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这就是神话
    “哼,就凭这点就想要伤害我吗?无知!”

    黑衣人身上爆涌出携带黑色能量的幽蓝元力,把全身裹装了起来,整个人是那么的鬼魅妖异。

    “噌啦!!”

    小炎锋利的巨爪狠狠的击撞在这幽蓝护盾之上,两者在半空相撞,惊雷般的沉闷声响顿时响彻,旋即涟漪般的劲气迅速扩散而出,而在那劲气扩散下,连空间都是微微的有些抖动。

    但是却是犹如击打在钢铁之上一般,没有在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战皇毕竟是战皇。

    铁君义和小炎的身体一击不成便纷纷撤离,亦可以说是被黑衣人震退了开来。

    “速度不错,恐怕就是战宗七重巅峰的高手也不过如此,了不得,真的了不得!”黑衣人的目光又扫过一旁的小炎:“你的身上蕴含有一股特别强烈的火焰气息,不是一般的火焰,应该属于天火级别,对我我们有一些克制,你的战力也是不错,竟然能发挥战皇三重的战力,很好,很好!”

    黑衣人头不断的点着,好像对于铁君义和小炎的表象是十分的称赞,十分的满意,这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评价一样。

    “是吗?好吧,现在开胃菜过来,接招吧!”

    铁君义右手一探,金黄光芒在他的手中浮现,一般般莲花如春笋般,不断在铁君义的手中成型,一圈一圈的淡黄光芒四散而去。

    黑衣人脸上的戏谑之色瞬然褪去,此时的黑衣人看见这样的状况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黑色能量的爆发得相对又要多了一些了,因为他从这里面感受到了浓浓的狂暴,要说威胁的话倒是没有,毕竟他可是战皇七重巅峰的高手。

    以前铁君义使用这战技时,最多只有九瓣至十瓣莲花瓣,现在却是三十多瓣了,一朵盛开的莲花展现了出来。而在以前的时候,区区点莲花之印就可以和战宗相抗衡,现在威力绝对不只是翻倍。

    “小子,你真的让我很惊讶啊,你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妖孽天才,我看过以前有过叫焚天大帝的战技和你这个有些类同,我想你应该得到过这个大帝的战技,焚天帝王印!”

    铁君义脸静如水的看着这个黑衣人:“没有想到你知道的是那么的多,不错,我是看过一本叫做焚天帝王印的战技!”

    “哈哈哈,那么说那张图也在你这里了,很好,焚天帝心炎是我的了!”黑衣人脸上狰狞之色更加的浓郁了,兴奋之色也是更加的猖獗,那股贪婪几乎要融化了眼球了。

    “接招吧!虚天帝王印,杀!”铁君义一手莲花扔向这还在淫欲贪婪之中的黑衣人,然后急忙转身踏入例外一处。

    战天早左手,一袭金芒刀芒闪现,右手之上,黄金光芒四射。

    但是细看之下,隐隐的发现在两者之上都含有淡淡的火焰,好像是灼烧了起来一样。

    “区区一朵莲花而已,能耐我何?”黑衣人右手往身前一挡,幽蓝元力形成了一只犹如鹰抓形状的巨手,狠狠的向着铁君义扔来的莲花印记捏拿而却,欲要捏碎这东西。

    “至尊下级战技:幽冥魂爪!”

    至尊级的战技相对于西澜的人来说已经超乎了概念了,而且加上又是战皇七重高手发挥,威力颠覆了许多人的认知范围了。

    “这是什么战技好强,好强!”

    “果然不愧是战皇七重的绝世高手!神话有难了。”

    “难说,神话也不是吃素的!”

    .......

    此刻的袁韵晨已经沦为了看客了,被她爷爷紧紧的拉在了那里,而且还有一位老人在她的身边保护着她,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起,而且也看清楚了和铁君义之间的差距,她现在最多就是和战宗二重高手战成平手,而战皇仍然是她仰望的存在,相差甚远。

    “哎.....”袁天罡嘴角露出无奈的苦涩,看着如此耀眼的孙女婿竟然被自家孙女拒之门外而且还差点让铁家丧门,两家的关系已经降到了零点,最后袁韵晨宣战铁君义时他都没有阻止什么,他也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个兄弟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在他身旁周围的人都知道他这一声苦涩是怎么回事,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不心疼啊?

    “嘶啦!!”

    幽冥之爪紧紧的握住了莲花印记,发出无比刺耳的声响。

    “爆!”铁君义吐露出一个字,但是也知道这也仅仅是抵挡幽冥之爪而做的努力。

    “轰隆隆!!”

    莲花火焰碎裂,但是却是又困在了巨爪之下,最后消灭殆尽,而能看见的就只是那巨爪淡幻了许多。

    只是这只是开始,一只琉璃巨爪突兀而来,狠狠的轰然在了巨爪之上,小炎的攻击而至,巨爪和小炎的巨爪相互抵消,最后因能量的补给而烟消云散。

    “虚天之铁拳!”

    “虚天之刀斩!”

    “杀!”

    铁君义两大本命战技再次攻杀而来,此刻的黑衣人此时无法分手,他没有想到铁君义一心二用,而且是那么的纯熟,急忙在身前凝聚一块黑黝黝的巨盾,但是时间没有那么的给他去准备。

    “嘭!”

    刀芒和铁拳轰碎了巨盾,狠狠的击撞在这黑衣人的身上,但是这毕竟是战皇七重高手,防御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了的,铁君义的合战技也只是有战皇一重高手的攻击,想要重伤,那绝对是痴人做梦,黑衣人脸上只是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一丝鲜血从身上滑落。

    鲜血,这让所有人的眼球都鼓了出来,因为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可是战皇七重的绝顶高手啊,一只脚跨入战尊的无上境界的强者啊,但是现在却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观了,在一个只是战魂二重巅峰的少年,一只六级中期的魔兽之下,受伤了,而且是面对面的战斗,生死大战,流血了,这恐怕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的事情在他们的眼前发生了。

    “这怎么可能,神话只是战魂高手,而那是战皇七重的绝世强者啊!”

    “神话太妖孽了,太恐怖了!如此之大的差距,竟然都被他弥补了过来,太妖孽了!”

    “这就是神话吗?”

    ......

    好厉害,战皇高手都在你的拳下受伤,神话,你现在有多强,十大帝国之人,一个个现在都已经麻木了,他们无法想象这一切,但是却是生生的在他们眼前发生,而其中的紫庞飞脸色一片苍白,他此刻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了,惹了一个恐怖无比的天才。

    “原来我们的差距已经到达了这一步了啊!”袁韵晨想到自己先前的那些做法是多么的无知,但是随即双手有紧捏了起来:“我会超过你的,总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