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十二章 证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浅水湾的某一栋别墅中,一位老人正在那里左顾右盼的直直往门外着急的观望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呀,为什么羽儿那个小丫头怎么过了这么久了还没到,是不是突然有事不能来了呢?”杨中明一边看着大门口的方向一边问着边上的杨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杨中明脸上那迫不及待的表情,杨睿猛地翻了翻白眼,无比的无奈,“我说爷爷,连羽之前说了要十点半到十一点左右才会到的,您看看现在连十点半都还没到呢!所以您就别着急了,她一定还在赶过来的路上,不会突然就不来的!连羽又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个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说道这事儿,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看着杨睿,杨中明突然感到一阵恼火,“我说你这个臭小子,连羽来香港读书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到了昨天才告诉我,你说你小子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爷爷,这不是因为我也是昨天才接到连羽的通知的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睿欲哭无泪,爷爷,我真的是您的亲孙子吗?您确定不是从垃圾桶里面捡来的!我看连羽才是您心心念念的亲孙女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且这能怪他吗?这也不能怪他啊!连羽都还没有发话,他怎么能随便乱说啊!到时候他如果回家一说,照爷爷您老这急匆匆的性子,还不马上直接往我们的学校奔,那还不造成动乱啊!到时候如果给连羽造成一下什么乱七八糟的困扰,连羽不第一个劈了他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边上的杨啸天只是无比冷眼旁观的看着面前这对爷孙俩耍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原本杨啸天今天和同学约好准备出门的,但是因为听到连羽要过来,他就推掉了和同学的约会,想留下来看看连羽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能让自己的爷爷挂在嘴上念叨了那么多年还在念叨;也想看看让他们招到爷爷无比的嫌弃的对象到底有多么的优秀!是不是真的就像是他们的爷爷说的那个样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羽儿丫头肯定是已经把我给忘了,否则这么多年这么都不来香港看看我呢!”完全无视了杨睿辩解的话语,杨中明继续看着门口自我否定的自言自语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呦,我这还没进门呢就听见有人编排起我来了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连羽打趣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连羽在佣人的带领下缓缓走近,嘴角扬着的笑容明媚清澈,让人看了不由得眼前一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走到杨中明的面前,微微弯腰,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杨爷爷,羽儿来看您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嘿嘿嘿嘿,好好好!”杨中明一阵笑容满面,连忙冲着连羽招招手,“羽儿丫头啊,来啦,赶紧过来这边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嘻嘻一笑的往杨中明边上一坐,“既然杨爷爷邀请了,那羽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还调皮的冲着杨中明眨了眨眼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得杨中明心中更加的欢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为什么羽儿丫头就不能是自己家的孩子呢!哎!想着还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杨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得杨睿是一头雾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又做错什么事情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杨中明老顽童似的表情,连羽微微一笑,然后对着杨中明介绍道:“杨爷爷,这位是我朋友,叫黑狼!”然后又转头看着黑狼继续道:“这是我之前更你提过的杨爷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老您好!”黑狼微微一颔首,气度尽显!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中明呵呵一笑,“羽儿丫头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赶紧坐下吧,别站着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黑狼微微一点头,然后便在连羽的身旁坐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杨啸天自从连羽进门开始,眼神就完全没有离开过她;面前的少女,很美,笑容清澈明亮;但是最吸引住他眼神的并不是她原有的美貌,而是她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和独特的气质,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眼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想,只要是有眼光的人,都不会只把眼前的少女看做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知道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是什么人,看上去和她是那么的相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知道为什么,杨啸天心中感到一阵的不舒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连羽从一进门开始就已经感受到了那双落在自己身上的双眸,对于杨啸天,她是佩服的;后世的他,年纪轻轻的便撑起了老祖宗打下来的偌大家业,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而杨啸天不止守住了诺大的家业,还让它更上了一层楼!手段可想而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转头看了看杨啸天,连羽微微的冲着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继续面向杨中明,“杨爷爷,这是羽儿给您带来的礼物!”说着从手上的小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礼盒递了过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礼物,羽儿你怎么能带礼物来呢,你人来了就是给杨爷爷最好的礼物了!”杨中明嘴上虽然这般说着,可目光却一直凝望着面前的礼物,眼中金光闪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羽儿丫头送出来的礼物,怎么可能会差呢!真是看得他差点口水直流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睿和杨啸天无比鄙视的扫了一眼自己的爷爷,爷爷,您老人家要不要那么丢脸啊,你看你口水都快要出来了啦;不要跟这辈子没见过没收过礼物一样好不!拿出您作为一个香港首富的形象来!形象啊!