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四十六章 终于说出来了 无语的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当晚,待所有人都离开之后,连羽留下刘东来,让父亲和母亲回到客厅,毕竟有些事情,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清楚,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一直拖着也是没用的,也只是时间上早晚的问题。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母亲,我要去从军当军人,过了下个礼拜之后就要走了。”自从在半个月前接到齐昊确认的电话,连羽就一直在想着应该怎么跟父母讲这件事,之后就一直拖一直拖着直到现在,刚好今天刘东来也在,说以就决定讲出来,省的到时候还得再多说一次,只是没想到现在说出来了,竟然可以这么的平静。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啪”的一声,在听到连羽的话语之后,董柔为刘东来倒茶的茶壶瞬间支离破碎,就像是她此时碎裂的心一般,这件事情来得太然了,她有些接受不了,她的羽儿还那么小,这么可以去从军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齐昊和刘东来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连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从军,连羽才多大,十一岁啊,这还没有成年呢,军队怎么可能会收她,只是听到她笃定的话语,就好像事情已经确定了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不同意。”董柔一边收拾着地上的碎片,一边平静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母亲,我必须去,这是我最大的梦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连羽坚定的话语,董柔回头,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这是女儿第一次喊自己为母亲,这声母亲,也代表着她不可更改的决心,突然之间,反对的话语,她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走过去拉起董柔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她手里,道:“母亲,不用担心我,羽儿现在已经长大了,从今以后,换羽儿来保护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董柔放下杯子,猛地把连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语气哽咽,“可是羽儿,你才十一岁啊,你那么小,更何况当兵很辛苦的,而且还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你不能再长大一点再去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母亲,相信我,好不好。”连羽回抱住董柔,清冷却温柔的声音在董柔耳边响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可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怎么办,没有你,妈妈会活不下去的!你知不知道。”董柔紧紧地抱着连羽,哽咽的声音在连羽的耳边缓缓的述说着,让人心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着董柔梗咽的话语,连羽的心中狠狠地抽搐着,只能更紧地环抱住董柔颤抖的身躯,一声一声的宽慰着,“没事的,不会有事,相信我,相信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到这样的场景,连郝和刘东来也忍不住双眼冒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慢慢的,董柔在连羽的宽慰声中渐渐平复了下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放开董柔,转向连郝,轻声的道歉:“爸爸,羽儿任性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郝先是一愣,之后不介意的笑了笑,道:“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不管羽儿做什么,爸爸永远都会在你的背后支持着你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父亲温和的脸庞,连羽一时间红了眼眶,走过去一把抱住了面前的连郝,“爸爸,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都这么的支持着我,不管我做什么,你一直都从未过问的支持着任性的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郝回抱住连羽,拍拍她的背,轻声笑道:“好了,都是要去做军人的人了,还哭鼻子呐!到时候可是会被其他人笑话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可爱的吸了吸有些红红的鼻子,在连郝身上使劲蹭了蹭,理直气壮道:“哭就是要趁现在嘛,之后就没得哭了,就算我哭,我看也没有人会安慰我了,所以我现在当然要趁有人安慰的时候哭个痛快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啊,呵呵呵。”一时间,几人都被连羽这话逗笑,之前有些哀伤的气氛瞬间淡了不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见父母已经没有刚才那种哀伤的感觉,连羽转过身走到刘东来身边,郑重道:“刘叔,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父母就麻烦你多照顾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话你可以去别墅找黑狼一起想办法,如果要找我的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发消息,训练时身上是不能带手机的,我只要看到了自然就会给你回的,不要怕打扰到我。”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放心吧,小姐!家里一切有我在呢!你放心去军队吧,最好能当个军官回来。”刘东来对着连羽郑重的点了点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没问题。”连羽自信满满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看着连羽臭屁的神情,几人相视一眼,继而哈哈大笑,哀伤的气氛瞬间消失无踪。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夏日慢慢过去,秋天已经缓缓来到,连羽走在村里的石子路上,刚走到村口,就看到了正在那悠闲的休息的大公鸡,本来还很悠哉的大公鸡一见到连羽,全身的羽毛瞬间竖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连羽,好像只要连羽有一点动作,他好拔腿就跑,免得又被连羽抓住了拔毛。看看,它pp上漂亮的彩色羽毛都快被拔光了,那到时候哪还有漂亮的母鸡看上它呢,它怎么找媳妇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看着大公鸡的动作,瞬间喷笑出声,这会不会太搞笑了一点,自己不就是偶尔追着它拔毛报复一下以前它欺负自己嘛,有必要这样怕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喂,你那么怕我啊。”也许是已经和父母讲出来了,心情好,所以连羽就蹲在路边冲着大公鸡说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你快走,不准在拔我尾巴上的毛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你在那喔喔什么啊,我听不懂啊。”听着它在那喔喔了半天,连羽一头黑线,顿时有一种骂娘的冲动,自己这是在发毛线傻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麻烦您老赶紧走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啊啊啊,听不懂。”连羽无语站起身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见连羽起身,大公鸡瞬间倒退好几步,赶紧用翅膀捂住自己的尾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哎,本来还想和你交流一下我的好心情呢,算了,姐今天心情好,就不拔你毛了,上学去了,拜拜喽。”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喔喔喔。”看到连羽这煞星走了之后,大公鸡立马高兴的大叫三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听到这高兴的吼叫声,连羽额头上瞬间出现了三个井字,这次她听懂了,感情这家伙是很高兴自己走了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得不说,连羽你真相了,这也能猜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算了,姐今天心情超好,不跟一只大公鸡一般见识,哼。然后就甩着书包往学校走去,边走还边唱着:太阳当空照,公鸡对我叫,喔喔喔,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虾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题外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下午还有一更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