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七十章 抵达旭阳城,入住褚家
    这一次褚家商团可是大大的收获,如果这是传到旭阳城,那一定不亚于一个惊天霹雷下降,陈罪贼团被他们给灭了,那褚家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血狼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来到了铁君义的身边,这一次的战斗和以前的有着很大的区别,就算在青云宗的时候,和战皇一重的高手战斗,也没有如此的累,也没有如此的堪装,这战宗巅峰的高手相比以前的战皇高手都要强...

    “咔!”

    一个储物戒从血狼的嘴中吐出,出现在了铁君义的手上,这是陈罪的储物戒指,铁君义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血狼的头,然后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瓶丹药,到处一颗,瞬间就可以闻见空中飘散的丹青香味,放进血狼的嘴里,不过几分钟可以清晰的看见血狼身上的痕迹在慢慢的愈合。

    “那个铁兄,这丹药不错吗?”拓跋衍搓了搓手,微笑的看着铁君义。

    铁君义可是不卖他这套,防贼一样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没有要干嘛,只是闻到这清香很好闻,这丹药应该不错,给点吃吃,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来个几百丸来就够了!”拓跋衍很是随意,一脸的淡定,也没有觉得自己狮子大开口。

    “扑通!”“扑通!”“扑通!”......

    褚家众人被他的话给雷到了,就连褚悠然都是一脸的呆然,凭这股子打丹香,这应该是六品左右的丹药,竟然说要几百丸,你拿去当饭吃啊,而且这还不叫狮子大开口,那要是你狮子大开口是不是要把你泡在丹粒流里面啊。

    “泥丸要不要,我让血狼帮你捏出来给你!”铁君义看着这丫的那张欠揍的脸,直接想上去一爆拳把他砸扁了,你丫的这还叫不是狮子大开口。

    “哎,你当我是泥鳅吗?泥丸,你怎么不去吃!”拓跋衍吧巨阙套在背上,没有好气的说道。

    铁君义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和泥鳅差不多!”

    “是不是要单挑啊!”

    “我怕过你吗?”

    “年轻人,不要那么的嚣张!”

    .......

    两人开始嘴强了,只不过听得褚家众人一头的黑线,年轻人,你有多大啊,你还不是只有那么点年纪.....

    “那个两位....”这时褚悠然走了过来了,打断了正在较量的两人,铁君义一脸的当然,但是拓跋衍就不同了,马上从老虎变成了小绵羊了,一副忸怩样子,真像个像媳妇一样。

    “褚小姐!”铁君义很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至于拓跋衍吗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出家众人也有序的排在褚悠然的身后,和褚悠然对着铁君义两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两位的相助,褚家感激不尽!”

    “呵呵!”

    铁君义两人咧嘴笑了笑,接受了这一敬礼,再说多了那就真的矫情了,而且他们也受得起,铁君义又玩笑说道:“我们可是有条件的!”

    “为奴为婢!”简单的四个字阐释了褚悠然心中的想法。

    换来的却是铁君义的苦笑:“褚小姐你言重了,以陈罪等人的恶行,实属天谴的人,就算没有我们两人,以褚小姐的善良之美,以会有贵人前来相助!”

    “是啊,是啊!”拓跋衍呵呵傻笑,这家伙又犯耻。

    “别说其他的了,现在我们还是快走吧,万一再来这样的一拨人,那就不好了!”铁君义说着,但是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了一座山崖之峰上。

    “好!”

    众人收拾了一切,开始上路,赶往旭阳城....

