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危险解除,全歼来敌
    一切都随铁君义的这狂霸的一拳停了下来,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不转动了,无论是褚家商队还是贼匪,也不论是拓跋衍和褚悠然,此时都感觉背上凉飕飕的,背脊发凉,这是一尊活脱脱的死神,可以瞬间血满天下的血神,平时是沉睡着的,只要谁触怒了他,就是他血腥的开始。

    “好强,虽然我能做到这一步,但是要如此轻松的做到这一步绝对不可能,他到底是谁?”拓跋衍对于铁君义的身份起了很大的兴趣,到底是什么势力才培养出如此逆天的人物,就算是他,都不得不低下头颅。

    “他到底是谁,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什么如此的悲伤?如此的心痛?”褚悠然无法忘怀铁君义流露出的那种心碎一般的伤痛,那种悔恨,她决定一定要探知铁君义,要分享他所经历的伤痛。

    铁君义的这一拳对于褚家商队的人那绝对是一个跨世纪的震撼,他们为刚才的一些想法感到嗤笑,他们看见拓跋衍独战两个战宗一重,而铁君义只能在一旁看戏,隐隐的有些看不起铁君义,现在铁君义狠狠的在他们的脸上扇了一记,无声胜有声。

    血狼为死去的三人默哀:“几个无知的家伙,连尊主的逆伤都敢招呼,这样死已经算是便宜你们!”而它的爪子想玩一样在和许齐过招呢。

    “血狼,别玩了,拓跋,要帮忙吗?”铁君义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那股可以冷淡冻一切的寒意仍然没有消散。

    “是尊主!”

    铁君义的话在血狼哪里堪比圣兽之言,从来偶读不敢忤逆铁君义,就算铁君义不收拾它,可能小炎都会把它捶了爬下,而且有可能直接抹杀了它。

    “我?不用,等我一会儿,这两人还真的要一会儿的时间!”拓跋衍急忙摆手,此时他也想结束战斗了,然后好好的探讨铁君义这个家伙,这个连名字都不告诉他的家伙。

    “哦,那快点吧!”铁君义说完,折身便返回自的车厢去了,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事情了。

    褚悠然很想跟上去和铁君义谈几句,但是看到铁君义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此时还不是找他的时机,反正在他还会在这个商队,以后在说,有得是的时间。

    现在伏狸、许成、许齐哪里还有任何的心思战斗,他们现在只想逃跑,而且越快越好,他们知道那尊杀神的厉害,就算是许齐这尊战宗三重的人,接下铁君义的那一拳,就算是不死,当也绝对是受伤状态,而且可能是重伤,他伤不起啊。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小炎可是在铁君义的催促下生生抓死一个战皇的存在,而且又经过铁君义的丹药调理过,战力又已经不同日语了,对付一个战宗三重,简直就是小儿科,战力全开,不到一分钟,这个所谓的战宗三重的高手许齐就命丧在了它锋利的爪子之下,留下无尽的悔恨,同时那一刻对于许飞的恨达到了一个无比的程度,为什么要激怒那尊杀神,那个血夫。

    “想走?可惜你们已经晚了!”拓跋衍身上,一股狂霸的力量席卷,杀意肆伐,巨阙发出轻轻的鸣动。

    “震天寰宇阙—巨阙动地!”

    一柄巨阙直追逃跑的两人而去,席卷着无数的劲气,所过之处,寸草不留,这应该是至尊级的战技,只有这样的战技才有这样的威力,狂宇霸气。

    “这是至尊之势,他是谁?”褚悠然的眼睛终于转向了这个主角了,只不过好像就这样了,哎,没有办法,看来他天生就不是主角的命。

    “什么?”许成和伏狸哪里还有逃跑的心思,先把这夺命的一击扛过再说,只不过这只是开始吧了。

    “震天寰宇阙—巨阙翻海!”

    拓跋衍又是一巨阙扬下,威力更加的凶猛,气势更甚!

    “噗嗤!”

    伏狸和许成生生在这一击之下弹飞了出去,重伤!

    “饶过”

    “不要杀”

    伏狸和许成心胆俱碎,开始求饶,只不过一切都晚了!

    “结束了,震天寰宇阙—巨阙威凌!”

    巨阙落下,又是一声巨响,而伏狸、许成两人没有任何的意外,纷纷丧命,本来如果不是铁君义发威的话,两人不会败得这么的快,因为铁君义发威,而且看见许齐这个战魂三重的支柱死了,两人只想逃命,让得拓跋衍有了一点的可乘之机。

    其余的贼匪更不用说了,没有一个战魂在里面,在褚实等人的屠杀下,纷纷丧命,没有一个逃了的,这一次褚家大胜,全歼来敌。

    拓跋衍胸口不断起伏,脸色有些苍白,看样子那几式至尊战技对于他的负荷有些大了,手都有些发抖,人好像附在巨阙上似的。

    “你没有事吧!”褚悠然走了过来,轻声的问道,眼里有一抹淡淡的关心之色。

    “噌!”

    拓跋衍脸色突然蒙上一层红晕,只不过还是苍白略显得多,有些看不出来。

    “我我没没事,多谢谢关心!”拓跋衍舌头打结,目光闪烁不定,哪有刚才拿霸气绝伦的气势。

    “哦!”褚悠然有些难以接受,这还是刚才那个霸气无边的人吗?怎么像个小女生一般啊。

    只不过这在褚实这等人眼中就不一样了,他看出了点头绪了,原来这个大个子喜欢我们家的小姐啊,嘴裂开了淡淡的裂缝,他是在为小姐高兴,这少年绝对是一个天才妖孽,而且家势也绝对不简单,这样的人能配得上小姐,小姐有一个好的归属,他心安!

    “呼!”拓跋衍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他!”说着,摇摇晃晃的就向着铁君义所在的车厢走来。

    “哎,那个拓跋兄,他叫什么名字啊?”褚悠然听见铁君义叫过拓跋衍的名字,但是却是不知道铁君义的名字呢。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他都告诉我,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拓跋衍说完后就直接转身走了。

    真是一个怪人,褚悠然心中呐呢了一句,然后便看向褚实等人,现在大战结束,得主持一下商队。

    “褚实,清点一下人数,看看那些受伤的卫队,以及牺牲掉的卫队,安抚之事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然后整理一下,我们得离开了,这个地方并不安全!”褚悠然轻声吩咐道。

    “好的,小姐,交给我吧!”这样的事情做的已经不是一会吧了,褚实有些悲伤的说道,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亲眼看到了几个卫队死在了贼匪的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