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拓跋衍的春天
    “那好吧,你们就随我们商队一起出万林之谷吧!”褚悠然说完后,就走向自己的车厢,褚实急忙跟了上去。

    “小姐,这恐怕不合适,这两人来路不明,唯恐是他人安插来我们商队之中的!”褚实的说法是不无道理的,这样的事迹可谓是随处发生,而且每一次都是血流成河的存在。

    褚悠然看了一眼褚实:“放心吧,这两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人,而且我有预感,两人绝对是我们的贵人!”

    “好吧,一切都听小姐的吩咐!”褚实看着小姐的样子,显然是要两人留在队伍之中了,无论他怎么说结果恐怕都是一样。

    时间又过了一刻钟,褚山回来了,眼睛疑惑的看了一下铁君义和拓跋衍,然后便向着褚实走了过去。

    “怎么样?褚山,有什么发现没有?”褚实询问。

    “怪,这怎么说?”褚实不知怎么的心头有种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难道是与他们有关,警惕的看了一样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所在的地方。

    “就是太安静了,连鸟叫声都没有,这十分的奇怪!”

    “看来情况有变,得赶紧启程,早点回到旭阳城较好!”褚实说完,就赶向褚悠然的车厢,现在做主的是她,得有她的命令。

    褚实简略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褚悠然皱眉,但是同意了褚实走的方案,本来是还要在休息一下的,现在事情可能有变了。

    铁君义和拓跋衍两人被安排在了靠近中间的一俩车上,毕竟要发生事情的话是他们的和两人没有关系,就凭这一点,这褚家做人还真的不错。

    而此时进入到车厢,拓跋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让铁君义有些诧异了,这丫的这几天和他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话八哥,一天到晚迪迪不休吵得他烦不胜烦,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遭。

    于是,铁君义便出声询问道:“哎,拓跋,你怎么了?怎么看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啊,哦,朋友,你绝得那个褚悠然如何?”拓跋衍很认真的说道,一脸的严肃。

    啥米?铁君义一脸震惊的看着拓跋衍,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啊。这家伙一见钟情了,怪不得这家伙今天一见到褚悠然那一脸的反常,原来是美人已然走进了他心中了。

    “嗯,挺不错的,是个绝色佳人!”铁君义一脸淡笑的看着,意味十足啊。

    拓跋衍看着铁君义的目光,有些不敢和他对视,也许是心虚的缘故,脸上慢慢的堆上了一层红色了:“看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

    “拓跋,一见钟情了,没事的,人之常情吗?再说了,褚悠然人长得那么漂亮,也不错的吗?加油,哥挺你!”铁君义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啥?”拓跋衍脸上更加的羞涩了,如果换个场景的话,恐怕会认为两人在搞基,半推半就。

    行车了半个小时左右,拓跋衍没少被铁君义所调诳,而就在此时,铁君义嘴角挂上一丝弧度,然后看着拓跋衍。

    “哎,拓跋,一会儿你英雄的机会来了!”铁君义的话十分诡异,让得拓跋衍有些摸不着头脑。

    拓跋衍憨憨的笑了一下:“啥意思啊?”

    “他们的敌人应该在前面,一会儿你就有出手的机会,那么机会就来了,好好把握!”铁君义稍微的解释了一下,他以为拓跋衍应该差不多感应到了,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前方有人存在,就在刚才看见了褚家的商队之后便离开了,这应该是个探路的,重头之人应该在后面。

    拓跋衍沉默了,并不是不采纳铁君义的建议,他之所以沉默完全是因为铁君义,虽然这家伙看起来外表马马虎虎、粗心大意,可是这绝对看错了,其实他心细如尘,铁君义这是第二次在他面前展现灵魂之力的强悍,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内心处绝对是泛起了海浪,因为在第一次的时候铁君义发现了人,但是他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察觉,在他们狂奔了一段路程后他才隐约的察觉到褚悠然等人的存在,他就暗暗那自己的魂力和铁君义相比较,发现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在年轻一辈之中绝无仅有的存在,就算是那些个天才的炼药师亦是如此。

    “哎,拓跋,你又怎么了?”看见拓跋衍大半天都没有说话,铁君义疑声问道。

    “我?我没事,我在考虑一会儿该怎么出手!”拓跋衍胡乱的扯了一个谎。

    “哦!别犹豫了,马上你的武大戏就要开始了,放心我绝对不会抢你的风头的。”铁君义信誓旦旦的说道。

    拓跋衍有些无语,但是随即一想,这褚悠然可是一个绝世佳人,难道铁君义不动心:“哎,兄台,褚小姐可是一个美人,难道你不动心,放心我们两个现在是朋友,公平竞争,如果褚小姐在意谁,另外一方便退出!”

    “我?算了吧!”铁君义眼里闪过一丝温柔,脑海中闪过几人的身影,在心中暗暗的说了一句:“好想你们,你们还好吗?”。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已经有了,她谁啊?”拓跋衍笑问,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很欠揍啊。

    “没你的事,你的事情就是马上展现你英雄的一面,如何讨好美人欢心!”铁君义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丫的还想取笑他来着,真是欠揍。

    “哎别说了,我感觉我的希望很渺小啊!”拓跋衍一副心事重重的说道,有些落寞。

    “靠,不会吧!你长得还是可以的啊,蛮可爱的!”铁君义摸着下巴说道,调戏的气味十足。

    “滚!”拓跋衍没好气的说道,随即眼神一凝,看向前方,有情况了。

    铁君义轻声笑了笑,但是眼中却是有着一丝的严肃,因为他感应到战宗的气息了,这个有些难搞,主要不是因为拓跋衍对付不了,而是有三个战宗,一个战宗三重,两个战宗一重,以拓跋衍现在战魂五重的实力对付两个战宗一重还能够应付,但是如果加上一个战宗三重的话有些问题了,而他是不会出手的,但是当看到血狼时,一切事情都不是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