去哪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中明拿着礼物盒,迫不及待的打了开来,瞬间,一块精致绝美的血翡玉佩就出现在了杨中明的眼前,杨中明的眼神更亮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从盒子中拿出那块血翡玉佩,杨中明兴奋看着连羽说道:“羽儿丫头,这块玉佩雕刻的真是精致啊,我很喜欢,谢谢你了;不知道它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杨中明的话,连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杨爷爷,这那里是出自什么大师之手啊,这是羽儿自己的闲时之作,雕刻的不是太好,让您见笑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杨中明满意的神色,连羽瞬间松了口气,她还真怕杨爷爷会嫌弃自己的手艺呢!但是看现在的样子应该算是不错了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连羽会去学翡翠雕刻完全就是因为之前的暑假太长,而她刚好那段时间比较闲来无事,所以就让刘东来找了个雕刻师傅教她雕刻工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记得当时那位雕刻师傅看着自己当时那痛心疾首的眼神,她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啊,想想就觉着搞笑异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谁让她当时拿出来练习雕刻手艺的翡翠块块极品,前期学习的时候还毁坏了好几块的翡翠,其中还包含了一块极品帝王绿,雕刻师傅当场就是那个心疼啊,对他们雕刻翡翠的人来说,翡翠就是他们的生命啊,看着连羽这样的毁坏下去,能不心疼吗!连羽当时都不知道被他在心底骂了多少次的败家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而听到连羽说这块玉佩是她自己雕刻时,杨中明震惊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连羽,“羽儿,这真是你自己雕刻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了点头,有些疑惑,“杨爷爷,是不是我雕的不好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中明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是因为太好了,你雕的这块玉佩真的很美很精致啊!害我以为是什么大师雕的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中明看着连羽,脸上是一片欣慰和骄傲,这样的一个天才少女竟然就坐在了自己的面前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被看得有些浑身发毛,赶紧转移话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爷爷,其实是这样的,我今天过来找你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帮忙?”杨中明有些疑惑!羽儿丫头需要自己帮什么忙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是的,”连羽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黑狼说道:“就是我的这个朋友,他想在香港买一栋大厦,因为我知道杨爷爷您是做地产的,找起来会比较容易一点。”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大厦?你们要买大厦做什么?”听完连羽的话,杨中明更困惑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华夏安保!”连羽只是淡淡的吐出了四个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和华夏安保是什么关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知道为什么,杨中明没有把之后的那句话问出口。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华夏安保是什么公司,他虽然人在香港但是还是知道的,那里面有着一流的保镖,而且个个身手堪比特种兵啊!在大陆,那可是保镖行业的龙头老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杨中明震惊不已的眼神,连羽赶紧说道:“杨爷爷,我刚才好像没有跟你说过,黑狼正是华夏安保的老总,今天我带他过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羽的话,杨中明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这丫头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并不是他真的不希望这华夏安保是这个小丫头的,他只是一时之间经不起惊吓了,如果华夏安保是连羽自己的,那他就真的有点想拨开连羽的小脑袋瓜子看看她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这么会这么聪明,这么的妖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相比之下,华夏安保是连羽朋友的就感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了,毕竟,他和上官老头不一样也是她的朋友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老。”这时,原本在一边不说话的黑狼开口了,“麻烦你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杨中明笑着摆了摆手,“没什么麻不麻烦的,我不是说过吗?羽儿丫头的朋友就算是我老杨的朋友了,而且这也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举手之劳而已;只是我不明白,以华夏安保的实力,找在香港买一栋大厦是轻而易举的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为什么还要来找他帮忙呢?杨中明有些疑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呵呵,怎么说呢!”黑狼无奈的眼神飘向连羽,“因为羽儿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黑狼无奈的话语,杨中明哈哈一笑,“好,好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放心,这件事我回头就找人给你们去办!我记得我下面还有一栋刚刚建成不久的大厦来着。”看来羽儿丫头完全没有把他当成是外人看嘛,这事想想就高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之后,连羽和黑狼硬是被杨中明留下来吃午饭,吃过午饭之后才放他们回去,让连羽记得以后多来来,说是陪陪他这个孤单的老头子,但是千万不要再带礼物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孤单的老头子!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了看杨睿和杨啸天脸上无奈的表情,想到杨睿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突然笑得特别的恶劣,看来他们两也许又得被嫌弃念叨一段时间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随后,连羽和三人告辞,杨中明便让司机送他们回去,毕竟这里都是别墅区,很难拦的到出租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等送黑狼会自己的公寓休息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突然想到处去走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突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天空,连羽听到后瞬间往尖叫声传来的地方跑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尖叫声传来的地点是在一条小巷子之中,里面的光线很暗,但是却不能阻挡住连羽的视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看到面前的场景之后,连羽的瞳孔微缩,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母女和边上男人的背影,眉头紧皱,“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么对待一对手无寸铁的女人和孩子!”