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八十章 又是一个被坑的孩子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在我父亲还在的时候,有一次出去历练,到中域之都,遇上了麻烦,被一位高手所救,这位高手复姓拓跋,和父亲一见如果,结拜为兄弟,然后便许下了这一门婚事!”

    “本来我不想说出来的,因为自己女儿的幸福我希望她自己去找,不应该以这样束缚来阻止她追求婚姻的幸福,但是现在神话拨开了这件事,我也就没有隐瞒的不要了!”

    褚奇说得是头头是道,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真诚,看得褚天成在后面直呆住了,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他最为恰当了,他是在没有想到老爹编故事的能力超绝啊,他知道爷爷在十几年前是去过中域之都,但是绝对没有什么的联姻之说。继而褚天成是逼红了脸,看着老爷子那感叹岁月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妹子的表情,得来的却是一阵威胁,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妹妹眼中的那一阵失落。

    “哦,原来褚家还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啊!”

    “只不过这褚悠然的丈夫长得实在有些彪悍,而且有点憨,太丑了!”

    “嗯,只不过那巨阙真大,这家伙应该很有力量!”

    “原来铁君义和那个大个子是好兄弟啊,这回倒是真的有资格参与此次战斗了!”

    ......

    铁君义和拓跋衍都是少年天才,这些人的话还是很轻松的进入了两人的耳朵中,铁君义脸都逼成了酱紫色了,至于拓跋衍吗则是黑脸了,紫黑色。靠,你大爷的,你全家才憨呢,你全家才丑呢,心中直接把这些人问候了一遍又一遍....

    “哎,不要伤心,虽然是事实,但是你不是最丑的!”铁君义轻声安慰道,只是这在拓跋衍的耳朵里面是安慰吗?

    拓跋衍的脸更黑了,眼睛直欲喷火,恶狠狠的盯着铁君义,拳头紧紧的捏着。你大爷的事实,你大爷的伤心,你大爷才是最丑的......

    “不要这样,褚悠然在看你呢!”铁君义很认真对拓跋衍说道。“咻!”拓跋衍顿时脸红一片:“真的?”铁君义吞了吞口水:“你还是自己看吧!”拓跋衍眼睛斜看过去,发现褚悠然并没有看自己,有些无神的站在那里,知道自己又被铁君义耍了,暴虐之气又爆发出来了。“别冲动,那么多的人呢!”铁君义可一点都不怕这丫的。

    ......

    “这褚奇还真的会编故事,他老爹的确是去过中域之都,但是绝对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现在被他说出花来了!”呈熵摇头说道,城主之争虽然和他们有关,但是实际却只是一个裁判而已。

    “你们应该都听见了吧,刚才褚奇那小子说得可是拓跋....,那么那个年轻人的姓氏就应该是拓跋了,那么在这个大路上好像只有.....”佣兵团团长脸上恐怕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神色,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

    “恐怕只有那个家族才能教出如此天才吧,所以我们坚决不能让他在这里出现任何的状况,否则....”炼器阁阁主有些惊恐的说道。

    “嗯!”“嗯!”呈熵两人都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

    “哦,那我现在可以参赛了吗?”铁君义喏喏的问道。

    当然可以了,这还用说吗?所有人都看向呈熵,最后的决定在他的手里面。“可以,神话铁君义可以代表褚家出战!”呈熵发言了。

    只不过这对于许家来说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一个个狠狠的盯着铁君义,仿佛要吃了他似的,所有的优势局面被铁君义完完全全的踢了下来。只不过恨对于铁君义来说完全不是什么,他不知道受过这样的眼神多少了。

    “唉...”褚奇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并肩走了回来,只不过不是铁君义想要和拓跋衍走一起,是拓跋衍蹿过来的,细看之下,会发现两人的手不断的交替着,原来两人子啊默默的交战着。

    当来到褚悠然身边的时候,两人什么动作都没有了,褚悠然的眼睛盯盯的看着铁君义,好像在表达着什么东西。铁君义当然不敢去看褚悠然的脸色了,挠了挠头上的发束,样子十分平静。

    而拓跋衍则是一副颤颤瑾瑾的样子,低下头,不敢和任何人对视,尤其是褚悠然。

    “好样的!”褚天成对着铁君义举着大拇指说道。“必须的!”铁君义扬了扬头,只是他还没有得意完,脚上就传来压迫感,褚悠然很不友好的在他的脚上跺了一脚,虽然以铁君义现在的身体,就算是星辰级的武器戳上,都不一定可以伤得了他,何况是褚悠然小脚,但是铁君义脸上还是装出一副疼痛的样子,这样褚悠然才满意的挑了挑眼。

