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震天寰宇,恐怖无比
    可是拓跋衍会放过他吗?答案是否定的,这人竟然把事情牵连到了他亲人的身上,绝对不可饶,如果今天是另外之人,还可能真的被牵连至整个家族的灭亡,但是他叫拓跋衍

    “可怜的孩子,哎,太嚣张不是好事啊!”铁君义喃喃的说道,拓跋衍已经动了必杀之心了,一切都怪这羽晟,竟然触怒了他,所谓祸不及家人,但是这家伙竟然嚣张到要动拓跋衍的家人,也是触到了他的逆鳞了。

    “神话,你的意思是他要杀了羽晟?”褚奇心中惊骇,这羽晟的背后可是天羽宗这尊庞然大物,触怒他的结果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铁君义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恐怕就算是他上去,结果都是一样,宰了。看见铁君义点头,褚奇淡定不了呢,万一被天羽宗记恨,那褚家真的就完了,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正当他要说话时,铁君义的声音阻断了他:“褚家主,不用劝了,就算是在怎么劝,结果都是一样的,拓跋衍已经动了杀意,只怪这羽晟太嚣张了,不但要灭拓跋衍,还要祸其家人,这样的当杀!”既然铁君义都这样说了,如果褚奇在说什么的话那真的可能要和这两人又矛盾了,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不好意思,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记得有句话这样说:祸从口出,你就是例子了!”拓跋衍没有任何的感情,那犹如星光的巨阙迎天而下,强烈的劲气贯穿整个武台。

    “呲!”武台上,禁制出现了丝丝裂缝,离武台较为近的人开始逃离了,如果一不小心迸发出来,那结果是要命的,现在不跑要等到什么时候。

    “咻!”呈熵坐不住了,战皇六重的实力彰显开来,双手结印,加持在武台上的禁制,那些破损的裂缝在慢慢的愈合。那些逃离的人也停住了脚步,心也放松了下来,刚才真的是太恐怖了。

    “杀!”

    拓跋衍杀之一字如千钧之重,武台面上,一条裂缝咔咔的牵扯开来,坚硬的石块瞬间被粉碎成粉末,一丝血红飘动,显得有些凄凉

    无数的劲气撞击在禁制层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想要击碎开来,但是最后依然被死死的困在里面。

    看着那飘荡的红色,数十万人冷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死了,一个战魂七重的天才死了,这个少年惹不得,他是一代杀神

    铁君义没有多少惊讶,反正想羽晟这样的可以说是死不足惜,凭他刚才的话语,不难推出他曾经不知道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了,这样的人该杀

    武台此时已经变成了两半了,这可是可挡星辰阶武器砍的僵铁石,在拓跋衍的一招之下,分崩裂兮,可见拓跋衍还是真的愤怒了

    呈熵对于杀死像羽晟这样的垃圾没有任何的在意。而且刚才两人的话他们作为战皇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人蠢得竟然要去动拓跋衍的家人,这到底什么脑子啊,威胁能不能找个弱点的,找个一流势力都还想得通,但是竟然却威胁一个顶级势力,真的是没有救了

    拓跋衍面无表情背上巨阙,这样的一个人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死不足惜,威胁他,威胁他的家族,找个世界上除了斗战学院,有谁有这胆子。

    “褚家胜!”呈熵的声音穿透而来。

    许家此生的心情可以用惨痛来说了,两场武战斗输了,那么接下来在输一场的话,许家就没有希望了,而且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就在刚才,那个天羽宗的天才弟子要被杀的时候,在身边的那个战皇高手并没有前去营救,而且还十分的担心和害怕,他们的做法完全是舍弃了这羽晟,不敢招惹那个背着巨阙的少年,那说明那个少年有着更强的背景,强大到天羽宗都不敢招惹的存在,那么褚家和这个势力勾搭上,他许家的灭亡还远吗?

    作为许家的年轻一代的军事,许浩当然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了,和父亲交换了一个眼色,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如果再输一场,离开旭阳城,举族搬迁。

    “天羽宗很了不起吗?竟然威胁我整个家族,还想灭亡家族,要不要开一战啊?”拓跋衍看向羽燃所在的方向,眼神凶狠无比。

    听到拓跋衍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场的数十万人终于知道这少年为何如此的愤怒了,原来是被威胁了。

    “哦,原来是天羽宗的人,怪不得那么嚣张!”

    “那么许家是请天羽宗的人呐来助战的了,好不要脸哦!”

    “最初还说神话铁君义不是褚家之人,不能参与此战,那么现在是不是除了许家之外的人都不能参与此次战斗了!”

    “贼喊捉贼,脸皮忒厚了!”

    羽燃虽然不知道拓跋衍所在的家族有多么的强悍,但是从羽钰的表情来看,这绝对是一个一流的实力:“朋友,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份了!”

    “过份?哈哈哈!你们想要灭别人一族的时候,那叫做什么呢?”拓跋衍眼神再一次的凶狠。

    “我弟弟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羽燃此刻是愤怒啊,自己族弟被杀,但是还要被威胁,那份逼屈说不出来的痛苦。

    “想和你们开战,你们敢吗?”拓跋衍步步紧逼,一分不让。羽燃:“别太嚣张了!”拓跋衍:“你敢上来吗?一招解决你!”羽燃:“你”

    “拓跋公子,请下台可好?”呈熵做起中间人了,打断了两人的嘴仗,看样这也是一个吃不得亏的主,在闹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哼!”拓跋衍缓慢的走下了武台,来到铁君义身边坐了下来。可是他的第一句话把褚家在场的人全部雷倒了,一个个真的滑倒在了地上。

    “那个铁公子,我可是一招解决了他了,五次烤肉哦,不许反悔!”拓跋衍生怕铁君义反悔似的,再一次的强调了一遍。

    “苍天啊?救救我吧!”褚天成悲呼,他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褚奇作为一个城主竟然坐到了地上,是在是有些脸红,低着头颅,不敢见人了,但是此刻他也勉强知道了一个信息,这个拓跋衍来自一个超绝的势力,一个比天羽宗还要强大的势力,这让褚奇的心萌萌动,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有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真厉害!”铁君义差点被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给搁翻了,刚才的杀神不在了,变成一个无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