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万林之谷,拓跋衍
    万林之谷,这个天然之林的峡谷,有着死亡之称的亡者峡谷,迎来了一位迷途少年,这少年一席白衫,一柄巨刀,带着一只眼里闪着血红之芒的幽狼,一脸迷茫的看着这无穷无尽的森林,一股淡淡的无奈从眼中滑落。

    此人正是铁君义,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什么地方,他只是知道自己已经敢路达一个月之久了,离斗战学院招收人只有一个多月了,他得快点出这个鬼地方,否则就坏了。

    “尊主,这样有用吗?”。血狼有些无奈的说道,它不知道抓了多少只了,反正绝对不少了,抓得烦了。

    铁君义轻微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都,但是这是我们目前最为有效的途径之一了!”除了找这些魔兽问道,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

    “嚓嚓!”

    一点极为细小的声音传入了铁君义的脑海中,嘴角顿时掀起一丝弧度,一个人了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中了:“血狼不用,有人了,走,我们过去!”

    “是,尊主!”血狼应了一声,尾随铁君义而去

    此时在,几里之外,一个身材魁梧,样子似憨厚,似忠实,那一身狰狞的肌肉如同铁汁浇凝而出一般,雄浑有力,一双精湛的眼睛中时不时的露出一阵阵无奈的神色,看样子好像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了一样,一柄巨阙的大小堪比铁君义的战天斜肩而下,看来又是一般重型战器。

    “这里到底是哪儿了,该怎么出去啊!”苦涩的叹息声从他宽大的嘴中呐出。

    原来这人和铁君义一样,迷路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什么地方了。

    “嗯,有人靠近,好快的速度!”这壮汉明亮的眼睛之中,一丝精芒一闪而末。

    “发现我了,看来此人绝对不简单!”铁君义感知到了此人只是战魂四重的实力,但是能在这么远的距离感知到他的存在,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巨阙!

    铁君义第一样见到的是这人身上背着的那一柄堪比自己战天的战巨阙,他几乎以为只有他的刀是那么的厚重宽大了,没有想到今天遇见一个战器能和他相比的人。

    大刀!

    壮汉看见的亦是铁君义背上的那一柄大刀,因为那病大刀隐隐之间超过了他身上的这柄巨阙,隐隐之间比他的这把战器更重,一丝战意从他的眼中释放出来。

    “战意,我喜欢,从他的身形来看,此人必然是一个修身之人,身体的力量应该强悍到了一个超强的境界,让我看看是他的身体厉害,还是我的天罡战体无敌!”铁君义眼里亦是迸发一丝战意回凝。

    壮汉那**的手臂之上,一根根犹如铁精拧成的肌肉鼓起,硕大的拳头攥紧,一股强有的力场迸发。

    铁君义此时已然忘记了他是要问路来着的,淡淡的金黄芒在拳头上略显,他已经准备好了。

    至于血狼则是一旁带着,虽然这个壮汉很强,但是如果铁君义战力全开的话,一定是不够看的,而且现在他们好像是知己一般,都只是在乎力量上的诧异一样。

    风起,人动!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展开他们惊人的速度,只是这壮汉的速度相比铁君义来说,差了一点。

    “砰!”

    两个拳头的对碰,犹如是两个巨锤对敲发出一阵轰鸣的声响,一阵力场的波域荡漾而出。

    铁君义的眉头顿时皱起,一股诡异的旋力通过手臂旋入身体之中,十分的坚强,想要麻痹于他,但是铁君义现在的身体是何等之强,这股力量在他身体穿梭一段后便枯竭了。

    但是相比铁君义的皱眉,这壮汉就是震惊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打的不是拳头,而是一座山峰,厚重无比,他是知道自己的这一拳的,这是他家族的一种力量战技,他在这一拳中加了一些进去,但是眼前这人竟然只是皱了一下眉头,没有任何的事情,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现在已经麻痹了。然而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眼前这白衣少年用的是肉体的力量,单单的力量就堪比他了,而且好像还没有出全力一样,这是什么人,修炼的又是什么功法,如此恐怖。

    铁君义却是没有出全力,如果出全力的话,这人绝对飞了出去,虽然不至于重伤他,但是却是能够让他的手臂在一两刻钟无法动弹。

    “痛快,真他娘的痛快!”壮汉大声狂笑,虽然只是一击拳头的对碰,但是他也然他感觉子酣战了一场:“在下拓跋衍,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名字就算了,倒是有个事情想你打听!”铁君义不是不想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而是他怕麻烦,现在这个地方离西澜不远,万一那些好事者把他的事迹牵扯到这里,他可不想天天被打搅。

    “啊”虽然不知道铁君义会如此,但是想来应该是有什么隐患吧,“什么事啊?别告诉我你也是迷路了!”

    铁君义楞了一下,真想说知己啊,“看来我们两个遇到的问题是一样了!”

    “哦,靠,有那么巧,知己啊,一起上路如何?”拓跋衍略作邀请。

    同时天涯迷路人啊,好吧一起吧!

    “朋友的肉身之强,在年轻一辈之中,是拓某生平觐见,不知朋友师出何门!”拓跋衍对于铁君义修炼的功法很感兴趣,子啊这个大路上,出了他的家族,实在是想不到那个势力的炼体之法强悍到如此的境界。

    “没有师门,教我的是一个畏缩的老头!”铁君义淡然的说道,一点都不在意。

    “阿嚏”混沌战域中,铁皇睡得好不好的,一个喷嚏就醒了过来:“肯定是那个小王八蛋在骂我,咦,是这个家族的人啊,嗯,年级轻轻能到这里还不错,只是和这小子相比,还差了一些火候,继续睡觉!”铁皇呢完到头便睡了。

    “哦!”看着铁君义实在的面孔,他说的不是托词,但是他是在想不出有这样一号的老头有如此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