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淫贼陈罪,危险到来
    前方是两座高耸人云的林峰,也就是他们所说的万林涯了,隐隐的可以为问见一丝血腥的气味在空中徘徊。

    褚家商队沿着林道缓缓驶入万林涯,将近上百脸色冷肃的护卫严密保护,一道道警惕的目光,不断的在周围扫过,手掌,也是紧紧的握着背后战器,时刻准备进入战斗之中。

    这里是虽然是万林之谷的边缘之处,但是行人几乎没有,特别是这个所谓的万林涯,更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如果不是大型的商团,单人的话,恐怕除了艺高胆大之辈能行走此处,其余之人闻之都会胆寒。

    颠簸的车厢之内,铁君义背靠着窗,目光望向外面那些脸色凝重的褚家护卫,完全都是紧张的气息,没有任何轻松气氛张扬其中,甚至于连个玩笑都没有。

    “不知道这里的这个贼子有多强,还真的想会一会!”拓跋衍眼里一阵火热,这个好战的战斗狂燃烧起来了。

    看着拓跋衍这样的情况,铁君义摇了摇头,然后盘膝在车内坐下,闭目养神,而拓跋衍今天进入另外一个心情,也没有和铁君义畅谈了

    车俩的颠簸,大约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左右,终于是猛然间噶然停止,而在这一刻,车厢之内的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个从假寐状态苏醒过来,陡然睁开了双眼,目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能够清晰的看到在车队前方不远处,一座颇为险峻的山峰,此山峰拔地而起,峰上树木横生,如果不是因为咋石壁上是无法长出树木来,恐怕都以为是一颗参天大树了,这绝对是一个极佳的藏身之地。

    在车辆停止之时,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对视了一眼,特别是拓跋衍,眼中多了一丝的凝重,三个战宗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了,他最多能应付两只,那里面第三只谁来应付呢?当然只有铁君义了。

    “那个第三个战宗就交给它吧!”铁君义好像看穿了拓跋衍的心里,指着血狼说道。

    我怎么久没有想到了,他此时才想起他被这只狼给虐过呢,有它在,三个战宗能翻起什么浪来。

    “大家小心,进入到了万林涯的中部了,这里是最为凶险的地带,要万分小心,刀削,你带人走前方,看看沿途是否有陷阱之内的在路上。所有人都准备好,千万不可放松丝毫。”在两人悄声的低下应对时,车辆之外,突然响起褚实的严厉喝声。

    “是!”

    褚实喝声落下,带起一片应喝声,这里是他们这一趟最为难过的难关了。

    “走!”

    褚实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旋即手一挥,沉声道。

    在褚实的吩咐下,车队,再度启动,然后缓缓的行进那绿色怪物的口中

    “我知道两位不是普通人,两位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我这里有一事需要两位帮忙!”这一路来,褚实都在观望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虽然一开始他真的不想两人在车队之中,但是慢慢的发现两人真的如小姐所说的那样,不简单。

    “嗯,褚大哥请说!”铁君义对于褚实这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如果遇上贼窟之人的话,我想请两位带上小姐快速的逃离,安全的把小姐送到旭阳城!”褚实眼里流露出真诚的光芒,看样子这一次是真的有困难了。

    “不是一般拿一些过路费就可以的了吗?”。铁君义疑声,落山为贼,他们的目标一般都是钱财,一般不会要人性命,除非是生死之仇的那种。

    哎,褚发出一句幽幽的叹息声,苦涩的笑了笑:“如果是平时的话倒还可以,但是现在不行?”

    嗯?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对视了一眼:“为什么啊?”

    “在这万林有有三个贼窟,其中以陈罪的贼窟实力最为强大,而且陈罪的实力也是强悍无比,达到了战宗七重巅峰,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战皇了,实力强悍至极!”

    “嗯是挺不错的!”铁君义点头,只不过真的不错而已,这样阶段的他宰过一些,而且大部分是比他强的。

    “那他今天会不会来啊?”这是拓跋衍所关心的问题,如果来的话,那真的有问题了。

    褚实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知道,因为陈罪这个人十分的胆小,知道很多人在捉拿他,一般不会现身,而且很少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这样啊!”拓跋衍此时心中也是有些不平静了。

    铁君义强悍的魂力再一次覆盖而去,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他敢肯定周围一百里之内,没有强劲的敌人。

    “但是也应该求的是财吧!”拓跋衍有说道,如果真的是这家伙来的话,可能真的只有破财免灾了。

    “哎,如果是陈罪的贼窟的话,真的有点难过了,因为陈罪是一个十分淫恶之人,抓了无数的少女,被他生生的弄死的不知多少?”褚实无奈的苦笑。

    铁君义眼神一寒,这样的人该死,如果今天在这里的话,那么就是他的死期。

    “该杀!”拓跋衍冷声,眼里杀气绽放。

    褚实的话两人都听进去了,无疑现在褚悠然小姐在车队,如果真的是陈罪的话,以褚悠然的容貌,是不会放过褚悠然小姐的。

    “放心吧,会没有事的!”拓跋衍严肃的说道,看样子他要出底牌了。

    铁君义也是笑了笑,这事他是管定了,而且可能要血染了。

    褚实则是以为两人答应了他的要求:“多谢两位了!”说完后便向着车队前方行去了。

    “朋友,你怎么看?”拓跋衍对着铁君义说道,他想知道此人是否在此处。

    铁君义笑了笑:“此人应该不在此处,我没有发现任何可以之处,别说话了,来了!”

    “嘭!”

    在车队的前方,树木灌丛,犹如隔断了的稻草,纷纷倒扑在了道路上,阻挡了车队的去路

    “妈的”

    望着这样的情况,傻子都知道麻烦来了,而且这和以往的不同,这完全是要把他们留在这里的征兆啊,褚实心头顿时一沉,这完全是堵死了他们所有的去路啊,而且选择的地方绝对是死角,这里两边都是岩石峭壁,根本无法从两边逃走,往回撤无疑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在路道被堵间,周围的丛林中传来阵阵的悉悉索索声音,以及脚步声,数百人纷纷踊跃而出,然后对车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看情形是要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褚人等人一眼便认出来者是谁了,林涯贼窟,而且是陈罪的贼团,心更是凉了一大半,局势危险了。

    “桀桀,等你们很久了,居然来得这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