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许庆身亡,真意还存
    众人在铁君义的身上贴了一个“不可招惹”的标签,就连拓跋衍心里都在计算以后要不要和这丫的切磋了

    吴山现在犹如看恶魔一般的看着铁君义,他没有想到的是许庆这个战宗三重的高手此时死得那么的难看,这铁君义到底是有多强,折身就欲要快速的逃离

    “你觉得你可以逃离的话你就试试!”一声冷漠的声音在吴山的耳边乍然,而他犹如被一道雷电击中一般,立马僵持在了那里。

    说话的当然是铁君义了,冷然的看了一眼吴山,吴山顿时犹如被死神眼睛盯了一下,遍体生寒,有些矮小的身躯轻轻颤动着

    “咻啦!”

    铁君义一刀插入,分开了两人,加入了战斗

    陈罪的这两个兄弟在陈罪被血狼抓伤的那一刻起就想着要逃离此处的了,陈罪可以说是他们的支柱,但是却是被一只六级的变异狼给挠翻了,那么下一个被挠翻的就是他们了,被挠了那可是命也被挠了,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啊。

    然而呢,拓跋衍却是一份机会都没有给他们,就像一个牛皮糖一样,黏上了他们,而且拓跋衍的力量十分宏大,他们必须时刻小心着,避免他的巨力蹿入到身体中来。

    而当许庆身死,两人的心情又烦躁了起来,逃离的心情更加的强烈,只是他们没有任何机会了

    “哎,我说,那个谁谁,我有说要帮忙吗?这两人可是我的,能不能不要抢我的功劳!”拓跋衍看见铁君义加入战斗,不悦的说道,而且像个怨妇,一脸的幽怨

    众人听了拓跋衍的话,顿时就是垂下一头的黑线,这什么跟什么啊,而且在加上看到他那像个怨妇的幽怨,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靠,你是个大老爷们好不好

    “我看你好像弄不过他们,所以就来了!”铁君义无所谓的说道,那意思就是你那啥都懂的一样。

    “什么?你竟然说我打不赢他们,靠,兄弟,一边儿带着,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拓跋衍此刻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算了,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可没有时间了,而且也不想看到你虚脱的样子!”铁君义丝毫不顾忌,打击无限出。

    拓跋衍有些尴尬,上一次的时候,他可是拖着身子进入到车厢的,“哼,算你狠!”

    然而此时,一个眼神危险的盯着一个人,而且不断的挣扎着,危险之芒越来越甚

    吴山被铁君义恐吓停住后,又看见铁君义没有理他,反倒去帮助拓跋衍去了,现在除了陈罪三个首领贼匪没有被伏诛之外,其余的逃跑的逃跑,被杀的被杀,只剩褚家众人了。虽然不知道会被安排什么样的命运,但是吴山想要搏一搏,大不了就死,而且有可能掌握主动权,那就是美得不能再美的事了。

    只是他此时没有看到正在酣战的铁君义嘴角露出一丝弧度,他所有的动作都在铁君义的掌握之中,而且就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干!”

    吴山心中一阵轻喝,化作一道黑线,直逼褚悠然而去,只要她被掌握在手,那可就是一张无可替代的王牌。

    “小姐,小心!”褚实等褚家侍卫此时在打理战场,而且吴山早应该被铁君义吓破胆了,应该不会疯狂的,但是一切事情都有例外。

    “悠然小姐!”拓跋衍也是眼神剧惊,身体自然的就要去阻挡吴山,只是吴山的这一动作好像让三个正在苦逼战斗的贼匪看到了希望,所以拓跋衍想要离开,难上加难。

    褚悠然也是被惊骇了一下,说实话,现在的褚悠然真的有些虚脱,在这次战役之中,她独自斩杀了两命战魂高手,已经疲惫了,现在看到吴山袭击而来,她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因为知道一切都等于零。

    危险指在瞬间

    “就知道你不会沉寂的,等你很久了!”吴山快,但是铁君义更快迎接吴山的不是娇弱的褚悠然,是一把闪亮黄金芒的巨刀以及淡淡的火苗。

    吴山没有想到铁君义的速度如此之快,他的手直接探到了铁君义火热的巨之上,一丝火焰覆盖在了他的手臂之上,锥心的刺痛摄入大脑,他现在终于尝到了许庆深入心扉的痛了,只是相比许庆他幸福多了。

    铁君义刀芒闪过,吴山人头从脖颈上滑落,一个战宗,就此泯灭

    吴山的惨叫之声把惊醒了一副视死如归的褚悠然,睁开眼睛,一席染血的白衫,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赤蓝的两色发束自头两边飘飞,不觉得有些痴了

    呼,拓跋衍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既然褚悠然没事,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他了

    “震天寰宇阙之巨阙威凌!”

    而铁君义也没有闲着,因为有人想要在他的视线之下离开,而且还是一个血债累累的贼匪,当然不能答应了,一个闪身铁君义挡住了此人的去路!

    “虚天之刀斩!”

    两道光芒滑落,两声惨叫响起,两个战宗,就此的陨落

    现在剩下的只有陈罪了,但是此刻的他已然不复往昔了,被血狼步步紧逼,虽然在血狼身上留下了些印记,但是这些伤对于血狼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然而他自己呢,又何尝不是重伤在身,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了,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你不去帮忙?”看着血狼和陈罪在浴血奋战,拓跋衍有些虚累的走了过来,问着铁君义。

    铁君义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必要,区区一个战宗巅峰而已。”语气是那样的霸横。

    “你牛!”

    “如何才能放过我?”陈罪承受不住血狼的狂轰乱炸了,半跪在地上,手拄着战器,淫邪的目光没有了,全身上下可以说全是伤痕,都是被血狼的利爪给雕刻出来的杰作。

    血狼停了下来,看着铁君义,看他的吩咐

    “你觉得有可能吗?”。铁君义淡笑,对于这个陈罪的种种罪孽,已经激起了铁君义的杀心了。

    “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的东西用钱都能卖的起,就算是生命!”陈罪说完后胸前拿出一个储物戒指:“这里面是我这些年财富,卖我的命,而且还有我们财库在哪里我也如实交代,只求还我一条命!”

    “呵呵,在我的眼里就不同了,有些东西是买不来的,生命更是,今天我让你知道人间还有浩然正气,你可以为你的罪恶践行了,血狼,杀!”铁君义丝毫不为他的财富所动,眼中的杀意不减。

    “是,尊主!”得了铁君义的命令,血狼再一次狂杀而上。

    陈罪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等待的是血狼的狂轰乱炸,十多分钟过后,一代贼首就次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