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灵魂分身击的弊端
    这是一座堪比宫殿式的建筑,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宫殿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

    从远处望去,雾气沼沼,瓦窑四潲,就跟一块砖抠的一样。占地面积之广,竟有一眼望不到尽头之感。高达五丈的正门牌楼上,有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环廊阁,更显得那么的气势磅礴。

    这座占地面积超过三千亩的巨大府邸并不属于任何一座城市,在其周围,一队队黄金卫士来回巡逻着,许多的侍女来来进出。由此可见,住在这里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此时在这建筑大门之前,两道身影飘然而至,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铁君义和铁漠。

    “哎,这颜老做事有必要这样吗?”铁君义看着这么豪华的格局,就算是那些王孙贵族恐怕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二爷爷,我们进去吧!”铁君义对着一脸有些不自然的铁漠说道,这事情必须的处理,亲人能有多少。

    “嗯!”铁漠苦涩的应了一声。

    ......

    “参见神话!”一到大门之前,在场的侍卫都半跪在地,恭迎铁君义。

    铁君义着实的吓了一跳:“你们先起来,我不是皇室的人,不用这样的大礼!”

    “神话,很抱歉,这是老皇主的意思!”将卫士不卑不亢的说道。

    “又是那个老家伙,真烦!”铁君义嘀咕了一句,然后绕道走了进去。

    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向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

    看着这样的景致,就算是铁漠,心中都淡淡的发颤,这相比晓城的铁家,是多么的辉煌,就算是他所见过的皇孙之人,恐怕也只有这样的条件吧!

    “滚!”

    来到大厅之前,一声怒吼荡然而来,从暴猊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来人心中的愤怒。但是在铁君义和铁漠的耳中却是那么的无奈,特别是铁漠,心中的那一份苦涩更加的浓烈了。

    一个侍女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当看见铁君义之时,脸上那苍白之色更加的浓烈了几分了,她是知道面前这人是谁,在前不久,他的画像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身体摇摇晃晃的就要倒下,铁君义急忙扶助她:“你去忙吧!我来处理。”

    “是!”侍女低声应了一声,急忙的走了出去了。

    “我不是叫你们滚了吗?”铁君义和铁漠两人一进屋,铁展的声音再一次的震吼而来。

    “铁展,你这臭脾气一点都没有改啊!”铁君义淡然的说道,心中也是无奈,这铁展的性格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熟悉!这对于铁展来说是在熟悉不过了,他此生都不会忘记的声音,他所有的一起都是来自这个声音,身体猛然的转了过来:“是你!”

    “我要杀了你!”铁展一拳轰在了铁君义的身上,只是现在的铁君义身体是何等的强悍,这连怕灰尘都算不上。

    “拦毛病永远都改不掉!”铁君义拿开了他的手。

    “啪踏....啪踏....”

    一个身影也走了出来,这人正是铁君义的二叔,铁展之父--铁昆。

    “父亲!”铁昆来到铁漠面前,躬身的叫了一声。

    铁漠看似面无表情,但是那有些僵硬的肌肉可以看出他此时心中一点也不平静:“昆儿,现在还好好吧?”

    铁展:“我还好,父亲!”看样子相比铁展,铁昆在这里得到的东西更多,已经脱去了那份青色了,学到了很多东西了。

    “义儿,你出去,我和他们好好的聊聊!”铁漠对着铁君义。

    铁君义:“嗯,好的!”铁君义转身就走了出去,顺带关上可房门。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铁漠就打开了房门,看见铁君义在不远处的凉亭:“义儿,来吧!”

    铁君义应了一声再一次的进入这楼阁之中,此时的铁展看向铁君义的目光和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有丝丝的憎恨,但是更多的是苦涩。

    “作为一家人,我只能给你们说一声抱歉了,你们所犯下的罪过真的无法原谅,毕竟这是那是人族的大敌;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做,不能违背的,做了就要受到惩罚,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假如你有孩子的话,可以回到铁家,但是你们我不能做主了!”铁君义说完后,直接走了出去,这已经是他最大的限度了,要是换了别人,可能早就送他们去见祖宗了,毕竟那是踏上了魔族这个要毁灭人族的船,这是所有人都不容许发生的。

    铁漠眼神精光一闪,脸上绽放了开心的笑容,铁昆和铁展也是露出淡然的笑容,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已经无憾了......

    当铁君义走出房门时,混沌战域中的铁皇传来了声讯了,已经沉寂了许久的他在铁君义离开熔岩裂谷的开了第一声。

    “小子,我有事和你商量!”铁皇的声音十分的严肃,像这样的认真对于铁皇可是很少见的。

    “我大概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了!”铁君义脸上也是露出罕见的凝重。

    铁皇听了铁君义这话,脸上露出沧桑的微笑:“你小子什么时候发现的?”

    铁君义面无表情:“在晓城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灵魂本源散开了,不见了,消散了!如果我再不断的延用灵魂分身击的话,我的灵魂本源就会消失了,我的灵魂也就不再了,我也就死了!”

    铁皇:“那么你应该知道你该怎么做了吧!”

    摇了摇头,铁君义脸上露出欣然的笑意:“我在考虑如何稳固本源,凝聚本源,就如同凝虚天炎的本源一般!”

    铁皇虚幻的残躯一震,他没有想到铁君义不但发现了,而且已经开始着手防范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铁君义竟然发现得比他更早,他可是叱咤宇空的无敌强者,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残魂,但是所见所闻绝对不是铁君义所能比得了得。

    “哈哈哈,好,好,好,我铁家不灭,我铁家不亡,真不愧是我铁皇的后代!”

    “老头你脸上闪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