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二七章 进入西泽,神话归来
    颜华此时的脸真的是黑得发亮,束发扬飞,都几十岁的人了,现在被化成了小孩,而且还带吃糖丸的小孩,气得身体里的内劲都快压制不住了。

    可是颜华却是没有注意一般,有在上面浇了一瓢油:“小华,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听叔的话啊,快去请丹师看一下,加重了可不好!”语气十分的温和,这绝对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爱’,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老头是不是欠揍,信不信我把你囚禁在茅坑里三十天!”颜华胸腹忽高忽低,起伏不振,一团一团的热气流从鼻孔之间迸发,真的是气煞了。

    “那个铁公子,我们继续吧!”颜华很是识时务的转移话题,好像知道有铁君义,这颜华就弹不起来。

    果然,颜华虽然十分的愤怒,可是一谈到正事,狠狠的瞪了一样颜武,就没有说话了。

    “对,对,对,继续!”铁君义快要压制不住了,从来没有看见过颜华今天这个样子!

    “下面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哦,还有就是佣兵团、丹药会以及炼器阁我想和他们交易,条件也是如此,这个的麻烦前辈们转达,我现在要去看看我的族人!”铁君义说道,眼里又继续期待,在里面可是两年多的时间了,不知道他们过得如何!

    “好,没有问题!”颜华点头,现在他是战皇六重的高手,说起话来低气那是一个十足,根本没有考虑这些势力是否会答应,能不答应吗?这可是六级丹药,外西澜可是连一个六品丹药师都没有的存在,这东西在这里那绝对是天价般的存在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和铁君义结下良缘,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啊!

    “那好,我先走了!告辞!”铁君义说着就站了起来,看起来很像回到铁家一样。

    “慢走!”颜华几人没有想到铁君义会如此心急,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哦,还有一点事情!”铁君义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堆玉瓶。

    颜华不知道铁君义咬做什么,但是知道这东西应该不错:“这是什么?”

    铁君义从其中拿出一部分,看着颜华说道:“哦,这个是我特意为颜兄等人炼制的药液,这应该能使他们的实力更上一层楼,至于其他的麻烦颜老为其他势力之人送去!”说完后就递给了颜华,然后又转身离开了。

    “这.....”几人看着铁君义离去的背影,露出淡淡的苦味,也含有激动,这可是六品炼丹师出手的,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药液能相比的。

    ......

    铁君义一阵风驰电掣来到帝都后境,挥手就劈开了一处石壁,内壁虽然看起来十分的自然,但是细感之下,能发现有着一丝能量波动传动。

    铁君义径直向着石壁走去,一触碰石壁,整个人便消失不见,铁君义再次出现便是另外一处世界,这里有着这里的法则和时间......

    “咻咻!”

    当铁君义一进入,两道身影闪跃而出,战将五重的气息释放而出,但是当看清是铁君义时,纷纷半跪在地上:

    “神主!”

    “走,去总部!”铁君义从怀中探出小炎,此时的小炎已经是一个六级中期的魔兽了,加上它是圣兽,战力值之逼战皇高手。

    “是!”两人应了一声,便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铁君义跃到小炎的背上,翅天而起,化作一道残影消失远去。

    秘境山谷,山势依旧是那么的雄伟壮丽,山峰直冲云霄,谷中绿树成荫,无数色彩斑斓的鸟儿欢快的歌唱着,但是这里已经和原来有着很大的变化了,有着淡淡的血腥气息,有着人气的韵存了。

    一座楼宇中,一断臂中年汉子倚窗而立,目光睹视着远方,眼里流露出思念之色,随即眉头皱了起来:“怎么这几天感觉好像有什么心血来潮的事情一样,眼皮也是跳过不停,难道是义儿要回来了吗?”

    “战儿,有想念那小子了!”这是一个看起来和这中年男子相貌相差无几的老爷子出现,眉间含有忧虑以及欣慰,看样子他心底也是五味杂陈。

    “父亲,我....”铁战还想说什么时,一声长啸震彻而来。

    “吼!”

    铁雄和铁战两人闻声,眼神急变,这么强的气势,恐怕就是战皇也不过如此,两人先后跃出了楼阁。

    “咻!咻!咻!.......”

    一个一个的黑衣卫士眼神冷冷的看着远方,有着视死如归的气势。

    “这是什么魔兽,气息如此雄浑!”铁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他现在是战宗高手,但是在这股气息之下,他亦然不够看。

    “难道是那种狐狸?”铁战疑惑的说道,在这了面最高的魔兽除了三只熊和血狼之外,就只要那只狐妖了。

    “气息不是那只狐妖的,我和那只狐妖打过交道,它的气息没有这么的强!”铁雄解释说道,心中希望来者不是敌人。

    幽冥三熊此时没有在驻扎地它们在里面寻找药草,这里面的魔兽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弱了,这些魔兽都是留给铁家之人来磨炼的,当听到这一声震吼时,眼里迸发兴奋之色,圣主回来了,那么尊主也回来了,三熊没有回去,而是想着远处快速的跃去,现在他们要去召集人去了,这一次可能要出去了。

    与此同时在一处幽山,一处极为隐秘的洞穴之中,一只雪白的狐妖骤然睁开了双眼,狐媚妖艳,喃喃的说道:“圣主回来了!”眼里双闪过一丝担忧。

    一点红芒出现在在众人的眼中,由远接近,越来越大,细看之下,在外层竟然有着一丝斑斓的私彩,而背上那一到傲然的身影却是没有人注意到。

    所有人精气神都凝了起来,萧瑟的气息卷动幽冷的空气旋流,荡漾起一股逆风散发出来,大战在即。

    随着光满的靠近,那道傲然的身影也被在场的人映入眼眶,铁战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眼神里迸发惊喜的神色,身体里的血也快速的流动气来。

    “战儿,是他吗?”铁雄苍老的双眸之中有着淡淡的雾朦。

    “嗯,义儿回来了!”铁战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清晰的听见了,所有人的身躯都颤抖了一下,他们当然知道铁战口中的‘义儿’是谁了,那些个黑衣侍卫更是半跪在地,他们要这样的方式迎接他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