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城主之战前夕
    接下来的两天,铁君义除了修炼还是修炼,本来到一个新地方再怎么说都要去溜达一趟,但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就连拓跋衍都被他带了闷出出的待在宿舍修炼....

    但是不管铁君义两人如何低调,但是旭阳城却是低调不起来,因为明天就是旭阳城城主争夺战了,这可是十年一次的盛会啊,想不热闹都不行...

    “磕磕!”铁君义的们被敲响了,铁君义很自然的醒来,从床上走了下来,打开了门,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门外安静的站着,看着铁君义露出淡淡的微笑,温和淡雅。

    “褚姑娘,有事吗?”铁君义的声音很轻,却不失中气,听起来是那么的自在。

    “铁公子,明天就是城主之战了,我父亲希望你现在去一起商量一下!”褚悠然尽量露出商量的语气,听起来十分中听,如果铁君义在露出什么不好的心情来,那真的就有些麻烦了,因为现在的铁君义对褚家来说真的是很重要啊,许家可是请来了好多的青年俊才,而且都是有后台的人物。

    “好的,请褚小姐稍等!”铁君义说完了,然后对着拓跋衍的门喊了一声:“拓跋,走了,相亲去了!”

    “啊?来了!”拓跋衍一脸的疑惑,这铁君义啥意思,现在想啥亲啊?但是当他一开门看见褚悠然的时候,这丫的脸就红了起来了,但是随即便消散了,不能让褚悠然看出毛病来。

    “铁公子,你的话什么意思啊?”褚悠然有些听不懂铁君义的话,感觉怪怪的,而且要说相亲的话那褚家只有她,这.....,褚悠然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哦,这个是因为....”铁君义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拓跋衍一脸哀求的看着他,无奈的才说道:“我和这丫的说着玩的呢,这家伙现在天天睡觉,我怕他懒了,然后想办法给他找一个女伴管管他!”

    哦,拓跋衍傻了,这什么话,什么叫做我懒了,我什么时候懒了,我哪里懒了,那是你好不好,一天天的像个姑娘一样的待在寝室呢,怎么到最后全赖在我这里了。

    “哦,是这样啊!”褚悠然心里有些失落,不知怎么的,一想到铁君义对待自己的态度,就十分的失望....

    说实话,那个美女不爱英雄,而且是铁君义这样的超级英雄,从铁君义露出那悲凉的那一刻,褚悠然就想了解铁君义,想探出铁君义的所有秘密。

    三人经过几个宛转,来到了褚奇所在的房室,一看铁君义和拓跋衍到来,褚奇就站了起来:“神话,请坐!”

    “褚城主不必客气,褚城主还是称呼我为铁君义吧,这样自在一点,神话怪怪的!”铁君义现在有些无奈,现在褚奇看他比看自己的儿子还要好一点,这让他有些尴尬。

    “那好,我就称呼你为铁公子吧,我想然儿应该说了这次的叫你来的目的了吧!”褚奇现在已经不敢吧铁君义当做一个小辈来看待了,当他知道铁君义是五品巅峰的炼丹师时,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这可是比战皇还要珍贵的存在,这中物品真的是太稀少了,而且铁君义现在太年轻了,他以后的路会走到什么样的境界无法估量啊,这样的人只能交好,不能得罪啊。

    “嗯,褚姑娘已经说明了目的,我记得你们城主之战有五场是吧,武斗三场,炼丹炼器阁一场是吧!”铁君义点头。

    “嗯,情况是这样的!”褚奇有些不明白铁君义的意思:“有什么问题吗?”

    铁君义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是不是只要赢了三场就可以是吧?”褚奇闻言,知道铁君义还有下言,就点头道:“嗯,五局三胜,这是我们正夺城主的规矩!”

    “我不想上比武台,让他上去就可以了!”铁君义的话很直接,他不想上武台比武,没有任何的兴趣。

    “他?”褚奇不知道铁君义为什么如此做,但是他觉得还是铁君义亲自上去啦绝对有很大的优势,胜利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铁君义让拓跋衍上,这让他有些怀疑拓跋衍的战力了,不是因为褚奇不相信拓跋衍,因为褚悠然在介绍的时候,只是重点说了铁君义,提到拓跋衍的次数有些少。

    “爹,拓跋公子可以的,他比大哥强一些,而且就算是两个大哥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褚悠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站起来补充。

    “嗯?”褚奇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又看了一眼铁君义,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铁君义是自己女儿心中的英雄,那么除了铁君义之外的人就阴暗了不少,是看不见的,而且铁君义盛名之传可谓是贯彻西澜及周边地区,所以褚奇已经忽略了拓跋衍了。

    想通了一切之后,心中呵呵直笑,要是铁君义成为了他的女婿的话,那他褚家绝对是一日盛过一日,在旭阳城立足千年不倒,只是好像铁君义不感冒,这让他对铁君义有些偏见了,自己的女儿那绝对是天之娇女,才貌双全,但是铁君义却是视为无物.....

    “那好,只要我们拿下两场武斗,接下来就交给铁公子了!”褚奇点头同意了,既然这个拓跋衍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强,那也绝对是胜利在望了。

    “那好,褚城主,我好像记得还有一条是必须是和家族有关之人参赛是吧!”铁君义露出几许笑容,看着褚奇问道。

    “嗯,是有这样的条件,但是你们放心,身份这个事情很简单,交给我吧!”褚奇以为什么事情,这件事太简单了,谁知道谁以前做过什么,城主争夺战从以前那些人开始到现在,不知道做过这样的事情几十许了。

    “那就好!”铁君义点了头,本来他想要提一件事的,但是在身后有人躲了躲他的背,想都不想就知道是谁了,除了拓跋衍还有谁呢。又聊了一会儿,然后铁君义对着褚奇说道:“褚城主,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们先走了!”“好!”既然都已经谈妥了,那就没有任何的事情了,也没有挽留铁君义两人了。

    “我说拓跋,你怎么这样胆小呢!”一出褚奇的房间,铁君义就忍不住的对着拓跋衍抨击。

    “我就知道你没有安好心!”

    “靠,什么叫做没有安好心,我这是在帮你还不好,你不感恩就算了,还这样说,真是的!”

    “少来,我就觉得你在整我!”

    “靠,狼心狗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