说完连羽直接掏出手机准备拨打医院的电话准备叫救护车,因为她还能感觉的道那对母女微弱的呼吸声,但是如果再晚一点,也许就真的没救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到连羽拿出手机,以为她是要报警,男人眼神凶横的朝着连羽的方向快步了走过来,手上尖锐的水果刀还在那滴着血,随着他的走动,鲜血一滴滴的滴在了地面上,无比的刺眼,“小丫头,不准报警,否则我就像对付她们一样杀了你!”说完还指了指倒在血泊中的母女两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面前的凶手不知悔改的表情和言语,连羽直接选择无视,继续的拨着电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想杀她,那也得看看他自己有什么样的本事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到连羽还在继续拨打电话,男人瞬间加快脚步往连羽的方向疾步走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就在这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外面传来一阵快速的脚步声,脚步声中还伴随着一阵着急的对话,“是这里吧,刚才的尖叫声是从那里面传来的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错,好像是从前面的这个小巷子中传出来的,我们赶紧过去看看,那里面最近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杀人案件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说完之后脚步声急剧加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脚步声快到了,男人神情一阵懊恼,“妈的,若不是这丫头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件事情可以办的很漂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自言自语完了之后神情变得异常的凶狠,紧紧的盯着连羽,“刚才你都看到了吧,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她们吗?我告诉你,你若想继续活命,就不要在警察面前乱说话,那我就会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否则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的脸我已经记在这里了。”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口气中的威胁感异常浓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打完电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挑衅道:“放心,你那凶横残忍的鬼脸我也已经记在这里了!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跟警察合作的!谁让我是个良好市民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听到连羽的话,男人暴怒不已,但是巡逻的警察已经快到了,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等待被抓,只能赶紧逃跑,“你给我记住!”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男子敏捷快速的动作,连羽眼神微闪,看来这个男人曾经接受过严酷残忍的训练吧,否则他的速度不可能那么快,和她比起来,竟然还有些不相上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不去追,主要的一点就是感觉现在最重要的是面前的这对母女的安全,而刚才的那个男人,既然说如果她告诉警察的话,就一定会回来找她,那她只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凶手跑后,两位巡警才刚刚跑到,“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一看到边上的连羽,巡警立马着急的开口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用手指了指小巷子内部,“刚才这里发生了杀人事件,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中一位巡警听后赶紧跑过去检查,另一位巡警继续看着连羽问道:“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什么可疑的人物从这里离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看到凶手了!”原本一句紧张的话语却被连羽平静的说了出来,“而且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说的是真的吗?”听到连羽的话,另一位刚刚检查完两母女的伤口正往回走的巡警赶紧跑到连羽的面前,面色有些紧张的问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个杀人狂魔,已经在这里犯下了好几起的凶杀案了,这已经是第四起了,弄得这边上的市民也个个人心惶惶,而重案组正在极力的追查着这件案子,但是由于凶杀太过狡猾,作案现场完全没有出现任何的证据,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一个目击证人,看来这件案子应该会有很大的进展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问你是不是可以和我们回警局走一趟,协助我们调查这件凶杀案呢?”看着连羽,巡警有些小心翼翼的继续问道,他知道很多人看到这样的现场都会选择明哲保身,因为怕凶手会找他们报复。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到连羽一直没有回答,巡警顿时有些急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巡警的话,连羽微微一愣,她刚刚只是在想事情而已,并不是害怕什么,她只是在想,是不是可以利用这次的事件让华夏安保渐渐的打入香港。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们回去协助调查的!”看着巡警紧张的神色,连羽点了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谢谢!”看到连羽的配合,巡警瞬间舒了一口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太好了,这下终于可以很快破案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警察局的审讯室内。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好奇的转头到处看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原来香港的审讯室真的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啊,就一张桌子几张凳子,然后对着摄像头和四面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边上看到连羽到处乱看的女警以为她是在紧张,安慰道:“放心吧,你不是犯人,所以不用紧张的,你只要配合我们回答一些和这件案件有关的问题而已!”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女警善意的笑容,连羽笑笑,“我没有紧张,只有有些好奇而已,毕竟我还是第一次坐在这样的地方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原来是这样啊!”