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褚天成对战许浩
    对于拓跋衍的话,铁君义是一点都不认同的,就当没有听见,继续走自己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原来是他们三人啊,不是神话要丹斗吗?还真想看看他是否真有五品丹师的实力!”呈熵有些遗憾的说道,五品的炼丹师而又战力无双,他真的有些无法相信。

    “怎么你想收他为弟子吗?不过你的想法恐怕有些不符合实际吧,他恐怕看不上你!”佣兵团团长阴阳怪气的说道。

    呈熵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如果铁君义真的是五品的炼丹师,那么他还真的没有资格做他的师傅,只不过

    “神话,你果然上来了!”羽燃看着铁君义,眼里一阵阴冷,险恶的心终于要露出来了。

    铁君义装作不知道,挠了挠头:“既然你如此的慷慨,我当然得舍命陪君子了!”羽燃:“只不过我的东西一般人是碰不得的。”铁君义:“我知道,因为你们都一样,性格都很嚣张,只不过我是神话,意外事情总是会发生的。”羽燃不可知否的笑了笑:“是吗?”

    “下面请武斗第一场开始,请两家的选手上台!”呈熵再一次说道。

    “吼!”

    在场的人早就等待不及了,他们之所以来得如此之早,为的就是此刻,一阵阵欢呼声震动开啦。

    羽燃和另外一个人不知道是谁的家伙走下了武斗台,留许浩一个人在上面,不用说,许家许浩第一场,拓跋衍和褚天成看了看铁君义,不是你吩咐吗?我们谁留在这儿啊。

    “拓跋,看什么啊?走了,你第二场,战魂五重而已,小意思,就让他解决了!”铁君义走第一个,但是却不忘对拓跋衍说道。“我绝对这个战魂五重的太菜了,要不,这样你把那个战魂七重巅峰的家伙给我耍耍,如何?”铁君义:“我们有君子协定的,不能让!”拓跋衍:“少来,就你们还君子协定,别侮辱这个词如何!”铁君义:“他虽不是君子,可是我答应了的事情,不能反悔啊!”拓跋衍:“算了,但是我得要元晶!”这个时候还没有忘记元晶,真是服了他了。

    当然此时最为无语的就是褚天成了,最菜的留给自己,那意思是我是三人之中最菜的了,要想侮辱我就明说是,有必要这样吗?

    “褚大少,没有想到是我们两个来对决,是不是你们太托大了!”许浩很是疑惑,虽然看不清拓跋衍的实力,但是应该不会太强,而褚天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战魂七重的高手,这第一场怎么也抡不到他吧!

    “哎,没有办法,我在他们两个家伙的眼中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存在,也是最菜的一个!”褚天成没有丝毫说假话,语气十分的苦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战魂七重,但是面对比自己还要小的两人年轻人,却是丝毫傲气不起来。

    可是在许浩的耳朵中就不是那么回事情了,太嚣张了,但是作为许家的年轻军事,思想肯定不会只有那么简单:“那我们往后看吧,虽然你是战魂七重实力,但是怎么也要和你战上一场!”

    “正好,也让我看看许家的一代天才如何?”褚天成虽然是战魂七重的高手,但是依然不敢托大,毕竟这还是许家的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一不小心,可能自己就要变成一个笑话了。

    “你会看见的,听说你把你家族的大落英剑法修炼到了大成了,让我看看是否它是否有传闻那么厉害。”许浩拔出一把隐隐山洞着血红的刀,丝丝的煞气飘动开来。

    看着许浩的样子,褚天成眉头紧锁了起来,这样的气息真有些恶心:“早就听说许家打少修炼的是一门极其邪恶的刀法:血煞落魂刀,今天正好见识一下!”

    “魅影血煞!”许浩的嘴轻轻蠕动着,化作一道飘红,犹如瞬移一般来到了褚天成,血红之刀划向褚天成的脖颈而去。

    刺鼻的血腥之味让褚天成想要呕吐,手中的轻剑一声轻吟,挡住了许浩的大刀。

    “大虚剑!”

    拓跋衍跟在铁君义身后来到座位上,拓跋衍一脸嬉笑的看着铁君义,看得铁君义甚是无语:“有什么事情就说,你的样子很恶心你知道吗?”拓跋衍:“要不分元晶可以,但是在你烤那种特殊肉的时候要减一半知道吗?”铁君义:“十次!”拓跋衍:“这也太少了吧!五十次。”铁君义:“二十!”拓跋衍:“四十五!”铁君义:“二十五!”拓跋衍:“三十五次,铁公子不能再少了,否则我跟你急!”铁君义:“好吧,让你了!”

    两人争吵了很长时间才静下来看比赛,褚悠然等人是头皮发麻,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两个人,神经大条到了什么境界了,而且两人说得竟然和烤肉有关,这到底是什么烤肉,竟然贵到了如此的境界。

    “神话,你说两人谁能赢啊?”拓跋衍一副大好的心情看着台上,看得褚奇等人直接又一次打人的冲动,拜托,这是在比武,不是在演戏。

    “那口刀是地阶下级的战器,而且那个许什么浩修炼的是关于刀法类的战技,加成非常的凶残,就算寻常的战魂七重的高手在他的刀下恐怕要坚持不了多久,只不过褚天成应该不是吃素的,他的战器虽然只是星辰阶的战器,但是就算一般的战宗他也能战胜,所以最后赢的是他!”铁君义对于许浩的气息也是很讨厌,但是这不是魔族的那种,否则,他绝对不会放过此人,而许浩之所以有如此邪恶的气息,应该是杀人过多造成的,他便管这些事情。

    “英雄所见略同!”拓跋衍有些无耻的说道。

    而褚奇看着许浩的样子,眉头紧锁了起来,嘴中呐呐的说道:“难道是他做的?”

    “血煞长天!”

    台上的两人战得是如火如荼,一柄血煞之长刀在许浩的上空凝聚而来,恶心的血煞之气扑朔开来,许浩此时看起来很邪恶,如疯似魔,恐怖异常。

    “英雄剑!”

    褚天成和许浩的气息完全是两个极端,浩然巨剑如天峰之险,碾压血煞长刀。

    “嚓!”

    褚天成的剑刃之上,传来一声细小的裂缝,星辰阶的战器和地阶战器果然没法比较,几十个回合的撞击,剑刃之上早已经是满目疮痍了,此时又承受神级下级战技的威压,已经到达了极限了。

    “杀!”许浩一声轻喝,长刀直然而下,恐怖的气势欲要张扬开来,但是幸好被禁制给切断了。

    英雄剑诀好似被这血煞之刀刺激了一般,苏醒了开来,轰然斩下,血煞长刀顷刻崩碎,英雄剑诀略胜一筹。

    “噗!”

    剑之惨芒轰在了许浩的身上,一口鲜血直喷而出,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砸出了武台,台下的许浩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眼神很是不甘,但是他败了,这是无可争执的事情。

    “本来还有一招没有绽放,看来只有留到以后了!”许浩明输嘴不输,狠狠的说道。褚天成脸色亦是有些苍白:“我等着!”

    “武斗第一场褚天成胜!”呈熵生如惊雷,声音在整个会场旋转徘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