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第八章 赌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离去赌场那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周多了,也不知道齐昊这家伙什么时候会来电话,连羽差不多已经快望穿秋水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铃铃铃…”终于来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第二天下午时分,连羽跟着齐昊至中山路街角的一处地方,一路上,齐昊跟连羽讲解一些赌石的基本规矩。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相传在二千年前的楚国,有一个叫卞和的人,他发现了一块玉璞。先后拿出来献给楚国的二位国君,国君以为受骗而先后砍去了他的左右腿。卞和无腿走不了,他抱着玉璞在楚山上哭了三天三夜,后来楚文王知道了,他派人拿来了玉璞并请玉工剖开了它。结果得到了一块宝石级的玉石。这块宝石被命名为“和氏璧”。后来这块宝石被赵惠王所拥有,秦昭王答应用十五座城池来换这块宝石,可见这块宝石价值之高。这块宝石后来雕成了一个传国玉玺,一直到西晋才失传。卞和如果能活到今天,一定是一位杰出的赌石大师。要知道,通过玉的外皮而能看出玉石里面的各类优劣是需要很深的玉石学问的。“神仙难断寸玉,大师往往失手。”玉在地下时就很神秘,没有一种仪器能探测到它。等它出来了,外面又包着一层岩石的皮壳,皮壳里面是什么,依旧没有人说的清,所以行内把判断玉的过程称做“赌石”。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翡翠的好坏主要分为三点:种、色和水头,水头尤为重要。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水头,指的是透明度或水润程度。俗话说,“内行看水头,外行看颜色”,水头是行外人士挑选翡翠时容易忽略的一个问题。看上去晶莹剔透,很水灵,娇艳欲滴的为上品。半透明的为冰种翡翠,几乎完全透明的为极品(俗称玻璃种)。水头好透明度高的的翡翠晶莹清亮,无论什么颜色都会显得鲜活而灵动。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沿着街角的一间小门往里面走,越走越往下,过了大概六七分钟左右,终于看到了一家店面,齐昊解释,这是只有内部懂行的一些人才知道的地方,这里可是出了不少好的翡翠。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进入店铺,里面有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切石,周围围着十几个人,齐昊带着连羽径直往离懈石最近的一位老爷子走去,“老爷子,来生意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老爷子回头看到齐昊哈哈一笑,道:“哦,小昊啊,又来给你爷爷选礼物啊,最近刚进来一批不错的毛料,你刚好可以看看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旁的一个年轻人注意到这边,笑着打趣道:“老爷子,又来客人啦,生意真不错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老爷子笑道:“是老客人了,经常给爷爷来选料子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老爷子,这次可不是我,是我身边这位连羽小朋友,将来可能会是你的大客户呢。”齐昊笑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哦,连小姐也喜欢赌石吗?我这可是昨天刚从缅甸运过来的老坑货,连小姐有兴趣的话就,可以好好挑挑。”老爷子并没有因为连羽是小孩子而看轻她,这点看人的眼光他还是有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不过老爷子不看轻,不带表别人也一样有眼光,刚才在一旁调侃的年轻人忍不住了,“哟,还有小孩子来着,怎么跑这地方凑热闹来了,不会也在做着发财梦吧,还是别玩石头了,一边玩泥巴去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位大叔,小孩子为什么就不能玩石头呢。”连羽笑眯眯的问。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小孩子能懂什么。”理所当然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哦,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比看好了,看看是你懂还是我这小孩子懂。”连羽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头也没抬的说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我才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哦,你是不敢赌吗。”连羽继续到。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谁不敢了,赌就赌,老子可是宝玉轩的大少爷,会怕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笑话。”年轻的男子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那好,我们一人选一块毛料,看看谁能出个极品翡翠。”连羽终于把头发放下,来了点精神。“到时候谁的翡翠比较极品,水头比较高,谁就赢,输的人除了要帮赢的人把毛料钱付掉之外,还要让赢的人再挑10块毛料,怎么样,敢赌吗?”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可以,不过老子赢的话你就要跟老子回家,随老子处置。”这位宝玉轩的大少爷其实是有点娈(禁词吗)童癖,见连羽水灵灵的就起了点坏心思。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嘶,怎么突然感觉一阵发冷呢。宝玉轩的大少爷环住自己的手臂搓了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真是找死,齐昊面色越来越冷,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这个找死的家伙削想连羽,自己心底就忍不住会泛起一阵杀意,特别在连羽答应对方要求时更甚。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啊,那烦请老爷子您帮我们做公证。”连羽应声后转头对老爷子笑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老爷子有点担心的看了看连羽,毕竟连羽还是个孩子,他不希望这么精致的孩子被这样的人糟(禁)蹋,见连羽一脸兴奋的样子之后再转头看了看齐昊,毕竟人是他带过来的,见他对自己点了下头之后就放下了心,毕竟他还是挺相信齐昊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好,我来当公证人。”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毕竟是第一次选毛料,连羽手心还是有点紧张的冒汗,到一旁东摸摸西看看,祥装是在选毛料,宝玉轩的大少爷一看就知道连羽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心里更开心了,就好像已经得手了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一边看,一边集中精神力去看眼前的毛料,没过几秒钟,眼前的毛料都变得透明起来。这里的毛料的确不错,至少有挺多里面都是有翡翠的。连羽拿起其中一个看着透明度比较高也比较水润的毛料。虽然不清楚这是快什么翡翠,但是看着挺值钱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选好毛料之后乘机偷偷观察了一下那位大少爷身边的毛料,有几块好像是有翡翠的样子,但是觉得比不上自己手上的这一块水头好。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大概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后,那位大少爷终于选好毛料了,连羽偷偷的透视了一下,白花花一片的,一会有的哭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老爷子的店铺里只有一位切石师傅,所以只能一个一个来了,就从连羽这里开始。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走上前去对切石师傅指了指切进去的地方,切石师傅倒是没多说什么的就按照她指的地方切了下去。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出绿了,出绿了。”一旁看到的人一阵惊呼。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切石师傅忙拿起湿手巾擦拭表面,擦拭过后的表面透明度和水润度都非常高,切石师傅拿起懈石机更加小心翼翼的切了起来。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帝王绿!质感通透细腻,这可是极品的帝王绿啊,而且还是这么大一块。”老爷子兴奋道,这可是他店里第一次懈出这么大块的帝王绿啊,这帝王绿可是及其不易出的,这小昊带来的人也并非凡人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一旁看着的那位大少爷心中暗自嫉恨,为什么不是自己这块出的呢。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王少爷,请问您的毛料要从哪里开始切呢?”懈石师傅问道。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宝玉轩的老板叫王石,也算是这里的常客,这位王少爷也经常跟在王石身边,所以这懈石师傅对他还是认识的。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你看着切就好。”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啊。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哗啦一刀下去,只是一片白花花的石头,王少爷急了。“再切。”还是白花花一片石头,之后接连切了几刀都一样。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怎么样,王少爷,我这小女孩够资格玩石头了吧,这泥巴还是你自己去玩吧。”连羽幸灾乐祸道,“王少爷,愿赌服输哦。”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哼,不用你说。”还是有点信用的嘛。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其实这王少爷还真的不是很想愿赌服输,可是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他想不承认也没有办法。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连羽笑眯眯的又跑去选了十块毛料,冲着王少爷道:“王少爷,请买单吧。”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这王少爷买了单后灰溜溜的走了,回家之后还被王石给狠狠教训了一通,闭门思过了整整一个月,心里彻底把连羽给恨上了。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amp;nbsp&amp;nbsp&amp;nbsp&amp;n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