女警了然的点了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来这个女生胆子还挺大的,目睹了那样的一件杀人案件,然后到了他们警局竟然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过一会,审讯室的们“咔嚓”一下的就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男人,看着应该就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女警站起身叫唤了一声,“梁督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梁督查点了点头,坐到连羽的对面看着连羽,“连小姐你好,我是高级督察梁博然,也是此次案件的负责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了点头,“你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介绍过后,梁督查便开始了正式的问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问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梁督查严肃的脸庞,连羽缓缓的点了点头,“记得,当时我刚刚从朋友家回家,然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想在外面随便走走,散散步,突然就听到了一声很大的尖叫声,所以我就赶紧跑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两个人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一个男人正背对着我,手上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水果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呢?”梁督查继续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然后我就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那么对待一对手无寸铁的女人和孩子,之后便拿出手机来叫救护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当时直接就把手机拿出来了?那样的场景你不害怕吗?你直接拿出手机,凶手看到会以为你要报警,继而想杀人灭口的!你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你当时应该赶紧跑开然后报警,让警察去处理!”梁督查听到连羽的话之后训斥道,连羽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梁督查有些凶狠的话,连羽微微笑开,明白他是在担心自己当时会遇到的危险,“是这样没错,当时他以为我要报警,所以就想杀我灭口;但是!”连羽顿了一顿,然后继续道:“边上的巡逻警察很快便赶过来了,所以凶手就只能先逃走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他是不是警告你了!”梁督查赶紧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了点头,“他说让我不要再警察面前乱说话,否则会让我的下场和那对母女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砰”的一声,梁督查一个拳头便锤在了桌面上,“这个凶手!”咬牙切齿!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梁督查,你会吓到人家小女孩的!”边上的女警拉了拉梁督查的衣服小声的提醒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梁督查瞬间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的看了看连羽,干咳一声,“抱歉,我只要一碰到穷凶极恶的凶手就会忍不住自己的火爆脾气!”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听后摇了摇头,“没关系,碰到这样凶恶的凶手,谁都会忍不住自己的怒气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梁督查,连羽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看来这位督查还是挺热血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随后,女警拿了一章白纸让连羽画出了对方的长相。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待所有事情结束之后,梁督查带着一位容貌俊秀,剑眉星目的男人走了过来,看着连羽说道:“连小姐,这是我们保护证人组的高级督察邵泽,之后会由他来负责您的安全,直至抓到凶手把他送上法庭送进监狱为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邵泽上前一步,看着连羽,面上的表情有些严肃,“连小姐你好,我是邵泽,从今天开始全权负责你的安全!我想请问一下,连小姐是否能接受去安全屋内保护,直至凶手抓到为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邵泽的话,连羽微微摇了摇头,“邵督查,是这样的,我还是一个高中生,而且现在也才刚刚开学,所以去安全屋接受保护的话,我想我拒绝;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想因此耽误我的学业;第二;安全屋完全没有自由可言,在那里等于是坐牢一样被关着,太没自由,我是证人而不是犯人;第三,我想我是住校生,这个凶手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学校追杀我吧;基于以上三个原因,我拒绝去安全屋接受保护!”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说话时有些斩钉截铁的意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的,既然这样,那我们会安排两位师姐贴身保护你,而我们其他人的话就在学校外围进行保护和监督凶手,但是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所有行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连羽缓缓的开口,因为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否则她也绝不会接受他们的保护,毕竟以她的身手,就算是那个男人也不可能真的近得了她的身。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次的事件重大,已经引起了媒体和市民的无限关注,所以她想利用这次的事件让华夏安保在香港稳稳的站住脚跟。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请说。”邵泽微微皱眉,希望是不要太麻烦的条件。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不可能把这次的事情瞒着我的家人,所以他们一定会派家里的保镖贴身保护我,所以到时候希望你们可以通力合作。”看着邵泽,连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很轻也很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邵泽低头想了想,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阻止一个孩子的父母关心自己的孩子吧,“这个要求我们可以答应,但是也希望他们不要影响到我们的工作。”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问题!”连羽伸出手,“之后便麻烦你了,邵督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是我的工作!”邵泽伸出手与其交握。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灿烂一笑,看来之后的事情应该会挺好玩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原本的万更好像有些吃力,但是简单已经尽力了,简单想明天应该可以做到,今天就到七千字为止了!(捂脸,遁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