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欢迎来到混沌战域
    生死一刻!

    铁君义脸上露出喜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差一点就赶不上了,幸好幸好!”

    天罡战甲!

    心中一声轻喝,铁君义的战甲又再一次的出现覆盖在了身上。

    可是战甲只能挡住战皇三重左右的攻击,现在的黑衣人虽然受伤,但还是毕竟不是他的身躯,他可以随便的挥霍,无所顾忌,虽然此刻的一爪不济战皇七重之威,但是就算战皇五重的高手在此爪之下,恐怕也是非死即伤,而且是重伤。

    “嘭!!”

    铁君义身上的战甲犹如纸糊的一般,被黝黑的冥爪一碰就碎,幽冥之爪狠狠的深入了铁君义的身体。

    “噗嗤!”

    在倒退的铁君义重伤加重,一口口鲜血直洒而出。

    只是此刻的铁君义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感觉到这雄浑的一爪还有后劲,但是在最后便消失不见了,这是留了手,否则他自己的伤绝对不只是这样。

    “该我了,哈哈!”此时黑衣人心中狂喜,眼睛一滞,身体随机冷了下来。

    “哈哈!中计了,神皇又可以大补了,算了,这只笨熊也可以送他上路了!”

    “嗯,我们得去做事情了,不要让神皇失望!”

    “嗯!”

    .......

    “吼!”地熊此时已经完全被颜华虐成真真的狗熊了,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颜华没有留任何的余手,直接拧断了它硕大的脖颈。

    “吼!”小炎一朵强烈的烈火,携万均气势碾压黑衣人而去。

    没有任何的意外,强劲的烈火直接在黑衣人的身上焚烧起来,猖狂一塌糊涂的黑衣人,魔族的无敌高手就这样被焚烧,这让在场的人无法相信,这前后对比差距太大了一点吧!

    “死了,这魔族的高手竟然死了,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这人也已经到了极限了,但是凭他那猖狂的语气并没有啊!”

    “难说,也许真的是被神话给重伤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做出来给我们看得,然后在想脱身之法,你们呢应该记得屠皇老爷子可是把那只战皇七重巅峰的魔兽给生生的揍成了狗熊!这魔族高手应该以为自己还有一只七级后期的魔兽,可以逃脱,但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嗯,有可能!毕竟神话的两大绝招是在是太过恐怖了!”

    “不错,不错,要是能和神话混就好了!”

    “就你算了吧,长得丑不说你,但是你那点实力,给神话提鞋都不配!”

    .......

    黑衣人的灵魂一头蹿进铁君义的身躯中,但是遗憾的是他来到的不是铁君义的泥丸宫,而是一处虚无的世界,而且在这个世界之中还有一道虚影在等待他。

    “欢迎来到混沌世界!”铁皇笑眯眯的看着进来的黑衣人。

    此刻的黑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而且对面那个笑眯眯的老者身上竟然蕴含着一股浩瀚的威压,这样的威压犹如他在传承的时候,远古魔族大能的浩威。

    “你是谁?我身在何处?”毕竟曾经是战帝的绝世强者,心态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冷声问道,脸上露出杀意,死死的盯着铁皇。

    “啧啧....啧啧....”铁皇像是看小丑一般的看着这魔族灵魂,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是,两根本不在同一级别,而且现在这魔族灵魂可是在屋檐底下,低头都不起作用。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小家伙,就你那点能耐,还想凶我,要是你们魔族的殇来的话倒有点资本,就你吗?不是我说你,就是站着给你打,你都没有资本!”

    这魔灵魂一听铁皇提到殇,眼神一惊,他是魔族之人,而殇可是魔族先人,魔族的大能,天魔之体,无敌的至强者,在宇宙中可是威名赫赫的存在,但是在此刻竟然在一个灵魂嘴中款款到出,是那么的随意,难道他们是同一时期的人。

    “你是什么人?竟然知道我们先辈殇祖?”

    “你知道殇,看样子以前你的等级应该不低,天魔体是你们魔族的至尊,以你的成就应该是玄魔吧!”铁皇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可是他的话吓到了,这可是魔族内部的事情,而且是那么的详细,有些虚幻的身影后退了两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们魔族的事情知道得那么的清楚!”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们是敌人就行了,而且现在的你已经无处可逃了,而......”铁皇还想要说什么时,铁君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神秘客,一会儿再和你聊,欢迎到我的世界之中,好好的等待吧,至于我我们,很简单是你们魔族的克星,专杀魔族之人!”铁君义的身影在虚空出现了一下,然后便又消失不见,铁君义之所以来是唯恐出现意外。

    “我已经欢迎过了,真是!”铁皇不爽的说道。

    “我十分好客总行了吧,这样的客人我们要热烈欢迎!”铁君义的身影虽然消失,但是话声倒是传了进来。

    “哦,这道是!”铁皇应了一声,然后消失不见。

    看见铁君义和铁皇都不在了,魔族灵魂便想要迈步寻找出口,只是他连迈步已经成为了奢望......

    .......

    此时颜华已然醒来,但是所有发生的一起犹如做梦一般,而且现在他还骑在地熊身上,手还捏在地熊的头颈之处。

    “嗯,怎么就死了?”颜华一声问道。

    可是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纷纷看向他,这什么意思啊,日,这逼装得实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厉害,屠皇,真心不错,厉害!”丹药会和佣兵团及炼器阁的战皇一个个竖起了大拇指,你直接说这熊不禁打,我们也菜得不得了就行了是,何必要这样的打击我们呢。

    “小华子,你不是生病了吧!”颜武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看着颜华那疑惑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

    “生什么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颜华追问。

    “你真的不知道?”颜武等人纷纷看向颜华,想要看出一点儿的端倪,只是让他们失望了。颜华还是一个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哎,义儿呢?”这是铁战的一声让他们惊醒,此刻才想起他们身在何方,战事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