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血狼,虐死他
    而褚家的人则是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把巨阙,因为这太熟悉了,这不是那个收留的两人中的一个的战器吗?而且两个人的战器几乎都是巨型战器,一个比一个嚣张。

    出手的自然是拓跋衍,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从车厢了走了出来,拓跋衍一手吸过插在地上的战器巨阙,一脸战意的看着两个人,两个战宗一重的高手。

    “两位这是什么意思?”许飞现在是这里的头,这也是一个有见识的人,看出两人的不凡,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一个战王如此轻松就杀了,而且还是一个战王四重的人,就算是现在的他,拥有战魂三重的实力,但是想要杀一个战王四重的人,绝对没有这么的轻松。

    “就是有些看不惯而已,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拓跋衍嘻哈,把巨阙抗在了肩膀之上。

    朋友,这是我们许家和褚家的事情,卖我们许家一个面子如何,请不要插手!”

    “哦,你们许家的面子很值钱吗?”。拓跋衍嗤笑,区区一个小城的许家,没有听说过。

    “呼!”许飞呼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怒气,他知道这两人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色,背后的力量一定惊人,如果触怒了他们恐怕就是十个许家都会烟消云散。

    “是,我们许家不怎么样,但是朋友应该听说过天羽宗吧,我们许家是天羽宗的附属实力!”许飞有些自豪的说道,看其样子做一只狗还那么荣耀。

    拓跋衍皱着眉头,他应该是很少在大陆少走动,很多实力当然不知道,转身看着铁君义:“天羽宗是谁啊?很厉害吗?”。

    铁君义呢此时则是有些苦笑,没有想到又和天羽宗扯上关系了,好像天羽宗和他真的有仇一般,听着拓跋衍的问话,铁君义点了点头:“嗯,好像是有些厉害,但是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只是曾经宰了一个佳作羽什么的,好像什么飞的,因为那个时候那家伙太嚣张了,所以我说四人没有必要知道名字来着就把他给杀了!”

    铁君义说得十分的轻松,一点都不在意,但是在所有人的耳中却是如一道惊雷闪过,就连褚悠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铁君义了,天羽宗那可是庞然大物,拥有战尊的无敌势力,每一个弟子都是宝贝一般的存在,竟然说宰了,你当是猪啊,就算是猪不是你家的也得陪钱啊!

    “羽志飞!”褚悠然提醒了一句,但是心中却是希望铁君义不要说是,因为这个羽志飞资质算上等吧,在天羽宗虽然不是绝世天才,但是待遇却是比绝世天才还要好,因为他有个战尊爷爷,对他特别的疼爱,一般人惹不起啊。

    只是呢铁君义没有如她所愿,恍然大悟的说道:“嗯,对,就是那个家伙!”

    “哎!”褚悠然心中叹了一口气。

    “什么,你就是那个杀了志飞少爷的人,好,很好,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跑,都得死,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们,还有你们褚家,都得死,竟然和天羽宗的敌人一窝,褚家就等着在旭阳陈灭族吧!”此时的许飞神情激昂的说道,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如一颗闪亮的星星冉冉升起了。

    这是个抱大腿的时候啊,天羽宗在他们面前即是天一般的存在,其实他们许家在天羽宗可有可无,根本说不上话,他们呢只是背上这样一个名号,我也是右后台的人而已。

    现在竟然让天羽宗追击的敌人送上们来了,这绝对是鲤鱼跃龙门的机会,真正的帮上天羽宗,许家称霸旭阳城绝对没有任何的阻碍,即是有阻碍也不成阻碍了。

    “你就那么的自信?”拓跋衍反问了一句。

    “难道你以为你们还能逃得出去?”许飞反问,在他看来铁君义两人顶多也就是战魂而已,绝不可能是战宗,而他这一方可是拥有三个战宗高手,还有两个战魂,绝对的优势,绝对的碾压,只是这只是他一厢情愿吧了。

    此时的褚家之人的脸上有几许悲色,而且其中的一些人看向铁君义有些敌意,他们死了无所谓,但是现在他们好心带领的人却是得罪了天羽宗,害得他们褚家跟着灭族,这让他们对铁君义产生了怨恨。

    铁君义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有些苦笑,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发生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救下众人再说了。

    “抱歉,褚小姐,没有想到会给你们带来如此的麻烦!”

    “公子不别介怀,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没有今天,可能将来也会有!”褚悠然看得非常清楚,按今天的情形,恐怕他们也不会放过褚家吧!

    “你们唠叨玩了吗?完了的话可以上路了!”许飞此时已经迫不及待了:“给我上,那个背大刀的给我留下,他可是我们的至宝。”

    “许公子,我们有好处吗?”。这时伏狸有些要抬杠了,这可是和天羽宗这等超然的势力挂钩的机会,能错过吗?

    “放心,少不了,你我两家都成为天羽宗的核心附属势力绝对没有问题!”许飞当然知道这人打得什么注意了,但是他不希望这时发生以为,打满票的说道。

    “痛快!”伏狸就喜欢这一句话了。

    “真能唠叨,还讨上价码了,你们两个一起来!”拓跋衍巨阙指着伏狸以及许飞身边的一个人。

    嚣张,真的嚣张的无法无天的存在了,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像两个战宗高手挑衅,这绝对是要送死的节奏。

    “许成,既然他这样,就去陪他玩玩吧!”许飞看着拓跋衍这样送死,那就成全他吧。

    “是,少爷!”许成声音有些沙哑,而且很低沉。

    很好!拓跋衍低沉了一句,然后跃身例外一处,比较快场,好施展,伏狸和许成尾随而去。

    “血狼,该你了,虐死他!”铁君义对着脚边的幽狼说了一句。

    “是,尊主!”血狼说完,直接变身成巨狼战形,扬天便是一鸣,六级魔兽的气势气贯洪宇,但是它只是露出六级初期的气息,铁君义说过要它虐死吗?血狼的目光直指场中唯一的一个战宗三重的人,意思是走吧,我们比划比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