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净化残魂,苏醒
    在紫庞飞死掉之后,颜华等人让自己的部下帮助铁家之人完成铁君义的吩咐,铁家在皇都直接买下了一栋酒楼,作为此时他们落脚的地方。

    整个酒楼进入特级防备状态,神话佣兵团及天命铁卫等吧整个酒楼里三层外三层围成一个铁桶,可以说连只苍蝇都难飞进去,而且十多个战皇都进入紧急防备状态。

    时间转眼即逝,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铁君义依然昏迷着.......

    在混沌战域之中,铁君义身影虚浮在无尽的虚空之中,而在下方,却是有一个灵魂有些苍老的灵魂体,此时眼睛阴狠狠的盯着铁君义,但是却是没有任何其他的意图流露出。

    这正是被铁君义囚禁在此的魔族灵魂,每时每刻都在想如何离开这里,看见铁君义重伤,以为有机会了,但是他绝望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动一分,只要上去把铁君义给销毁,那么他就可以逃走了,但是十多天的观望,已经让他的意志消沉得一干二净了。

    “嗯?........”铁君义扭动了一下身躯,缓缓的坐了起来,好像还那么的疲倦一般。

    “小子,你醒来了,我以为你就这样下去了!”铁皇的身影在铁君义一苏醒就就来到了他的身边,以来就没有好话。

    铁君义看了一样铁皇:“我说老头一来你就这样,有必要吗?我昏睡了今天了?”

    “这个不多,才十多天,你这次竟然没有用灵魂分身击,有进步吗?”铁皇对于铁君义没有用灵魂分身击这一绝世第一的无上战技,感到十分的欣慰。

    铁君义白了一眼铁皇,缓缓的说道:“不是我不用,而是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想要我的身体,用了最后都是我的,所以我只有死死的撑着了,而且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敢用!”

    铁皇疑惑了,这分身击对于灵魂来说绝对是一大克星,他竟然说不敢用,这对于敢尝试生死之险的铁君义有点不符合,咂了咂嘴:“小子,这应该不是你的性子啊,你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呀!你一会害怕?”

    铁君义翻了一下白眼:“这可是战帝啊,不是战皇,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而且这家伙可是夺舍别人的身躯的,万一被他发现什么,逃脱了,受罪的可是我呢!”

    “不错,有前途,有前途,观察的很准,只不过你用了也无所谓,他的魂力本源都快要消散完了,而且因为夺舍的人太多代了,早就快要挂掉了!”铁皇瞟了瞟现在刚醒来的魔魂,批了批嘴。

    “哦,我真的担心我这压低的底牌对于还无用呢!只不过我还是仍得住的,否则这么好得东西真的就浪费了!”铁君义看着这魔族灵魂,犹如绝世色魔看见绝世美女一般,那红红的眼神看得这残魂发抖。

    铁皇抹了抹虚幻的胡子:“嗯,不错,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你自己流着吧,渡给其他人!”

    “你不会不行了吧?”铁君义很怀疑的目光看着铁皇。

    不行?这个字眼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不行了,意外之话就是肾虚呢。

    “小子,想吵架是不?”

    “哎哟喂,我好害怕哦!”

    “皮痒了是吧,欠揍是吧!”

    .......

    正当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第三者插入了进来,残魂说话了:“你们到底是谁?”

    “铁家呢,还能是谁啊!”铁君义嬉笑,现在危险解除,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铁家有过这样的神奇的功法,炼成这样的一个无敌之域!”这残魂眼睛露出回忆的神色,努力思索着什么。

    “哦,这个,以你的资格没有到,不能知道!你还不配知道,懂吗?”铁皇一边插嘴说道,什么叫扇脸,就是这样的,有必要强调两遍吗?

    铁君义对于铁皇的一些话一般都是点头的,不会和其唱反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哦,我也想知道你是谁?”

    “我叫魔逆,你怎么知道我是夺舍重生的?或者是他告诉你的?”这个叫做魔逆的人说道,反正现在都落在了铁君义的手中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铁君义:“没有,我猜的!”

    魔逆:“猜得?”

    铁君义:“当然,你不知道你露出了那么多的疑点吗?”

    魔逆:“说说看!”

    铁君义看做他呵呵的笑了两声,然后才正经的说道:“第一,你口误,说出了‘本帝’两个字;第二,你太嚣张了;第三,你太不爱护自己的身体了;第四,我不是花姑娘,你的眼神太炙热了,受不起;等等一切,可以表明你是夺舍重生,而且也看上了我的身体,而我又有办法对付你,所以你你现在可以走了,安心的去吧!”眼神一凝,看了一眼虚空,“净化!”两字一出,这个叫做魔逆的残魂便消失殆尽。

    “老头,我先出去了!”铁君义对着铁皇说了一句,便消失在混沌战域之中了。

    “这小子......”铁皇摇了摇头,随即也消失不见。

    .......

    此时在铁君义的酒楼之中,铁战等人一个个来回走个不停,都是十五天了,铁君义还没有醒来,这让他们心里着实不踏实,这是铁家的魂。

    现在的小炎早已恢复了理智了,不在阻拦铁家人接近铁君义了,但是它每一分都守护在铁君义的身边,谁敢有任何一点儿的异常,等待他的将是它无情杀戮。

    “呜呜!”当铁君义第一眼睁开眼时,小炎就感觉到了,可爱的头颅在铁君义的脸颊上蹙了蹙,显得十分的兴奋。

    在酒楼之中的铁氏众人听到小炎的声音,脸上都露出欣喜之色,现在这中情况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炎如此的兴奋,肯定是铁君义醒来了。

    果然看着铁君义坐了起来,一个个兴奋的围了过去。

    “义儿,你总算醒了!”铁战握着铁君义的手,眼里一片泪蒙。

    “小三,见到冥王的女儿没有,漂不漂亮啊?不会你在下面要生小孩了吧!”铁峰闪着一对桃花眼看着铁君义。

    这话一出,所有的气氛都被搅和得一干二净,所有人都心头一阵火冒,一个个看着铁峰都只有一个字: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