    就在众人最后不久,在山峰之上,一众人出现在上面,看这伙人的着装和陈罪等人的有些相同之处,而且气息也是有些相同,看样子又是一群贼贩子,为首的一个是一个独眼龙,手握一柄染血一样的刀。

    “神话竟然来到了旭阳城,看样子旭阳城有意思了,陈罪这家伙死得其所啊,败得一点都不冤啊。”独眼龙自然其语,然而其眼神却是忽明忽暗。

    “老大,如果刚才我们出手会不会改变棋局?”在独眼龙身后,一个手持白羽扇的老者说道,看起样子是一个军事人物了。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觉到如果我们出手,可能结果也是一样,全军覆没!”独眼龙一点都没有夸张的说道。

    “不会吧老大,虽然我们没有陈罪他们强,但是也相差不了多少了,而且老大你又是战宗七重的高手,就算神话铁君义在怎么的逆天,但是在家一个战宗七重的高手恐怕也不好对付吧!”白羽扇老者顿时不服,铁君义的强悍他知道,但是却是没有人认为到他真的能逆天的存在。

    “很有可能的,从一开始神话铁君义就发现我们的存在了,然而他没有丝毫的在意,一点都不在乎我们会出手,而且到最后都好像在等待我们出手一样,这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应付我们!”独眼龙惺惺的说道,然后不等其他人再说话又说道:“走吧,告知在城里的兄弟,遇见铁君义退避三舍!”

    “是!”

    ......

    经过七天的赶路,众人终于来到了旭阳城,现在的铁君义已经非刚出晓城的铁君义了,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慨了,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一众人来到城门,守城卫士马上便迎了过来:“原来是小姐回来了,恭迎小姐回城!”

    褚悠然嫣然一笑:“不用多礼,大家去忙吧,我现在的快点赶回去,恐怕现在父亲早就急死了!”

    “是,小姐!”城卫很自然的退回到岗位,而与此同时,在城门口的几个乞丐也隐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在离城不远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车厢,显然两人是要离开了,这让褚悠然有些暗颜,努力的平静心情想要说什么,但是有无法开口一样。

    当众人进入城的时候,褚悠然鼓起勇气来到了铁君义和拓跋衍的身边,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但是清音说道:“两位公子是否要离去了?”

    “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如此!”铁君义答应,靠拓跋衍说话吗就算了吧,不知道会不会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得到肯定的答案,褚悠然美眸中闪过一抹失望,片刻后,还是又鼓起勇气道:“两位公子,不知道能否请你们帮个忙?”“你们家族和许家的事?”铁君义的声音十分的平淡。

    褚悠然贝齿轻咬着红唇,轻轻的点了点头,铁君义能够猜到没有任何的意外。

    “你倒是有些高看我们了,许家能在旭阳城称霸这么多年,实力必然不弱,以我二人之力,能帮得了什么忙?”铁君义缓缓的道,他其实不喜欢惹事,他并不太想一来便是得罪于人,而且这个许家还与那什么天羽宗有所牵连,现在的他还不足以与天羽宗对抗,随便让一个战尊过来,都将是他逃不掉的劫数,而至于拓跋衍他则是半做主的状态,如果他想要留下铁君义绝对不会阻拦丝毫。

    “久闻神话铁君义战力无双,更是一名高深的炼药师,传说你已经达到了五品之境!”褚悠然有些拍着铁君义的说道:“五品炼丹师,这可是高阶的炼丹师,即便是许家,也不会轻易得罪,况且在这里也有丹药公会,他们更加的不敢招惹你,所以,若是你肯帮忙的话,许家定然能够轻松许多,当然若是两位一起的话,胜利对于许家来说就遥遥无期了。”

    铁君义微微抬眼,望着褚悠然脸颊上的恳求与急切,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这麻烦,还真是头疼啊。

    “铁公子,只要您肯帮助韩家度过这次麻烦,我们褚家定然会给你满意的报酬,若,若你还是觉得不行的话,那我甘愿成为你的奴婢,恳请你出手一次!”褚悠然俏脸突然涌上一抹红润,银牙一咬,款款的说道,现在的她只求铁君义了,铁君义身边的那个大个子被直接忽略了。

    “咳。“”她这话,差点令得铁君义一口水喷了出来,连忙摆着手道:“别,我帮忙就是了,这个条件就算了!”铁君义之所以答应完全是因为在傍边有一双眼睛可怜的定着他,不是褚悠然的,是拓跋衍的,只能让他一度的叹息啊。

    “多谢铁公子!”听见铁君义答应了,褚悠然当然兴奋了,当然还有拓跋衍,只有铁君义一人苦笑连连,一伙人开向城主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