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羞涩的拓跋衍
    拓跋衍上了车厢,看见铁君义闭着眼睛坐在座位上,没有打扰他,独自到另外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时间就这样的沉寂着,一个也没有说话,好像要这样的沉寂下去一样。

    “你还好吧!”拓跋衍虽然不知道铁君义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知道铁君义心中绝对有一块至伤,一块一触碰就会变身血神的伤痛。

    “我没事,只是想到往事有些心痛而已,放心吧!”铁君义睁开有些落寞的眼睛,露出一丝悲凉之色,隐隐的还有一丝的血芒,铁君义的心还未平静,嗜血还未消散。

    “哦!”拓跋衍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谁心中没有一块这样的土地,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算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

    铁君义继续眠目,车厢再一次沉寂,有得只是车轮子旋动的摩擦声响。

    过了一会儿,铁君义两人的车厢来了一位客人

    “请问两位公子,我可以进来吗?”褚悠然如黄莺般的声音传进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的耳朵。

    铁君义继续眠目,好像一切都不关心似的,只是拓跋衍这家伙不凑气,一句话都没有说,铁君义不得不张嘴了:“褚小姐请进!”

    而此时的拓跋衍又是有些不自然,好像小姑娘似的,铁君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粗狂的男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车厢很大,可以容纳四五个人,褚悠然进来,依然还有很大的空间。

    “今天多谢两位侠士的出手,才使得我们褚氏商队存活了下来,悠然再次感谢!”褚悠然真心的感谢,连续想铁君义和拓跋衍鞠了两个躬。

    拓跋衍这个三锤子放不出一个屁来的,想说什么,但是却是无法说出来,十分的扭捏。

    “褚小姐不必如此,没有褚小姐的帮助,我们两个现在还在无尽的大森林里面游荡呢!再说了,那些人真的该死,就算今天没有我们,我想以褚小姐的善良之本,以会有另外贵人相助,来消灭这帮恶人!”铁君义呵呵的说道,但是他的呵呵任然有些不自然,而且还有点拒人之意。

    “不管怎么说,我等性命是两位侠士所救,以后弱用得着悠然的地方,悠然绝不会有半点推辞!”褚悠然不点不漏的说道,有几分豪气的味道。

    铁君义笑点了一下头,至于拓跋衍则是血涌脸庞。

    “还未知两位公子姓名,两位公子能否告知悠然!”褚悠然知道拓跋衍的姓氏,却是不知全名,但是她虽然在问,眼睛却是在斜瞟铁君义。

    “在下拓跋衍!”拓跋衍终于逼出了第一句话,真的有点不容易啊。

    “见过拓跋公子!”褚悠然对着拓跋衍做了一个见面礼,然后便看向铁君义,那意思是你呢,而且拓跋衍的眼睛耶看了过来,他也想知道。

    “相逢即是缘,又何许知道名字呢!”铁君义委婉的拒绝了,和褚悠然等人可以说是萍水相逢,虽然经历了一场患难,但是最终的记过也是分开,没有必要有那么多的牵连。

    “幸好你没有说,否则老子要宰了你!”拓跋衍狠狠的想道,只是他现在还是必须得承认,有可能死被宰。

    “哦!”褚悠然有些愕然,没有想打铁君义拒绝的如此的干脆,一点都没有考虑一样,而且还有一点是,自己一个大美人竟然在铁君义的眼中视若无物,这让她这个大美女倍感自己的魅力变得如此的稀薄了,被别人如此无视。

    铁君义呢歉然的一笑,反正一到旭阳城,他们就分离了,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只是铁君义想不到的是事情不是他想象那样的发展。

    “那好,我就不打扰两位了,如果两位有任何的需要,悠然一定满足两位!”褚悠然淡然的笑道,欲要转身离去。

    “嗯,如果我有需要,是不会和悠然小姐客气的,至于拓跋的话可能随时会需要!”铁君义不客气的就把拓跋衍个出卖了,而且很彻底。

    “噶!”拓跋衍被铁君义的话顿时给呆在了那里,愣了神了,而且脸色瞬间就红润了起来。

    “哦!”褚悠然听了铁君义的话,停了下来,然后把目光转向拓跋衍:“拓跋公子有事吗?只要悠然能够做到,必倾尽全力为公子办好!”

    “啊!”在褚悠然娇美的声音中,拓跋衍醒了过来,然后惊慌的说道:“没有,没有,我没事,是他胡说八道,他胡说的!”脸色一片羞红。

    褚悠然有些疑惑的看着铁君义,那意思是,这什么情况?

    铁君义本来想给拓跋衍这个大个子创造接近褚悠然的机会的,可是这个傻大个比女人还要女人,看来这个家伙只能单相思了:“这个我刚才看见拓跋脸色有点异样,以为他受伤了,可能需要照顾之类的,看样子刚才只是有点累,现在没事了!”

    现在铁君义说谎那绝对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了,耳不红气不喘,脸色平静如水,比真的还真!

    “哦!这样啊!”褚悠然当然知道拓跋衍的情况,一场跨阶之战,而且还是两个人,受点伤可以理解,她也看到当时结束时拓跋衍有些站立不稳呢,目光询问着拓跋衍。

    “我只是虚脱了而已,休息过一阵之后就好了,现在一点事都没有!”拓跋衍扬了扬手,示意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心中早就把铁君义咒了七八十遍了。

    “阿嚏!”

    铁君义理所当然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那个王八蛋咒我!”眼睛眯了一下拓跋衍,然后便开始眠目了。

    拓跋衍心中对于铁君义那个恨啊,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是王八蛋,一点都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但是他却是一点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万一子啊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儿心中留下什么,那就是罪过了!

    “那好,悠然有事,就不配两位聊天了!”褚悠然说完,直接折身走了出去,流下淡淡的清香

    “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的放过?”铁君义轻然的说道,然后继续他的假寐。

    “你现在的心情如何了?”拓跋衍先说了一句。

    “差不多了!”铁君义淡笑了一句,确实,现在铁君义的心情还真的不错。

    拓跋衍抚了抚衣袖:“来来,我们玩玩!”

    铁君义眼睛都不搭一下的说道:“这是人家的车厢,打坏了不好!”

    拓跋衍急不可耐的就要拉铁君义:“走走,我们出去!”

    “别烦我,我现在要睡觉,一边儿带着去!”铁君义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可要动手了!”

    “请便,这是别人的车厢,如果一会儿打烂了,不知道那位悠然小姐会怎么想啊!”

    “算你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