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危机来临
    不一会儿,褚悠然迈着轻快的步子,进入了两人所在的车厢。

    “不知两位公子邀悠然来有什么事?”褚悠然的眼睛看向铁君义,因为她问过是他邀她来的。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情况,他刚才告诉我他发现了一些事情,问我要不要告诉你,你问他吧,他应该说得更清楚!”铁君义吧褚悠然的目光赶向了拓跋衍。

    拓跋衍又是羞涩的挠了挠头:“这个我刚才发现了一个人,当他看到商队的时候,便急速后退而去,我想这应该是一个接应的人,现在看见商队完好无缺,恐怕是去搬救兵去了!”

    褚悠然心中顿时一惊,这可是一个坏消息,如果真的如拓跋衍所言,那么等待他们的则是一场血腥的杀戮。

    “可以肯定吗?”褚悠然希望这是假的,因为现在他们想要撤离是不肯能的了,后面等待他们的是万林涯,如果分散逃跑,那绝对没有任何的优势,因为这是他们的主战场,追踪人,那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这里是贼窟的圣地呢。

    “嗯,我可以肯定,应该是这样的!”拓跋衍这一次表现的感觉上是十分的不错,可是铁君义还是从侧旁看见他的手肘微微抖动。

    “呼!”褚悠然喘出一口浊气,脸色略显苍白,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位公子,你们帮主悠然的够多了,来日若能相遇,悠然必当厚报,现在的事情已经和两位公子无关了,两位公子不需趟这趟浑水了,两位公子可以自行的离去了!”十分的诚恳,她不希望两人因此而葬送他们的性命。

    拓跋衍能干吗?当然不能,但是此时的他脸色也然有些紫红了,看样子又是嘴不利索了。

    铁君义当然也不会离开,就凭褚悠然在危机时刻的表现,这趟浑水必须得搅动,而且以陈罪的行为,已经激起了铁君义的杀心,现在如若相遇,当然不能放过。

    但是当铁君义看到拓跋衍那紫红色的脸时,又无语了,心中无奈的叹气。

    “哦,这个,好吧!”铁君义认真的说道,好像真的要站起身来离开了。

    什么?拓跋衍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想到铁君义会如此作为,但是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铁君义绝对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令人不屑的行为。

    褚悠然则是想得通,那可是战宗七重巅峰的人物,而且相信事情也绝对没有那么的简单,肯定还有然协助,比如说陈家,这是个必死之局。

    “哦,那个,拓跋,我是个路痴,一会你带路啊!”铁君义呵呵说道。

    拓跋衍顿时就眉开眼笑了,他就知道这丫的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哎,别说了,我就是那种地图都会走歪了,先前就是这样和你相遇的了!”

    铁君义把视线转向褚悠然:“悠然小姐,看来这还得麻烦你们了,我们可不在想在这鬼森林中游荡了!”

    “对,褚姑娘,这真的麻烦你们了!”拓跋衍笑呵呵的附和道,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是十分满意的。

    路痴?这已经出了万林涯了,直坦坦的大路,直通旭阳城了,哪里还有什么会迷路的说法,褚悠然猛翻白眼,但是听见铁君义如此说,心里喜滋滋的。

    “多谢两位公子!”褚悠然对着铁君义和拓跋衍生深深的鞠了一躬。

    “褚小姐不必如此!”铁君义可不喜欢这样,如若不是车厢地方有些局限,他早就闪到一边了。

    “对,对,对!”拓跋衍插言。

    .......

    “黑三,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伏狸他们回来了!”在楼阁大门之前,一个全身略显绿暗色的人神色有些焦急的欲要冲入大门,但是却被挡住了。

    “快.....快让我......我进去,出大事了!”黑三话语断断续续的说道,样子有些狼狈。

    一听黑三的话,守在大门的整个人神情一凝,而且看到黑三你焦急的神色,知道事情有变了,而且很糟糕。

    “黑三,你回来了,是不是伏狸等人回来了?”楼阁之中,五人正高兴的交谈着什么,但是却被黑三的进入给打断了,本来陈罪是很不高兴的,但是一看进来的人士黑三,所有的怒火也消失了。

    “首领,我没有看见伏堂主,但是却是看见褚家的商队回来了!”黑三有些颤抖的说道,他可是知道陈罪的脾气,一不小心惹火了他,他会让你死不瞑目。

    什么?不只是陈罪了,在场的其他四人也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三个战宗,竟然无一人回来,难道褚家这一次有高手相随,能够让三个战宗无法逃离,那应该有战宗五重的实力。

    “那他们有没有押着什么犯人之类的呢?”许庆脸色有些阴沉的问道,他可是很清楚谁跟着去了,那可是他的儿子啊,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他的儿子可能已经死了。

    黑三略微的回忆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说道:“没有!”

    “你在想想?仔细的回忆一下。”许庆心中还有着一丝的期待,但是黑三的肯定完全打破了他的希望。

    “没有,除了几辆车厢之外,在没有其他仕么可疑的了!”黑三再次肯定的说道。

    “嚓!”

    森冷的杀意从许庆的身上释放出来,欲要冻结整个楼阁一般,一滴似血非血的眼泪从他有些苍老的眼眸之中滑落,心中阴狠狠的说道:“飞儿,你放心,爹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不管是谁,爹都把他送下来陪你的,你放心!”

    “许庆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罪被许庆的变化吓了跳,此时的黑三犹如在冰窖中一样,动弹不了丝毫。

    “我儿子许飞跟着一起去了!”许庆沉重的说了一句,也说出了事情的原委,话里的意思是我的孩子可能牺牲了。

    陈罪不知怎么的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复杂了,而且一丝淡淡的危险萦绕在他的心中,但是现在他无法退出来了,许家可是旭阳城数一数二的势力,又攀上了天羽宗这棵大树,已经不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了,其二,自己手下的第一战将也没有回来,必须得讨过说法,他倒要看看是何许人物。

    “走吧,让我们去见一见到底是何许人物在帮助褚家的人!”陈罪战起身来,他的两个结拜兄弟也随之站了起来,至于许庆吗?儿子可能已经没有辛存了,心中早已迫不及待了。

    其实陈罪有如此的决定完全是因为有着一丝的底气,以他们现在的五个战宗,而且他自己是战宗巅峰,一只脚进入战皇的实力,就算是遇见一般的战皇也能有一战之力,如果叫他一个人去的话,那绝对不会去,如果真的是一个战皇高手,想要逃离,那真的有些困难,他不会冒着险。

    数百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万林涯开拔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