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无敌神话,魔刀
    现在铁君义是越战越爽,对于力的掌握更是越来越熟悉,他觉得对于力的掌控现在只是一点皮毛而已,想要更加的深入还的慢慢的摸索。

    “一剑飘红!”羽燃被铁君义步步紧逼,怒然出手,神阶下级战技如狂风之涌。

    “铁拳!”铁君义也不慢,拳头轰然而出。

    可是羽燃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剑刃之上,蓝色的光芒长剑欲要直喷而出,可是铁君义也不想这样的放过他,淡黄金色的拳头十分的绚丽,加上他恐怖的速度,眨眼之间就来到了羽燃的身前:“铁拳!”羽燃没有想到铁君义突击,剑芒划出,但是依然慢了一步,被铁君义一拳轰飞了出去,再加上铁拳之芒的爆裂,显得更是凌乱不堪,可是他没有想到就算如此,铁君义依然举拳而上。

    这一次铁君义没有施展铁拳是因为时间不给他准备,可是就算是**力量,也要够羽燃喝上一壶。

    “哼,看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剑锋硬!”羽燃知道自己是无法躲过铁君义这一拳的,剑刃横立,只要铁君义的拳头敢直入,必然会这隔成两瓣。

    今天就检验一下**先有多强,铁君义心中冷哼,好像肌肉中的力量都汇聚而来了一般,羽燃的剑是一柄星辰阶的剑,如果是在西澜的话还算不错了,但是在铁君义的眼里就是几个字:渣渣!

    “这神话要做什么?难当他想要以血肉之躯去轰击羽燃那把星辰阶别的剑刃吗?”

    “不会吧,那可是星辰级别的,就算是战宗,没有元力层的护罩,恐怕也不敢这样吧!”

    “嗯,可是,看神话的样子,好像真的要这样做。”

    “靠,这家伙的**强度不会已经达到了星辰阶了吧!”在场的恐怕就只有拓跋衍一人淡定了,以为他亦是一个炼体高手,现在他的**强度可以抵抗凡阶武器的劈砍了,但是看铁君义的样子,他深受打击。

    褚悠然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内心十分的不平静,心中大骂铁君义是个笨蛋,眼神露出几许焦急之色

    “砰!”

    “咔嚓!”

    “碰!”

    铁君义的拳头一连贯串,强劲的力量轰碎了羽燃的剑刃,毫无阻力一拳狠狠的轰击在羽燃的胸前,拳头上一条细细的红线,他的手还是被割伤了,看样子这星辰高级战器他的**还无法和它相提并论。羽燃被击飞十多米之外,一口逆血长贯而出,一丝淡淡的力劲还在胸腔徘徊

    “靠,我靠,这简直就不是人,靠,比我大哥还要厉害,这妖孽!”拓跋衍无语了,此时他也清楚铁君义在和他拳头相撞的时候并没有施展全力了,否则自己不可能没有事情。

    “难道难道这家伙的那关于力的使用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日,这王八蛋,我要狠狠的收拾他一顿!”拓跋衍心中那个不平,简直都要喷出来了,但是也有着一丝的落寞,一丝苦味,没想到自己一代天骄,但是却是败得如此之深。

    “这他妈的还是人吗?”在场的无数人再一次的擦了擦眼睛,再次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会不会只是在变戏法,可是那残缺的断剑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神话以自己血肉之躯在这样的年纪打碎了星辰阶别的战器。

    “太厉害了,这就是神话,一个无敌的传说!”

    “看样子今天是无法看清神话的战力了,羽燃太菜了!”

    “错,不是羽燃太菜了,是神话太强悍了!”

    “不错的小家伙,你们说他是不是拓跋家族那个老祖的闭门弟子。”呈熵也是被吓出一身虚汗,这几乎是一个全能的王者了。

    “极有可能,不然怎么会和拓跋公子的关系如此好呢?”佣兵团团长脸上有些苦涩,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他们了。

    “哎,如果在会炼器的话,他的舞台将是什么样子?”炼器阁阁主摇头。

    “靠,好强,我不是对手!”褚天成再次认输,他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的。“哥哥,你早就输掉的了!”褚悠然看见铁君义没有受伤,而再次发出神威,内心充满了欣喜。

    “少年天才,神话,果然名不虚传啊!”褚奇心中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与铁君义交好。

    此时的羽钰十分的确定铁君义和拓跋衍的关系绝对不简单了,拥有如此强悍的**,只有那个家族中以及魔兽才拥有了,铁君义怎么看都不是魔兽,但是又不姓拓跋,那应该是拓跋家族那个老祖的传人了。

    “噗嗤!”羽燃站了起来,又是一口逆血喷出,眼神有些惊恐,原来这才是铁君义,真正的铁血神话。内心多出了一分焦灼,铁君义太强了。

    “我必须承认,你很强,真的很强,可是今天我依然不会罢休!”羽燃虽然内心有几分惧怕铁君义,但是一想到生死之战,不死不休的局面,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一柄黝黑的刀从他的储物戒指中弹了出来,一股邪恶的气息也扑面展开

    就在这时,铁君义心中那股久违的恶感升起,血脉中的血流开始沸腾起来,强烈的杀意欲要撑破眼球。

    有魔气,只有魔气才能引起身体如此的反应。铁君义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羽燃手中的那把刀,看样子这应该属于魔族的一柄魔刀,而且是一把地阶上级的战器,快要诞生意识的存在了。至于羽燃被他忽视了,他敢肯定,羽燃绝对不是什么魔族之人,也不是拥有魔种的人类,确确实实的是一个人。

    “好邪恶的气息,燃儿什么时候拥有一把如此的刀的?”羽钰皱眉,从来没有听说过羽燃有一把如此邪恶的刀。

    “这气息好冷,这是什么刀啊?”

    “是啊,但是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一把正道神兵!一把魔刀!”

    “对,好恶心的刀!”

    呈熵三个巨头相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凝重,也都知道了这是一把魔族之战器,一把真正的魔刀,沾染了无数魔气的魔刀

    “你这把刀从何而来?”铁君义一想到魔族,心中就忍不住的杀意蹿动,他的家族的落寞就是因为这个不需要存在的种族所引起的,母亲更是因此身殒,对付他们只有杀。

    “你管我从哪里得来的,我告诉你,我厉害的不是剑法,而是刀!”羽燃当然不可能告诉铁君义了,这把刀的强悍他可是很清楚的,死在这把刀下的亡魂不知有多少。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你手中的这把刀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刀吧?”铁君义直视着羽燃。

    “我不知道其他的,我知道它是一把好刀,一把能杀了你的刀,这就足够了!”羽燃的气息也开始变冷了,看样子有几分是受了这刀的影响,还有几分是和修炼的战技心法有关了。

    “是吗?今天虽然和你是生死之战,但是记住我不会宰你,我还有很多的话要和你谈谈!”铁君义战天从背上取了下来,可以轻微的感觉到它的兴奋

    “是吗?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