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六十一章 触怒铁君义,死
    血狼的变化顿时引起了双方人的目光了,一方欢喜,一方忧。

    血狼的这一下变化对于褚家的人来说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鼓舞,本来士气低落的褚家卫队,此时士气高涨庞飞,为了活下去,一个个都握紧了手中的战器要拼到最后一刻。

    许飞没有想打铁君义竟然还有这样一只魔兽,而且是六级初级的魔兽,这绝对是堪比战宗三重的人了,那么现在他们这一方局势就不妙了,铁君义的战力现在没有一个人清楚,一点气息都没有流露出,万一是一个无敌战魂之人,那么他们真的就不妙了,只不过只是不妙而已,别忘记他们还多了一个战宗呢。

    伏狸和许成两人也被惊动了,许成想到不想的就要回来,可是拓跋衍准吗?

    “成为我的猎物也想走,想多了吧!”拓跋衍生生的一巨阙就把许成荡飞了出去,以一战二,不落丝毫下风,一代天才少年果然霸气十足。

    血狼双爪猛扑而去,目标正是那个剩下的战魂三重的人,锋利的爪子直指咽喉之处,不战就死。

    许飞身体山向一旁:“齐叔,小心一些!”

    “嗯,你也是,他们也不简单!”许齐拖着血狼便到了另外一处。

    “吼!”

    褚家卫队心中狂吼了一声,身体中的热血被激发了出来,一脸崇拜的看着拓跋衍,这一记鼓舞盖过了所有的一切。

    但是相对于褚家这一方面的欢喜,许飞及在场的贼匪就不是那么的好过了,这些个贼匪看似嚣张无限,气势他们骨子里依然是害怕胆小的,他们只能欺负一下弱小的,若遇到大势力之人,一般都是远避而唯恐得罪,触怒这些人背后的势力,随便来一个,一巴掌就可以带走所有人,当然除非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只不过这样的几率可以说是很少。

    “我就不信你的秘法能够一直持续下去!”许飞他不相信拓跋衍有如此强悍的战力,之所以这么强完全是因为秘法的缘故,只要秘法的时间一过,那么就是他灭亡的那一刻。

    而且此时许飞还很担心铁君义呢,他怕铁君义的战力也如拓跋衍的那个恐怖,那么他的结果绝对是不敢想象的,就算他身边还有两个战魂的侍卫,而且一个是战魂五重。

    只不过铁君义根本没有出后的意思,就像看戏一样的看着,而且还带有津津有味的样子,这在许飞心中甚喜,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在他心中略有怀疑,难道铁君义的战力很弱,所以才这样的,心中有一些蠢蠢欲动,只不过为了更加安全一点,还是等拓跋衍败了再说。

    幸好他没有如此做,那么他的悲剧就来临得太早了。

    “该我们了,给我杀!”

    褚实等人早就逼了一大口气了,此时不释放更待何时,一个向着贼匪狂杀而去。

    随即,大战起。

    而此时的褚悠然没有注意拓跋衍,也没有注意血狼的战斗,而是那眼睛放在了铁君义的身上,铁君义的淡定让她起了兴趣。

    铁君义就无辜了,他已经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所有的光芒都加持在了拓跋衍的身上。

    他真的很想对褚悠然说:“大小姐,你的目光应该在那里,不在我这儿!”

    只不过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否则拓跋就精彩了。

    这时,不知道是老天要和许飞开玩笑,还是拓跋衍故意的为之,让得许飞嚣张的一塌糊涂,说错了话,刺醒了沉睡的杀神。

    “砰!”

    拓跋衍一个连招不小心,被伏狸和许成两人生生的轰飞出去,硕大的身躯在摧毁了两颗正待成长的树干,滑落入草丛之中,狼狈的无法形容。

    正在斩战斗的褚实等人被这一幕给吓着了,心中涌起淡淡的凉意,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哈哈哈!”许飞张狂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无敌呢,现在秘法一过,你们就是待宰的羔羊!”狠辣的目光直直的扫着铁君义和褚悠然。

    铁君义倒是没有完全的担心,因为他已经知道这只是拓跋衍的一次疏忽而已,受得都是皮外伤,别忘记这丫的可是炼体高手,这点撞击对于他来说只是小意思罢了。

    褚悠然心中倒是一凉,但是看着铁君义依然没有任何的担心,依然淡定如初,这让她心中无法判断了。

    “我还以为有多么的嚣张,原来也不过如此,放心你们下去不会孤独的,你们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都会送下去陪你们的,特别是你,竟然敢动志飞少爷,我会把你的家人生生折磨致死,女的呢,要把她送去妓院,天天欢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还有你老母!”许飞此时的信心已经膨胀到而来一个顶点了,那嗜血的话语噼里啪啦如下雨一般接连不断。

    只不过就是因为他的这些话,让一个杀神苏醒过来,接下里等待他的将是一场血腥的屠戮。

    “嘶!”

    在铁君义身边的褚悠然感受到自己快要被冻僵硬了,身体中的血液好像子啊慢慢的凝固,慢慢的把目光再一次看向铁君义,那是无尽的悲凉,以及痛苦从铁君义的眼中流露出,她不知怎么很想哭。

    家人是铁君义一生的逆鳞,谁触碰,那就不死不休,而且最重要的是竟然提到了他母亲,沈芸的死对于铁君义来说是永恒的伤,那是铁君义心中无法掩埋的痛苦,永远都有一天伤痕在那里。

    “嘶!”

    许飞感受是最为深刻的一个,瞬间他的脸色就苍白起来,那一种压力让他动都无法动一分,那种刺骨的杀气透进了他的灵魂,让他感觉到自己即将魂魄消灭。

    “你惹怒我了,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送送你!”铁君义轻声笑道,那种笑让人是那么的寒冷,让人是那么的嗜血,这不是笑,这是死神的镰刀。

    铁君义右手作了一个诡异的痕迹,金黄色的光芒若隐若现,看着是那么的祥和,是那么的舒坦,平和的铁拳。

    无意识之中,这几天被他揣摩的力旋也慢慢的加入了其中,气息略显得更祥和了。

    许飞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铁君义说过要他死,说明铁君义这绝对不是用来表演的,他虽然年过二十五了,但是依然拥有战魂一重的实力,战力也是不可小觑的,一层元力护罩慢慢的将他的身体圈了起来,而且他身边的两个侍卫也是如此,当蓝的元力覆盖在战器上,要和铁君义对碰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哥们,你没有事吧?”拓跋衍有些囫囵的爬了起来,气息一点都不凌乱,根本没有受伤,只不过当他看到铁君义的拳头时,一股让他都不淡定的破坏力欲要喷发而出。

    铁君义没有理会拓跋衍,眼睛冷漠的盯着许飞等人:“一切都是无用的!”

    许成感受到铁君义这一拳的气息是在是诡异至极,于是想要飞身回来,抵挡铁君义这一击平和的拳头,只是拓跋衍挡住了去路:“打了我就这样走了,有点不好哦!”

    ‘哦’字一落,巨阙便奋力的招呼而去,力量更强。

    力动,元力动,铁拳!

    铁君义的拳头昭然轰出,强烈的劲头扑朔许飞而去,一切都是那么的摧古拉朽,在许飞三人的惊恐中,粉碎了一切的阻碍。

    “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伴随追无数屑尘传出,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树干,此时已然被清理得一干二净了,三人的身影影消失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三人的身影一般,有得只是淡淡的血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