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屠皇又回来了
    在帝都的街道上,两列身着黄金铠甲的将卫迅速的喷跑着,而早这些将卫的前面,赫然是有着屠皇之名的颜华,整个队伍犹如一条巨龙,散发着冰凉的寒气。

    不管是有势力或者平民百姓,都纷纷避让开来,这可是皇室,不可招惹的存在,都很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得皇室出动如此多的军玩卫。

    “这不是皇室号称铜墙铁壁的金甲军吗?难道发现了什么大恶之人出现帝都,也不可能啊?什么大恶之人敢在帝都来行恶啊!”

    “就是,就是,金甲军的实力可是非常强悍的,传说两个统领可是战宗高手,而十大领头可都是战魂高手啊,这可是皇室的一股力量!”

    “不对啊,怎么领头的那个老者有些眼熟呢?”

    “我也是这样的感觉.....,天,那不是....”

    “快,有大事情发生了。”

    ......

    人群之中,有几道身影快速的消失了....

    酒楼中,铁君义的脸黑了下来,心里直接想把颜华这老头狠狠的揍上一顿....

    “怎么?和我一起吃饭你侮辱了你吗?一脸的不开心,是不是我帮帮你啊!”

    看着铁君义一脸的不高兴,黑脸大汉满嘴油腻的说道,眼睛横了起来,确实有些吓人,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铁君义,是其他一个小人物,可能在他的这一副尊容之下,小心肝不一定承受得住。

    只是他的这一副尊容更加的让他陷入了深渊了,摩拳擦掌的,那意思是十分的明显了,只要铁君义敢说不好听的,可能就要要开始他的威风了,至于铁君义的实力,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铁君义实在是太年轻了,这样的人能有多少实力,顶多就是一个战将,这点本事,完全不在话下。

    “没有,哪能呢?快点吃吧,这有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吃这样豪华的了,以后可能没有机会了!”铁君义笑呵呵的说道,他已经没有动筷子了,和这样的人一起吃一个盘子里的食物真的有辱他身份。

    “我就说吗?和我....,等等,你...你什么意思?”这黑脸汉子还不算太笨,听出了铁君义话中之花了,一脸怒气的对着铁君义说道。

    “恬噪!”铁君义眼神一凝,有些冰凉:“最下来慢慢的吃吧!”

    这黑脸大汉被铁君义这一声,生生的被压了下来,脸色一片苍白,眼神里闪过惊恐,努力的吞了吞唾液:“你是谁?”刚才拿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犹如在抵地狱之中行走一般,如泰山一般的压力压抑着他,动弹不了丝毫。

    “我是谁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好好的吃吧,也好好的想想自己到底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铁君义淡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酒楼之中的人此时却是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傲慢加猖狂至极的黑脸汉子怎么变化有那么的大呢,难道被这‘神话’少年给吓住了,那真的有些扯淡了。

    “蹬蹬!”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楼上快速的漫步而下,脸上一片焦急的神色,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

    “咦,那不是酒楼的掌柜的吗?看其神色好像有大事情发生了一样!”

    “是啊!但是什么事情能够惊动他呢,他可是战魂高手啊!”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

    铁君义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颜华可是一代皇主,屠皇之名在帝都可是盛传悠远,现在屠皇到来,这酒楼掌柜的还能坐得住,那这家早就淹没早尘世之中了。

    本来那些个要跟去看热闹的食客马上变停了下来,而且也没有看热闹的心情了,那一个个寒气外冒的金甲军只看得他们发抖,皇室来人了,尼玛,这可是外西澜最大的黑帮,是不可得罪的存在,一个个老实巴交的坐在了那里,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样子。

    酒楼掌柜在颜华身后唯唯诺诺的走着,汗水不停的擦拭着,生怕前面这人一个不小心把他给灭了,心里更是骂娘:哪个王八蛋,你惹事能不能考虑一下地方,我这个酒楼经得起这样几回折腾,就算你惹事,可是能不能都到别处去,这里是帝都啊,嫌命长了吗?

    此时的黑脸汉子也是如同酒楼掌柜一般,铁君义淡笑看着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连动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知道自己今天终于踢到了一块子铁板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铁板,而且也知道了面前这人的身份了,能有如此实力,再加上如此的年轻,真真的神话铁君义。

    颜华来到二楼,直径走到铁君义所在的位置,笑嘻嘻的看着他,样子十分的贱。

    “有意思吗?”铁君义泛着白眼说道。很是无语。

    “帮你高调一回,这一次的时间有点长啊!”颜华笑呵呵的坐了下来,有些惆怅的说道,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哎,别说了,这一次还真差点挂了,走吧,该是你回复实力的时候了!”铁君义说完后直接不管颜华,站起身便走了,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黑脸大汉:“看看这家伙所做过的亏心事,过格了的话就剁了吧!”说完话反手一招,一块元石出现在了桌子上。

    “嗯,这样的人还真的该管一管了!”颜华淡淡的应了一声,快步跟上了铁君义的脚步,眼神甚是激动,他等这一天已经有些时日了。

    酒楼掌柜震惊的看着这一切,这年轻人是谁?竟然让炎颜皇主如此对待,但是当看到那病大刀以及那一身白衫时,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了,真正的神话铁君义,真人,不是假的。

    黑脸汉子被两个金甲军带走了,而下一刻,一个白衣大刀的青年急忙跑来坐在这里,也就是铁君义所在的位置,感受一下神话所坐的位置。

    “靠,这是你能做的位置吗?快给我起来!”酒楼掌柜把元石收了起来,一只手吧坐在位置上的白衣青年给拧了起来,然后叫小二拿来纸笔:神话专做,一百金币。

    草,酒楼顿时乱了起来....

    铁君义和演化直接回到皇宫,径直来到了练功房,为了回西澜的把握大一点,治好颜华是首要的条件。

    一进入房间,颜华就眼神炙热的看着铁君义,哈喇子直接不客气的流了出来,看着铁君义就如看绝世美女一般。

    铁君义被颜华吓了一大跳,急忙远离这个有些不良的老头:“颜老头,你丫的眼神别那么暧昧,我瘆的慌!”一脸的恶寒。

    “滚粗!!”绕是依颜华的修养,都忍不住的爆了一口,你才暧昧呢!我是那种人吗?

    铁君义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点了点头,而颜华的脸更是黑了一层!

    “给!”

    铁君义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玉瓶,扔给了颜华,里面有他所需要的东西:冰莲破劫丹。

    颜华接过玉瓶,正要说什么,然而铁君义却是打断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气势按说下来我还欠了你们一个人情呢,我的族人我相信你们有过怀疑的!”

    虽然听见铁君义如此说,但是颜华很是清楚他们还是赚了,虽然西泽沼地是一块宝地,但是里面最重要的是他们家的战器,其余的都是次要的,而且还有上次铁君义屠杀的那个战皇六重的魔族强者,这可是救了帝都数十万人啊!

    “嗯,西泽沼地!”

    “嗯,现在归我了!”

    “我可以说不吗?”

    “别扯那么多,免费帮你护法,我铁君义为你护法,那是你的荣耀!”

    颜华黑着脸进入另外一件密室......

    一天过后,一股强横的气势从里面狂卷而出,门窗被这气势穿过,纷纷的脱落而下....

    “战皇六重,看来这老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修炼吧!”铁君义淡淡的说道,身上一层淡淡的紫芒覆盖着他,扫来的气势纷纷消失殆尽,眉间露出淡淡的欢喜,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哈哈!我屠皇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