢,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去找阎王爷爷报到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那帅气的一脚,踢的真是太有魅力了,我都快崇拜死了,别忘了到时候要教教我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上官柔耍宝的话语,连羽的心中陡然一暖,她是在安慰自己吧!然后看着她笑道:“可以啊,但是得等你的伤口好了以后再说,平常的训练也等到你身上这个伤口好了再继续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谢谢师父。”上官柔听后瞬间开心了,她终于不用再起那么早了,终于可以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看来这个伤口还挺值得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好连羽没有听到她心里面的话,否则直接就会赏她一个大暴栗;哪有人拿自己的伤口和生命开玩笑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不要再碰到第二次了!绝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在军训结束之后连羽已经拉着上官柔每天一早起床晨训,毕竟人家都已经叫自己师父了,她怎么能藏拙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所以,那段时间对上官柔来说可是苦不堪言啊,现在好不容易可以缓一缓的光明正大的休息了,当然是无比的兴奋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连羽接到通知说王强已经全部都说出来了,虽然是在疯狂的状态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原来这个王强以前竟然还是军区的特种部队的军人,但是由于常年不大回家,所以他的妻子就不甘寂寞的找了情人,还不止这样,连生出来的孩子都不是他的,当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便疯狂的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然后把她们的尸体丢到了下水道中,从那以后,他的精神便变的有些不正常起来,也是因为这样,他还被部队给驱逐了出来,之后就正真的疯了,所以便出现了现在的这几起连环杀人案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因为被杀死的每个女人和小孩全部都被他当成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然后被残忍的杀害,他陷入了疯狂的报复之中。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听到后只是嗤之以鼻,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事情遍地都是,如果每个人碰到这样的事情都是如此的反应的话,地球上的人也许都还不够他们杀的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只是觉得,既然别人的心都已经不在你自己的身上了,那你也就干脆一点的放开好了,这样,她可以去寻找她想要的幸福,你自己也一样可以寻找下一个幸福,否则只会给自己和别人带来不幸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件连环杀人案差不多已经告一段落了,而连羽之后也只要在开庭的时候上去做一下证人就可以了。保护证人组也已经收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学校发生的袭击案件也被记者们大肆报道,连羽让黑狼给所有报道采访的记者都递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让他们在报道中大肆宣扬华夏安保和保护证人组一同保护证人和抓住犯人的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过这确实也是事实,毕竟也只有华夏安保的凌菲他们才能和连羽有这样的默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学校里和上官柔比较要好一点的同学们也都自动自发的在放学之后带着慰问品跑到医院看望她,而连羽直接就专门按着上官柔的性子设计一套专属于她的衣服,在她出院的当天送给了她,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吧!连羽心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时上官柔看到连羽手上的衣服简直就像是看见了猎物的大尾巴狼一般,瞳仁中露出绿油油的光芒。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谁让上官柔是羽瞳的忠实粉丝,可惜羽瞳的设计都是限量发放的,就算是想买也不一定能抢得到,就算是上官柔也就只有没几件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还好不知道连羽就是她崇拜的天才设计师羽瞳,否则连羽绝对会被缠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过后来当上官柔知道连羽就是羽瞳时,缠着连羽给她整整设计了十套衣服以作补偿;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上官柔出院之后,连羽又恢复了简单的校园生活,但是却更加努力的训练自己的身手,因为经过这一次,连羽发现,如果想更好的保护好身边的朋友和家人,那现在的她,还是远远不够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九月末的晚上,夜色已微凉,透露着一丝丝的清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窗外微风拂过树枝,发出瑟瑟声响,连羽转头静静地凝望着窗外,心思早已飘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知道战狼的战友们怎么样了,还有…齐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现在已经是中将了,不知道还需不需要经常去出任务呢!是不是有别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经过这次的事件,连羽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很想他,很想很想,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瞬间,但是她真的想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在这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铃铃铃…”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电话铃声缓缓响起,连羽拿起手机,屏幕中齐昊两个字清晰的映入了连羽的眼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微微一愣,接起电话,耳边响起了齐昊温柔却带着磁性的声音,“羽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的心底不由的闪过一丝温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声音中不由得带着点点的惊喜,点点的温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们这算是心有灵犀吗,在她想着他的时候他的电话就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连羽与平日不同的温柔声音,齐昊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欢喜,羽儿这是因为接到自己的电话很开心吗,“羽儿,你在做什么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做什么,在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连羽回答,她总不能说她刚好在想他吧,那他不得嘚瑟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什么事情啊!”齐昊有些好奇。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是这段时间…。”连羽缓缓的开始道来事情的始末。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半响之后。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这样啊,没想到你刚刚到香港读书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齐昊在电话那边打趣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齐昊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连羽对着空气翻了个大白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你说我是不是还是太差劲了。”忽地,连羽的语气变的有些没有精神起来,“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自以为是,或者是如果我的身手在更好一点的话,小柔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也就不会受伤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羽不自信的话语,齐昊的心中一紧,就算是没有看到连羽脸上的表情他也可以想象的到,她是想哭了吧,但是却一直倔强地忍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直以来,他眼中的羽儿,都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努力,那么的帅气,这样不自信的连羽,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真的很想自己现在就在她的身边,可以抱着她,可以让她放下心中的坚强和倔强在自己的怀里放声大哭,把心中的不安全部都哭出来,然后再变回那个自信满满的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我在这里陪着你。”齐昊温柔的声音从连羽的耳边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才不想哭呢!”连羽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才不是想哭呢,她只是…只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也有属于自己的软弱!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也有属于让自己害怕的事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也不是真的就强大到那么完美了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她真的没有想哭啊,为什么齐昊要这样说啊,这样的…想让她哭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慢慢的,连羽的眼眶蓄满了眼泪,慢慢的从她的眼中滑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拿着电话,就如他所说的,他陪着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连羽无声的啜泣,齐昊的心中瞬间感到一抽一抽的,如同千万根针头正在扎自己的心口一般,疼痛难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真的好想马上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大约过了半刻钟不到,连羽啜泣的声音渐渐停止,抹了抹自己眼中的泪水,声音沙哑的问道:“齐昊,你还在不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在。”还是那么温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个…谢谢你。”连羽不好意思的说着,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就在他的面前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的,”齐昊笑道,“好了,现在赶紧去洗把脸,然后好好的睡一觉,那样明天又是新一天的开始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恩。”连羽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抹轻快的笑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像哭出来了,心情真的放松了好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京城军区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拿着已经挂了手机沉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你等着我,等我来找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好像,真的想你了,很想很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万更送上,这是简单曾经答应过芸菲的!原本应该很早就能上传的,但是简单没想到修文就修了一个半小时多,快累趴了都!(~o~)~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谢谢亲亲qquser8354910和亲亲ring缪的月票哦!(*^__^*)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