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一个神话,胆寒中贼
    铁君义右拳紧握,堪比战宗级的力量轰然而出,这是属于他肉身的力量,力拔千钧。【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砰!”

    许庆被铁君义一拳生生轰退开来,可见铁君义一拳之威如此骇人,铁君义并没有结束,再一次轰击而去,但是这一次可不是许庆,而是他的那位朋友。

    “吴山,小心一点,这人很古怪,他的力量极强!”许庆吃了铁君义一个暗亏,他可不希望他的朋友如他一般就不好了。

    可是他的提醒慢了一点,再加上吴山被铁君义的话给激怒了,他想要慢慢的虐死铁君义,在铁君义强悍的拳头轰击之下,这吴山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连连后退二十步之外,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铁君义,可以看见他的手臂轻微的抖动着。

    可是铁君义还没有停止,这一次他是跃身进入了贼团之中,褚悠然一方可是只有三个战魂,然后这里面进入有六个,这是必输的节奏,所以他得先把局面控制住了在说,别让这些人有机可乘,抓了褚悠然,拓跋衍一定会乱了分寸,那时候可能就有点难以收场了。

    现在铁君义的实力加上速度以及偷袭,一个战魂五重,一个战魂二重的贼匪便成为了他的刀下之魂了,如果换一个身份,可能铁君义不会下如此的狠手,但是这些人是什么人,贼团,他们所犯下的罪过,死十次都不为过,一点手都不留,格杀!....

    陈罪心中有些发虚,他有了撤退的想法了,这两个年轻人绝对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可是他无法撤退分毫了,血狼可是接受了铁君义的命令,它怎么回放过此人。

    铁君义一手握着战天,眼神有些冷漠的看着许庆和吴山,一丝风劲慢慢的自他的身体周围旋动......

    许庆和吴山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沉着脸看着铁君义,出声问道:“你是谁?”

    铁君义:“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只是今天不会放你离开就行!”

    吴山很不喜欢铁君义这么淡然的脸庞以及他嚣张霸道的语气:“年轻人,别嚣张过了头,你真的以为自己是无敌的吗?”

    铁君义咧开嘴笑了笑:“战吧,用行动来说话比较好一点!”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还是不要那么的麻烦了。

    “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谁都救不了你,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许庆会给铁君义好脸色吗?当然不会,他的儿子可是葬在铁君义的手里,他恨不得灭了铁君义全家,以泄心头之恨呢!

    很熟悉的话,真的很熟悉,这些话不知道又多少人对他说过,但是都被她一一搁到在地,身死道消。

    “这样的话我听了不止一遍,很多很多,拿出你最强的手段,看看能否然我身死道消!”铁君义战意十足,他要看看自己身体的极限在何处。

    褚家众人此时战斗要艰苦得多,虽然铁君义灭掉了其中两个战魂,但是还有四个战魂都不是简单的角色,而且这应该是陈罪贼团的一部分精兵,都是生活在生死边缘的人,战力都超于众人,唯一值得兴奋的就是铁君义的神威,灭了那些贼人的嚣张气焰,激发了褚家商卫的斗志。

    而在陈罪贼团中,此时有一个战将七重的人眼睛放在了铁君义的身上以及那把巨大的战天,射出惧怕的光芒。

    “怎么是他,怎么是他!”这人犹如得了失心疯一般,脸色一片苍白,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这是绝对的恐惧造成的。

    这人的动作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这让其他人想象不通,不就是一个妖孽的天才吗?难道没有见过......

    “你知道他是谁了吗?”有人忍不住的问道。

    “大刀,白衣,少年!神话铁君义。”这人不自主的讷讷,身体开始慢慢的后退,他要撤了,现在他怕了,那个拥有屠皇战力的天才,他是去过西澜,西澜之人对于铁君义的狂热让他害怕,就连那些个战宗高手,提到铁君义都是含有淡淡的敬畏。

    是他!旭阳城离西澜之域不是那么的远,一个多月就可以到达了,西澜发生的一些琐事也当然知道了,神话铁君义这个无敌天才的传说他们当然也知道了,从灭杀战士到拥有屠皇之力,每一个传说都被描绘的声声**,而且还是一个举世的炼丹天才,传说已经是五品的炼丹师了,而且屠杀了一个又一个的魔族妖人,可以算是西澜的少年英雄了。

    原来是他!褚悠然对于铁君义的传说也是有些兴趣的,她可是一代天骄,但是还是不相信铁君义有如此的战力,在战魂之期就有屠皇的能力,但是没有因,哪有果,铁君义竟然能荣获神话之名,绝对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神话?铁君义?场中唯一一个对这两个词陌生的就属拓跋衍了,他才被从家中放出来,当然不知道了,但是他知道他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但是这神话怕是有些过了,神话那可是要缔造传奇的事迹才能拥有的称谓。

    人的名树的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且那可是很多说书者走出西澜传达,这就算是以前西澜帝国在的时候都没有的盛举,有一些贼人已经开始逃逸了,在生命威胁前面,什么都不重要了,而且铁君义能轻松的挡下两个战宗的联手,还诛杀了两个战魂高手,这等战力绝对不是常人拥有的,留下来只有死,他们已经相信了神话的传说。

    “给我回来,谁敢在往后撤,别怪我陈罪心狠手辣,格杀勿论!”陈罪冷喝声散播出去,可是在铁君义如魔一般的名声之下,孰重孰轻他们都称量得出来了,一个个疯狂的逃离了,气得陈罪牙直痒,但是却是无可奈何,现在他被血狼个栓住了,想走,真的是门都没有,血狼的战力在铁君义决战青云宗的时候,它可是独自宰了一个战皇高手的。

    “你就是神话铁君义?”许庆当然也知道铁君义的威名,有些不相信的问道,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可是很不利的。但是杀子之仇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就可以说过去的。

    “不错,我就是铁君义,但是神话不敢当!”铁君义有些无奈,他很不喜欢这样,但是却是无法!

    “不管你是谁,今天我都不会放过你!”许庆说完,一个飞身,一柄似枪似刀的巨型战器狠狠看向铁君义,残虐的劲风缭绕着铁君义的长发......

    “很好!”铁君义战天横天挡去,力量上的对碰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喜欢的,和拓跋衍的一次次力量的对决,他身体可谓是舒服倍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