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落幕
    当铁君义听下手的时候,羽燃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一道道伤口是那样的狰狞,恐怖,一个血染的人出现,现在的羽燃眼睛麻木了,身心被铁君义击溃了,就算没有人找他,以后想要走得更高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了。网?

    “神话,我败了,你很强,真的很强!”羽燃衷心的说道,他也知道自己的罪行了,和魔族勾结,想要活命已经不可能了。只是这一切都不是自己主动的,捡到那柄魔刀开始....

    “一般吧!”铁君义现在已经撤去了天火融身了,实力又变成了战魂二重巅峰了,很是谦虚。“只不过接下来的话你还是对别人说吧!”铁君义说完就走了,终于可以走了。

    “这场谁胜利,我想我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吧!”呈熵满脸的笑容面对着火数十万人,同时隐隐中含有淡淡的怒意,以及有丝杀意。这杀意可是和铁君义等人没有关系,是对着羽燃而去的。

    “神话!神话!”

    “神话!神话!”

    “神话!神话!”

    .......

    一声声的呐喊震动整个会场,铁君义所到之处,都是一条康庄大道摆在那里,铁君义面容很平淡,没有受到任何其他的影响。

    “要是在他这样的年纪我能有如此的声望,我就不会子啊这旭阳城呆着了!”禺利感慨的说道。

    “难道你以为他会困在这样的一座城吗?而且你那个时候还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将,差得很远呢。”暨申不客气的打击道。“你不打击我你会死啊,都打击几十年了!”禺利对于暨申很是无奈这家伙就是和他过不去,只有机会,就会和他抬抬杠。“你们两个啊!”呈熵有些无语,今天是因为有神话在,为了知道神话是否如传说那般的骁勇,两人算是好的了。“哎,你们说我们要不要去会会这个神话啊?”禺利面无表情的说道。呈熵犯了翻了一个白眼:“你说呢?”暨申:“他不用说了,去是一定去的,但是不是现在,而且还有那个家族的人在那儿,不去的话有些不合道理!”呈熵:“嗯,这才是理”...

    “你们现没有这一届的城主之战结束算是最早的了!”

    “嗯,以前再怎么都要进行一场丹斗或者是炼器!”

    “没有办法,谁叫褚家绑上了神话了呢?神话如此之强!”

    “是啊,还有褚家还有一个女婿呢,那个女婿也是强悍的一塌糊涂的存在。”

    ......

    看见铁君义走了,拓跋衍当然不可能在留在这里,他得找铁君义要债呢,烤肉这几天都没有吃上了,早就耐不住了。褚悠然也没有在这里呆下去的意思,站起身来,紧随其后走出了会场。至于褚奇等人就没有机会呢,他可是本届的城主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哎,神话,现在事情结束了,是不是先把我的账还了?”拓跋衍走了出来,一只手搭在铁君义的肩膀上,一副好哥们的存在。

    “什么账啊?”铁君义还真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差这家伙账了。

    “哎,我说铁公子,做人真的不能这样,你这是在欺骗我们的感情。”拓跋衍一手甩开铁君义的肩膀。

    铁君义愣神了,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想了想,我真的没有差他任何的账啊:“喂,我说,我什么时候差你账了?”

    “靠,亏你还是神话,一代神话竟然记性不好!”拓跋衍开始贬低铁君义,一点都不客气。

    “得,得,得,你还是说我什么时候差你账吧,少和我说这些没有用的”铁君义直接挥挥手说道。

    “好,我问你,你是不是答应过我要给我烤肉来着的,该兑现了吧!”拓跋衍很是正经的说道。铁君义听了这话一阵头晕:“你是不是饿了几天了,有必要吗?”拓跋衍:“靠,还不是你的那个烤肉,比丹药还好,都快要上瘾了,嘿嘿”...

    最后跟随而来的褚悠然再听到的是拓跋衍竟然又提到了烤肉,差点一跟头栽在了地上,两人从一开始到结尾提倒的都是烤肉有关联,她真的败下来了,真的服了,没说的了。

    “哦,褚姑娘来了!”铁君义和拓跋衍都感受到了褚悠然的到来了。

    “嗯,多谢了,神话!”褚悠然衷心感谢,这一次如果没有铁君义两人,那结果真的无法想象。

    “不用,不用!”铁君义连忙摆手,现在他真的害怕褚悠然找他的麻烦,毕竟他可是把褚悠然给那个推出去了。所以现在一定先避开她的锋芒:“那个,褚姑娘,现在事情办完了,我们也该走了。”

    “走?”褚悠然有些疑惑。

    “嗯,事情办完了,我们应该上路了,只有二十多天了。”铁君义轻声说道。拓跋衍完全是大酱油的,他也不想面对着褚悠然,特别是铁君义有说他们两人有婚姻,更是不敢和她在一起了。

    “等等,不许走!”褚悠然直接来到两人面前,看样子是要留下两人了。

    “这个褚姑娘,我们赶时间,没有时间了!”铁君义和褚悠然都害怕这姑娘,都要远远的躲着这丫头。

    “你们两个少来,你们肯定去的是天星城,然后通过哪里的传送阵到斗战城,几天就到了,时间还很长!”褚悠然毫不客气的说道,一点都不管两人尴尬。

    “那个我们担心路上出什么事情呢!”铁君义抬头看了看天空,挠了挠头。“不行,你们两人不能走!”褚悠然一点都不害羞,直接伸手抓住两人的衣服,不然怕他们逃掉。两人的度是她望尘莫及的存在。

    “那个,褚姑娘,我保证我坚决不会走,你还是抓他吧,他我不敢肯定会不会跑!”铁君义吧拓跋衍推了出去,亦可以说是吧拓跋衍给卖了。

    一听铁君义的话,拓跋衍大急,靠这时候竟然把他推出去挡枪,他可不敢,急忙说道:“不用抓,我也不会逃跑的,一定不会!”

    褚悠然感觉铁君义的话里有话,而且是对于她和拓跋衍的,又想到了在会场的经历,脸色有些羞红,还有一些暗然,情绪十分复杂。但是还是放开了两人的衣服,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啊。

    两人稍微里褚悠然一点距离,铁君义鄙视的看着拓跋衍:“你怎么那么怂啊,好事都全部让给你了。”拓跋衍脸黑一片:“滚粗,那次你按了好心,少给我扯犊子!”铁君义:“我靠,真是不知好人心,注定单身一辈子!”拓跋衍:“滚滚!”...

    褚悠然听着身后那细细的碎语,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可能和自己有关,猛然的转身过去,眼神有些危险的看着两人,铁君义和拓跋衍顿时被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们两个是说我什么坏话?”褚悠然很不友好的问道。铁君义说话是最快的一个:“没有,坚决没有,他就说你温柔善良!”拓跋衍脸色又是涨红一片,心里吧铁君义咒骂到致死的节奏。褚悠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又是一片羞红,和拓跋衍简直就是绝配。两人的气氛被铁君义搅得一团糊涂,而铁君义竟然丝毫不顾,一副事不关我的样子。

    最后铁君义还在火上浇了一把油,“那个,我先回去了,拓跋说有事和你说!”铁君义说完直接闪人,留下淡淡的残影。“砰!”拓跋衍一头栽在了地上,交友不慎,铁君义这个挨千刀的。

    一看拓跋衍的样子,褚悠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有最为重要的死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就被确定了,尴尬的气氛更甚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