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西澜异动
    西澜,皇都!

    这里相比外西澜的帝都来说,相差的不是一星点儿,就简简单单的地域之境,相差的都何止是一倍。

    袁家,袁家所有人齐聚一堂,所有人的眼睛都放在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至极而且美若天仙的女子,从其情形看来,好像是吵架一般,而争吵的人正是这一老一少。

    “韵晨,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吗?这样你让我怎么对得起我的老朋友呢,让我的颜面何存!”老者那是一个怒颜,但是眼里却是还有一丝温柔,以及欣慰,看样子眼前这后代着实让他欣慰。

    如果铁君义此刻在这里的话,他一定知道此人是谁,这妙龄少女正是袁韵晨,而老者正是袁家先任主人袁天罡,也就是铁君义爷爷铁雄曾经的生死之交,而且也是那个时候,铁君义和袁韵晨的事情定了下来了。

    “是!”袁韵晨撅嘴说道,有着一股自然的美丽。

    “爷爷,你就别担心晨妹了,现在她可是战魂五重的高手,就算是战魂巅峰的他她都能站战胜,就更别说铁君义了!”这时,一个风玉少年站了出来,高傲的说道,显然没有把铁君义放在眼里。

    “现在的铁君义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在一年前,铁家的那个娃娃就能够战胜战宗这等强者,现在恐怕更加恐怖!”老者显然对于铁君义的一些遗事还是挺关注的,而且从其语气中听出一丝后悔,显然对于错失这个天才孙女婿,他心里面还是很有疙瘩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的铁雄可是战宗,铁家势力之大已经快要赶上西澜第一势力青云宗了,这可是一大外力。

    “爷爷,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败的,他有自己的底牌,我也有,越级挑战也是可以的,虽然对于身体会有些伤害,但是我相信他也是这样的”袁韵晨自信的说道,显然对于铁君义以前能越级战斗她是持怀疑态度的,那不是他的力量,是别人安在他身上的力量,因为她自己有一股这样的力量。

    其实袁韵晨之所以这样坚决的要和铁君义决斗是因为她无法忍受那些闲言闲语,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她以及袁家的笑话,她承认她是小看了铁君义,而且她现在实力暴涨,对于以前的铁君义恐怕还真的有点颤抖,毕竟她那个时候的身体支撑不住那股力量,现在吗就好说了。

    “唉,随便你吧!”袁天罡有些无力的说道。

    “只不过现在神话铁君义好像从大路上消失了一般,到处都没有他的消息,最后一次传奇是十大帝国之战,也是最后一次出现,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一个有些阴沉的中年人说道,眼睛有些泛白,是袁家的供奉,叫做厉先生,不知道真名是什么,只是这个供奉才来了一年之久而已,但是势力绝对是强悍无比的存在,战宗五重。

    “这是个问题,他和韵晨的三年之约不知道能不能出现!”袁韵晨的大哥露出思索的神色。

    “这简单,他想要不出来,由不得他,我们就逼他出来,他现在的名声可是一个好东西呢!”厉供奉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袁天罡心里面就有些不痛快了,三年前本先就是他们理亏在先,现在有这样做,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但是面对这为厉供奉,他却什么都是无力的,他现在砍砍进入战宗,但是和这人相比起来,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厉先生有何良策!”袁天罡心里不爽,但是对于别人来却是很是悦耳。

    “这很简单,我们宣战就可以了!”厉先生淡然的说道。

    宣战?其中一些人的眼睛露出疑惑的光芒,不知道其中用意是什么?

    “这.......”袁天罡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将又要把铁家突入到浪涌啊,袁韵晨到是无所谓,反正已经不是一次了,再来一次又如何呢。

    至于袁千秋一开始到现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且在他的脸上还有点青色,这不是气的,这绝对是被揍出来的,看样子没有少挨揍啊,但是他很娇傲自己有如此一个了不得的女儿,得知自己的女儿已经是战魂五重的高手时,比自己还强,所以无论她要做什么,都随她的愿。

    .......

    苍原山脉,青云宗!

    此时的青云宗已经不是往昔叱咤西澜的青云宗了,当然现在的是更强了,但是此时的青云宗已经不在是当年那个卓家的天下了,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势力了,在自己家里面,做主的是别人。

    在青云宗一座楼阁深处,青云宗老宗主卓云长的静修之地。

    此时的卓云长满脸露出苦涩的愁容,虽然他现在是战皇级别的强者了,但是他却是没有丝毫高兴的地方,本来以前根本没有在他眼里的铁家,现在却是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存在,因为铁君义,一个无上的妖孽,一个前无的超级天才,一个有着无限成长的少年。

    有着这样的少年惦记着,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种,想要睡好觉,真心难啊,最重要的是哪怕现在的他已经是战皇强者了,但是在那个少年的面前,依旧不够看啊,别人对于铁君义屠皇之事恐怕都以为是捡到了便宜,但是他却是亲耳听见过,而且那个战皇高手在提及是颤颤发抖,可想而知这铁君义是多么的恐怖了,他可才只是十多岁的孩子啊。

    这样的人以他们现在的势力躲都来不及,然而就在刚才,他接到了一个任务,就是要向铁君义宣战,把他给必出来,然后扼杀掉,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他却不得不做,按那些人的话,能把他捧起来,依然能一巴掌把他拍下去,这是**裸的威胁,但是他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威胁。

    抬起头,露出苦涩的笑容,然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外西澜帝都,许多不明高手出现,然后变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