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阴谋出现,陈罪现身
    又是连续几天的赶路,众人终于出了万林贼窟,所有然包括褚悠然都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万林贼窟是他们这一路上最为难过的一关了,现在这一关已经过了,那么剩下的也不用害怕了。

    “还有两天的路程,我们就可以到达旭阳城了,那个,你怎么去斗战学院啊!”拓跋衍问着铁君义,没有办法不知道铁君义的名字,只能是喂,那个等等之类的。

    “你呢?”铁君义反问,这丫的不知道他的名字看样子是誓不罢休啊。

    “你猜猜看!”拓跋衍对着铁君义神秘的一笑。

    “无聊!”铁君义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这猜个屁啊,然后直接靠着车厢睡觉,懒得理他。

    在万林谷另外一处,这里有着简单的一间楼阁,这里面坐着几个人,一人坐在龙头,四人两两左右排座,好像是在商量着什么似的。

    在这个楼房周围,上百个侍卫里三层外三层的环绕,最低的都是战将七重的高手,战魂的气息也不下十股,就是一只苍蝇也都别想进去,看样子这里面的人在商量着重要的事情啊。

    楼阁中坐拥着五个人,年纪各不相同,但是最大的也不过六十多岁,此时五个人的表情各不相同,都在思索着一个严重的问题一样。

    “陈团长,他们都已经去了七八天了,按理说应该早就到了,可是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啊,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说话的是一个左排的一个有些阴翳的中年汉子,看似只有三十多岁,实则此人的年纪已经不下于五十岁了,可是他的实力不容小觑,和许齐一样,战宗三重,此时他的一双眼睛看向首位之人,相比此人就是所谓的陈团长了,已经是贼匪之首:陈罪。

    “许庆长老莫要惊慌,应该不可能,许齐长老和许成长老都是战宗以上的高手,再加上伏狸这个战宗一重,就算是战宗四重的人,也能轻易的逃脱,在说了,这次褚悠然那贱人好像并没有携带战宗以上的侍卫,伏狸可是森林中的娇娇者,对付区区一个黄毛丫头,绝对是手到擒来,应该是褚家商队时间上出现了差池,来晚了!“陈罪微微笑说道,他可不相信三个战宗还不能拿住一个黄毛丫头,但是一想到那个旭阳城的第一美人,陈罪眼里就掩饰不了他淫邪的目光。

    “我绝对陈团长说得有道理,许老哥,你就安心吧!”在这许庆的左手边,和许庆并排的人也笑呵呵的说道,此人是许齐的一个朋友,是许家的客卿长老,拥有战宗二重的实力,显然他也不相信能出什么意外,三个战宗在旭阳城都可以横着走了,况且是在万林之谷这个血腥之地了。

    做最右排的两人始终没有说话,这两人是陈罪的结拜兄弟,一个是他的军事,例外一个则是他的一个堂主,都拥有战宗一重的实力。

    褚悠然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抓自己的人竟然有如此多的战宗,而且还有陈罪这个半步战皇高手

    “为什么我总感觉到一些不安,难道事情还没有结束?”褚悠然坐在车厢里,眉头上闪过一丝忧虑,好像有什么事情随时要发生一般,这种感觉可不是什么好感觉啊。

    “轰隆隆!”

    此时一记晴天霹雷划过虚空,震得众人头皮发麻,那一串串雷鸣音符,似悲鸣,似哭泣

    “小姐,你怎么了,今天一天都没有出来?”在褚悠然车厢之外,褚实看褚悠然一天都没有出来,有些放心不下,就走过来问道。

    “呼!”褚悠然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淡淡的说道:“褚实,我没事,只是感觉很不好,好像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小姐,我们都已经出了万林涯了,应该不会再有谁敢打我们的注意了,小姐完全不用担心!”褚想都不想的说道,这可是褚家的商队,褚家在旭阳城可是一等一的大家族,谁敢招惹。

    “褚实,虽然如此,但是还是小心为上,你告诉卫队们都警惕一点!”褚悠然还是坚持自己的感觉,对着褚实吩咐道。

    “好的,小姐!”

    “哎,朋友,你说现在还会有危险吗?”。拓跋衍看着靠在车窗上老神自在的铁君义,眉头有些拧紧的说道,看其样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了。

    铁君义睁开眼睛,看着拓跋衍,一丝精芒一闪而末,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你说呢?”

    就在几分钟前铁君义发现,在他们前方,一个黑影一闪而末,这绝对不是过路的,其中必然有情况。

    “哦,我忘了,对于你来说应该早就发现了,不知道这一次的对手是谁?希望能让我痛快的站上一场!”拓跋衍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战意如山迸发。

    “这一次绝对不简单,从那三个战宗打头阵就可以知道了,这一次可能那个所谓的陈罪也要出现了吧!”铁君义肯定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凝重,如果不出绝招的话,想要战胜这陈罪,那是很悬很悬。

    本来铁君义想一开始就把那个远去的人宰了,但是他很清楚,这没有任何的作用,因为谋事者肯定在后方等待他们的到来,哦,不,应该是等待伏狸等人凯旋而归。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褚小姐他们?”拓跋衍一提到褚悠然,思想就混乱了,有妙计都没有了。

    “这个不管我的事,要去你去说吧!”铁君义把这个皮球扔给了他,只是这丫的让铁君义失望了。

    “我不知道!”拓跋衍回答得很干脆,铁君义不得不翘上大拇指,不得不佩服。

    “好吧,你赢了,还是告诉他们吧!”铁君义点头说道。

    铁君义说完后便闭上眼睛,开始假寐了,只是拓跋衍还是没有任何的行动,无奈的睁开眼,看着拓跋衍。

    “去啊!”

    拓跋衍有些愣神,手指倒向自己:“我去?”

    铁君义真想靠上几十句,无言了。

    铁君义站起身来,打开了车门,对着褚家的一个侍卫说道:“这位大哥,麻烦你通知褚小姐一声,有些情况要和她商量!”

    这个侍卫对着铁君义半躬身说道:“好的,请稍等!”十分的恭敬,现在的铁君义在他们眼中就是无敌的存在,也是嗜血一般的存在,只要铁君义有要求,而且他们能够做到,绝对没有任何的推辞。

    “拓跋,我能做到的就是这些了,把你发现的告诉褚小姐!”铁君义对着这个羞涩的拓跋衍说道。

    “啊?”拓跋衍好像还没有准备好一样,挠了挠头发:“该怎么说?”

    “呼!”铁君义呼出了一口气,真想一拳头轰在这丫的鼻子上:“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