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实力悬殊的战斗
    铁君义知道接下来有一场硬战了,他强悍的魂力铺天盖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他得看看对方的实力如何,一会儿战斗起来不是那么的被动。

    首先映入脑海中的是五道战宗气息,对方有五个战宗高手

    已经有淡淡的皇者气息了,看样子此人应该就是陈罪了,铁君义眼中热芒闪过,别忘了神话可也是一个战斗狂,他真想和这个战宗七重巅峰的陈罪战斗一场,可是他还不想暴露太多,先让血狼去打打头阵。

    “拓跋,准备好,还是老规矩,你两个战宗一重,剩下的就交给我了!”铁君义对着拓跋衍说道,信心十足。

    拓跋衍也感受到了五道强悍的气息,知道这是五个战宗高手散发出来的,这一场战斗有些难了,一个无限接近战皇的战宗巅峰,一个战宗两重,一个战宗二重,两个战宗一重。

    抬起眼睛看向铁君义:“你行吗?”虽然铁君义惊艳的一刀确实是霸道无比,但是他真正的战力又是如何真的不知道,铁君义的意思是两个战宗一重的他对付,战宗七重的血狼,其余两战宗就是他的了。

    “放心吧,我能行的!”铁君义微笑的说道,绝对的自信。

    “好,我会很快解决两人的!”拓跋衍还是有些为铁君义打颤,他的话里的意思是等着我来帮你,如果这话要是被西澜人知道,恐怕早就把这拓跋衍给骂死了,神话是何许人也,区区两个战宗而已。

    陈罪等人没有任何隐藏的意思,因为几人的实力在那里摆着,一路急赶声势浩大,褚家商队老早得就知道了,一个个再一次进入战斗状态之中

    “褚小姐,久违了!哦,早就准备迎接我们了,呵呵,不过可惜啊”陈罪一出来,眼睛就死死的盯着褚悠然,看着褚家那一个个欲要死战的侍卫,眼中露出淡淡的不屑。

    笑声缓缓的从树林中传出,旋即大批黑影迅速涌出,将通往旭阳城的道路尽数封锁,当然褚家众人在意的是那为首的几个人,五个衣着各不相同的人。其中三人身穿相差不多,都是黑色的衣袍,这是陈罪和他的两个结拜兄弟,而另外两人一人是青蓝色的衣袍,在衣袍的胸口处,有一枚红色徽章。“许家的人。”望着那红色徽章,在场的人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而相对于褚实等人眼瞳顿时激做一缩,危险了;最后那一人就有点邋遢了,衣服呈灰色,而且很久没有洗了。

    褚悠然贝齿咬了一下粉唇,脸色有些苍白,对方五个战宗狠狠的击碎了她的希望了,她这一方一个战宗都没有,这仗如何打,完全是一边到的节奏。

    但是虽然如此,褚悠然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冰冷的目光盯着几人,冷笑道:“没想到为了抓我一个小女子,居然能劳动陈罪贼团,许家等两股势力合作,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既然悠然小姐都知道了,那么悠然小姐是自己过来呢还是要我们动手!”陈罪也不想废话,直接亮出爪牙,眼睛火热的盯着褚悠然娇弱的身躯,犹如一头大灰狼盯着一只小白兔一般。

    “希望两位公子能够带小姐离开!”褚实眼眸瞟了瞟铁君义和拓跋衍所在的车厢,心中苦涩的呐呢。

    “做梦!”褚悠然眼中寒芒一闪,玉手一握,一柄长剑便是闪现而出,要做最后的战斗了。

    ”冥顽不灵,那就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了!”陈罪一柄嗜血长枪闪现在手中,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开来。

    “等等!”

    这时,一句话都没有说的许庆阻止说道,阴沉的面色盯着褚悠然,狠辣的目光似要把褚悠然撕碎一般。

    “许庆长老有事吗?”陈罪有些不解的看着许庆。

    “我问她几个问题!”许庆眼睛盯着褚悠然说道,声音森然至极,寒气煞人。

    “褚悠然,我想问谁杀了飞儿?”许庆眼睛一眨都没有眨一下,他不想错过褚悠然面色的任何变化,他发过誓,一定要让对方生死不得。

    褚悠然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淡然的看着许庆:“是我杀了他的!”

    “哈哈哈,褚小姐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就凭你,还有你们这些个侍卫也能动弹得了飞儿。”许庆当然不相信了,那可是有着三个战宗在其中的,就凭一两个战魂领导一群虾兵蟹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信不信由你!”褚悠然平静的说道。

    见到褚悠然如此顽抗,那许庆的眼神更加的凶狠了几分,眼中闪过一抹恼火,脚步朝前一踏,便是直接出现在了前者面前,手掌挥动,一股强悍的炽热劲风,带着压迫气息,直接封锁褚悠然而去:“既然你不说,我有得是的办法让你说出来!”

    对于许庆的出手,陈罪脸上有些不悦,但是随即便散开了来,他能阻挡吗?不能。

    望着一出手便是动用全力的许庆,褚悠然脸颊随即浮现一抹苍白,旋即银牙一咬,也是一击轰出。

    “嘭!”

    双掌接触,弥漫而出的劲风顿时将四周的人震得急忙后退,而褚悠然的娇躯也是犹如断线的风筝般,蹬蹬的急迫了十几步方才稳住,一丝鲜血从嘴角滑落,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这老狗忒无耻了!”拓跋衍说了一句便闪出了车厢,来到褚悠然身边,以防止许庆再次攻击而来。

    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子啊车厢之中,本来想要打过措手不及,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许庆老狗竟然如此无耻。

    看着拓跋衍如此,铁君义也是一闪身便来到了众人前面,有些漠视的看着堵在前面的人群。

    “你们是谁?”看着两人的出现,陈罪也是一惊,因为他竟然无法看清楚两人的实力,而且那个被着大刀的青年竟然给他浓郁的威胁,这让他产生了后退的想法了,眼前这两人应该是大势力之人,不可招惹的存在。

    “我们是谁和你没有关系,只是今天你们都得死!”拓跋衍霸道的说道,强烈的煞气释放了出来。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我真不知道你的勇气来自什么地方?”陈罪似打击的说道,两方的实力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许飞是不是死在你们的手中?”许庆冷眼的看着铁君义和拓跋衍,寒声的问道,如果真的是褚家商队杀了许飞,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两人。

    “哦,你说的那个怂蛋吗?不是我,是他!”拓跋衍果断的啊铁君义个卖了。

    “嗯!”铁君义十分的配合。点了一下头,看样子像是谦虚一般。

    “噌!”

    许庆双眼顿时一片煞红,杀气死死的环绕着铁君义:“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一柄大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来得好,血狼,那战宗七重的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他跑了,拓跋,剩余的两就交给你了,至于其他人,悠然姑娘,就由你们对付了!”铁君义一边分工,一边跃身迎接来敌。

    “狂妄!”被许庆相邀而来的人一声怒吼,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个战宗高手竟然被一个战魂人物如此看低。

    拓跋衍眼神闪耀着兴奋的神色:“交给我吧!”

    “小心”褚悠然相要唤铁君义,可是却是不知道铁君义的名字。

    陈罪则是有些害怕了,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是那只幽狼的猎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