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许庆身亡,正义还存
    “砰!”

    一声清脆的震颤之音震荡开来,在铁君义的脚下,双足已经陷入到了泥土之中,四周犹如蜘蛛网一般破碎开来。

    只是铁君义皱了皱眉,这完全没有拓跋衍的力道那么凶猛,一股暗力蹿入手臂之中,但是转眼便化解了,抬头看着狞笑的许庆:“这就是你的力量,太差劲了!”

    “狂妄!”许庆脸色一片烧红,挥刀再次横劈而去,只是这一次,铁君义波动战天,很轻松的就把许庆的长刀给挑开了:“这就是你战宗的实力吗?”。

    许庆被铁君义的这一荡清醒了许多,知道铁君义的力量已经超于了一般的战宗,和铁君义这样对拼绝对不明智,最后的结果绝对是他不想要的,那么只有拼战宗的战力了,他不相信铁君义的元力会有战宗的雄厚。

    一般

    这是许家的镇族战技,这是神阶高级的战技,他能挡得下来吗?褚悠然一眼便辨识出了许庆使用的是许家镇族战技,这可是神阶高级的战技,已经离至尊不远的战技了,而且现在可是有一位淫意了多年的战宗施展,谁可以阻挡其锋芒。

    “神阶战技,有点意思,让我看看你们域外的战宗有多少的战力!”铁君义眼中战意更甚一筹,金黄色的光芒在战天之上浮现,铁君义丹田中的元力疯狂的涌出来,而且不只是丹田,身体中那些元力纷纷踏至而来,当然还有很多的元力是被禁锢得,犹如一汪死水

    “这家伙不简单,西澜有如此势力能培养出如此厉害的人物吗?难道是那些守护者”拓跋衍眼神精光一闪,现在他虽然在和两个战宗一重的人战斗,但是因为两人此时都有了逃跑的心思了,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大哥竟然在一只血狼的攻击之下,竟然落入了下风,这是不好的信号

    “杀!”许庆双眼通红,现在没有什么顾得上位自己的儿子复仇了

    “刀斩!”铁君义心中一阵轻喝,一片刀芒汹涌而去

    “噗嗤!”金黄刀芒和长刀相撞相消

    踏踏

    铁君义手握战天,后退开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串几十公分深的脚印

    也不是很强吗?就算是西澜皇室的那个老皇主,战力都能和他有得一拼,铁君义立马就判断出了许庆的实力

    怎么可能?许庆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铁君义会如此轻松的招架了他强悍的一击,难道铁君义真的如传说一般,拥有屠皇的战力,是一个不世之天才

    看着铁君义狂涌的战力,褚家之人心中也是十分的震惊,一个战宗三重高手的一击,竟然只是击退铁君义,并没有伤到分毫,这神话果然逆天之人啊

    “啊啊”

    一声惨叫声惊醒,陈罪被血狼一爪子狠狠的挠在了背上,五条血淋淋的沟痕显得是那样的刺眼,此刻的陈罪已经被血狼疯狂的进攻深深的胆寒了,他现在真的怕了,他感觉就算是面对战皇高手也没有这样的吃力,可是在一只变异的狼身上,他知道什么叫做嗜血了

    吴山此刻都没有参加战斗,从被铁君义一击荡飞之后,就没有再一次的出过手,本来他想偷袭铁君义的,可是却是无法办到丝毫,铁君义犹如多了几只眼睛一般,一丝漏洞都没有给他,现在看到铁君义竟然在许庆这个战宗三重高手之下的一击也只是退了几步,已经有了退走的打算了,而且加上血狼把陈罪这个半步战皇的人伤到了,更加的加甚了他逃走的心里了。

    而且此时有些陈罪贼团的人都也然往深林中急速退走,他们现在大势也去,留下只有死的节奏,没有必要把命搭在这里。

    “撼地式!”许庆就不信邪,他就不相信铁君义能一一接下他的攻击,一柄幽蓝的巨长刀痕汇聚,只是铁君义的下一句话蹦碎了一切。

    “不和你们玩了,结束了!”一丝金黄的火苗从铁君义的眼中渗透了出来,妖异邪魅。

    战天之上,也是如此,淡金黄的火焰参含其中,只不过被绚黄的光耀给修饰在其中了,无法得见真身,没有人知道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至宝:天火。

    “虚天之刀斩!”

    威胁,致命的威胁,炙热,凶残的炙热,仿佛马上就要被烟消云散了,这绝对是超越了战宗五重的攻击了,无法阻挡,一碰即死。

    许庆此时冷汗流了下来,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手都在发抖。

    “这股气息,好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神话吗?果然名不虚传,可能这还不是他最终的实力,传说说得是真的,神话能屠皇!”褚悠然眼神之中也是露出震撼之色,铁君义此刻才露出他一丝的战力,这如何让她这个天之骄女脸面何存。

    “好强,神话铁君义,这到底是和等人物,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只不过不知道加上我的秘法不知道能不能和其一战!”拓跋衍眼中的战意澎湃了起来,只不过一瞬而已,现在他还要对付两个比他还强的对手呢。

    “呵呵!”铁君义暗笑,拓跋衍的战意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了,但是他绝对不会和这个战斗狂决战。

    “杀!”

    铁君义荡漾着火焰的刀芒撕空而去,涣然间,一股天地之力参含其中,天火那可是天地的宠儿,蕴含着天地之威,锲和铁君义雄浑的元力,威力更是恐怖至极,犹如泰山一般的碾压许庆而去。

    “刺啦!”

    刀芒犹如揉泥一般,撕碎了直来的巨长刀痕,扑向惊恐之中的许庆

    在褚家众人期待的眼神之下,长刀撞入了许庆有些飘动的身体.

    “噗嗤!”

    许庆一口逆血喷出,身体蹭蹭蹭的后退而去,那本来因为恐惧而携带而来的苍白的脸颊瞬间通红一片,一股青烟了然而起,继而整个身体也冒起一缕缕烟苗。

    “咻啦!”

    在许庆的胸前,一团火苗绽放,继而身体四周也开始不断的冒起火焰,一声声杜鹃滴血般的悲鸣惨叫从许庆的口中吼出,让人头皮发麻,嗜到骨子里的害怕。

    十秒钟过去,许庆的惨叫声泯灭,伴随而得到的是一团黑漆漆的灰烬,看着那黑黝黝的灰泥,不说褚悠然等褚家众人,就连拓跋衍这个不知何等家族出来的天才少年也在头上摸了一丝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