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拓跋衍是褚悠然未婚夫
    就这个时候一声震荡全场的声音飘动,在场的数十万人显得十分的响亮。

    就在这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地。

    许家家主,许承天,他有什么事情啊?除了铁君义和褚奇之外的所有人,都很是疑惑,这人要做什么啊?

    “不知道许家主有什么事情吗?”。作为主办一方的丹药会会长呈熵轻声问道,而且好像对这个许承天没有什么好感。

    “会长阁下,我的事情是关乎城主之战的,我记得城主之战必须都是由自己家族的人来参与,外人是不能与之参与!”许承天的脸皮十分敦厚,他身边有几个人是自己家族势力之人,几乎全部是从外势力请来帮忙的,自己给自己掌嘴还不知疼痛。

    “哦,我想听听!”炼器阁阁主笑了笑。

    “嗯!”佣兵团团长也是点头,既然别人有理由,那就让他呈现来看看。

    呈熵当然也不可能不给许承天辩说的机会:“你说吧!”

    “是这样的,在褚城主身边的那个白衣少年也许在场的有很多人还不知道吧!”许承天阴险的说道,但是嘴上却是挂着淡淡的笑意。

    一双双雪亮的眼睛瞟向铁君义所在的位置,有淡然的,有疑惑的,更有崇拜的

    “他谁啊?不清楚,难道是褚家培养的天才少年?”

    “有可能,但是又有点不可能。”

    “是他!”

    “谁啊?”

    “西澜人,很恐怖的一个西澜人,一个战力逆天的天才人物!”

    “他就是西澜神话铁君义吗?没有什么特点吗?”。呈熵看着平凡的铁君义,并没有什么特点一样,这样的人到处有,看不出来有过人之处。

    “切!你就少装了,以你战皇六重的实力别告诉我你没有感觉出来他身上隐藏着淡淡的危险!”佣兵团团长鄙视说道,一点面子都没有给。

    “嗯,这人绝对有过人之处,还有那个背着大巨阙的少年,也是不简单的人物啊!”炼器阁阁主眼里闪现淡淡的精芒,对于这个少年他更加的感兴趣,很是在意。

    “这一届的城主之争不简单啊!天羽宗,神话,不明少年,很有意思!”呈熵讷讷说道

    “我想在场的许多人应该知道他的名字了,他就是西澜神话铁君义,无敌的妖孽天才!”许承天的声音十分的浩瀚,几乎数十万人的耳朵都清清楚楚的纳入了他的话音了。

    “什么?他就是神话?他就是西澜的那个传奇少年!”

    “应该是吧,白衣,少年,大刀,这是非常明显的标志,而且许家家主都如此说了!”

    褚奇有些苦味:“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了,还是来了!”

    “爹,这怎么回事?”褚悠然没有想到许承天为什么要这么做。褚奇:“哎,神话太出名了!”褚悠然皱眉:“出名和这个有关系吗?”。褚奇:“然儿,你听到刚才许承天的话了吗?非家族势力之人不可,还有就是和家族之中的人有什么关系等等!”褚悠然:“那意思是铁君义不能参加这城主之战了!”褚奇:“嗯,但是铁君义说他有办法了,而且刚才问了你,应该和你有关系!”褚悠然:“我”

    “我想神话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陌生吧,图魂,灭宗,嗜皇,一个个传奇从他的身上散发,西澜铁家的绝世天才!”在这里许承天停顿了一下,才幽幽的说道:“他是西澜人,是铁家之人,但是他和我们的褚家有关系吗?他是一个月才从西澜出来的,第一次到达旭阳城,我想问他和褚家有关系吗?”。

    没有,绝对没有,也绝对不是褚家之人!

    那么他就不能替褚家战斗,不能参与城主之争了。原来如此,许多人看到了其中的关键点了,许家要把铁君义从里面踢出来,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铁君义太妖孽了,斗战狂人,而且又是一名五品的炼丹师,所以许家才不敢赌,赌输了那就真的输了。

    “那么就请在场的朋友作为见证人,也作为发言人,他神话铁君义能参加此次比赛吗?”。许承天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而且把在场的人全部拉下水了。

    为了公平,在场之人当然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这不想下水都必须得下水了。

    “这应该不可以吧!”

    “的确不可以,毕竟神话和褚家沾不上任何的边,要是神话是褚家的女婿那倒是就可以了!”

    “但是应该不是,没有听说过褚悠然有个什么男朋友之类!”

    “总体来说神话是不能参加此次战斗了,真的有点可惜,以为能看到神话大展神威呢!”

    “鉴于神话铁君义不是褚家之人,不能参加战斗!”呈熵说话了,此时的情况,不得不说了。

    “哼哼!”许承天阴险的对着褚奇笑了笑,一副看小丑一样的看着他,至于褚奇眼神之中闪过淡淡的杀意,只不过现在不是战斗的时候,再等等看,铁君义说过他可是有办法的,现在就等待他发话的时候了。

    “等等!”铁君义开口了,终于到他发话的时候了。

    “不知道神话有什么话要说呢?”呈熵还是给足了铁君义面子。

    “前辈,晚生冒昧了,我知道关于旭阳城城主之战的规则,我想说的是我和褚家还是有些关系,一点渊源!”铁君义温和的小说道。

    “嗯?”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看看铁君义怎么说,而此时的许承天有些不好的预感,感觉此局要被铁君义搬回去了。

    “说说看!”呈熵等人也想知道铁君义和褚家有什么渊源。

    “好!”铁君义直接把拓跋衍爪了过来:“他是我的小弟,我是他的大哥,而他和褚家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婚姻,也就是他是褚城主的女婿,所以我也就和褚家有着亲家级别的关系,我认为我可以参加此次战斗!”

    而铁君义说完话后对着褚奇挤了挤眼睛,现在到他说话了。

    拓跋衍发誓,如果此时可以动手的话,他绝对会和铁君义大战三百回合,脸红得跟炭火似的,一双眼睛凶狠的盯着铁君义,威胁之芒止不住的外冒。这丫的恬不知耻,竟然说我是他的小弟,还是我大哥,日,靠,拓跋衍心中一阵阵火山怒过。

    褚悠然也知道铁君义的意思了,在这一路上来她也感觉到了拓跋衍对他的情意,但是她对拓跋衍却是没有丝毫的意思,此时一听铁君义如此说,心中不免闪过一丝的失望,为何如此,她也不知道。

    “什么?褚悠然的夫婿?”

    “怎么没有听说过?难道褚家想要以这样的方式让铁君义参战吗?”。

    “是有可能,毕竟神话太妖孽了!”

    众人纷纷说云,各有各的说法,但是一个个都看向褚奇这个城主,现在到他说话了。“哎!”褚奇也被铁君义的动作冷了一下,但是还是站了起来,面对数十万人:“本来我真的不想提这件事情的,但是神话起了一个头,我也不隐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