    “好手段,神话!”这时,许浩带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褚家区域,很不友好的看着铁君义。

    “小手段而已,难登大雅之堂!”铁君义很谦虚说道。

    “希望在台上能和神话一较高低!在下天羽宗,羽燃!”这时和许浩一起来的另外一个人眼睛死死的看着铁君义,战意如山洪之涌。

    铁君义歪头说道:“久仰久仰,不好意思,我不上台,打酱油的,真的!”嘴中花花,示弱道。

    “怎么?神话是怕你的称号被夺掉吗?放心你以后还是神话,不用担心!”羽燃要激怒铁君义和他战上一场,而且对于铁君义的示弱非常有好感。

    铁君义有些想逗逗这个家伙,然后苦涩的说道:“那个真的不好意思,我不能上武台,我是炼丹师,我的责任是炼丹,而且这一久有点不顺,上升太快,有点虚浮,要不是有这条狼在,哎....”一二再二的示弱,让这羽燃信心百倍,绝对铁君义是在害怕他,而且最重要的是血狼配合铁君义展现六级魔兽后期实力,隐隐约约的有战皇的气势。

    靠,这傻蛋要被这家伙给耍了,看着铁君义的样子,拓跋衍为这个羽燃默哀了,被这个家伙盯上的人,是跑不掉了。

    至于褚家众人则是看着铁君义,从来没有看到铁君义的这一面,不知道铁君义要做什么。

    “那能不能换换呢?”羽燃好像是铁定要和铁君义战上一场才肯罢休,而且铁君义刚才的话让他更是信心满满,他可以肯定铁君义之所以能战胜战皇高手,应该就是这只狼得到的结果。

    “这个应该不能,因为褚城主可是雇佣我来的,雇佣费是一万元晶!要是我在武斗输了,那可是要还两万元晶的,我可是压了保证的,在斗丹是稳赢,所以只能抱歉了!”铁君义很是惋惜,摇着头说道。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拓跋衍还有褚家之人一副白眼,搞了这么一半天还是要元晶,死性不改。

    “那这样,如果你赢了我,我帮你搞定,我给你元晶把你的空缺补上如何?”羽燃眼睛一亮说道。

    “这个.....这个....”铁君义好像下不了决心,面色有些苦涩,其实他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而一旁的许浩感觉有问题,但是又说不出来,而且这羽燃可是一个自主见很大的人,如果此时自己干对他反对的话,绝对会适得其反。

    “好,既然羽公子,如此,那我舍命陪君子,只是你不会耍我的吧?”铁君义的表情十分的精彩,看得褚悠然直想笑。

    “放心,不会!”羽燃急忙说道,可是铁君义一脸不相信。“好,我拿出两万元晶先放在你这儿,一会儿输了还我就行!”铁君义免为其难答应:“好!”两万元晶就这样到手了。“好,我们台上见!”羽燃不明笑了一下,然后和许浩就走了。

    “羽少,你不怕他们反悔吗?”许浩对着羽燃问道,他觉得这羽燃被耍了一样。“他们干吗?而且到底是谁玩谁现在还不知道呢?找点兴趣还是很好玩的,哈哈!”

    一个比一个会玩,一个比一个更装逼,但是这羽燃玩得有些过了,只不过这完全是建立在他的实力上的,战魂七重巅峰,实力确实强劲无比,只不过铁君义没有丝毫害怕。

    “那好现在我们得调制一下了,我来安排商场顺序。”铁君义此时的心情非常不错,两万元晶到手,确实该兴奋兴奋。

    “这个我是没有问题,但是还有一点事情需要神话配合!”拓跋衍一脸嬉笑的看着铁君义。铁君义:“说吧!”拓跋衍:“见者有份!”铁君义装晕:“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拓跋衍:“铁公子,做人不能这样的是。”铁君义:“拓跋公子,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耶?”......

    褚家众人则是一脸无语的看着两人,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真样一搭没有一搭的,现在比赛才是最为重要的好不好。

    “比武规则和往届一样,五局三胜,武斗三场,一丹斗,一炼器!”呈熵看着下面激动的人群,轻声扬道:“那好下面,请两家参加武斗的人上台!”

    “到我们了,一会儿听我的吩咐!”铁君义作为带头对着褚天成和拓跋衍说了一句然后就走到了武台上。“我的一份元晶!”拓跋衍此时还没有放弃分元晶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