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真假神话共一桌
    本来以他的速度早就可以赶到的了,但是他为了炼制丹药,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了,这次回来可不是那么的简单了,他要准备回西澜了,那可是一场大战斗。

    举步在众人凌乱的眼神之中踏入了帝都,这个神话假扮的很成功,这是所有人的想法,太像了,可以说是假扮得出神入化,当然了,有那么几个和他相仿服饰的人嘴唇蠕动着,那意思是在说:又是一个假冒我的傻叉。

    哎,铁君义甚是无奈啊,然后摇了摇头,进入了帝都,径直走向一家酒楼,他还久没有吃过一顿真正的饭食了,吃野味吃了好些时日了,虽然他做的相比这些个大酒楼来说,要好无数倍,但是这里有人气,永远都没有办法相比的。

    而铁君义一进入,首先注意到的是几个和他一模一样服饰的人,不用猜他此时都知道了是社么情况了,而铁君义的装扮显然也在这些人的眼中,而且都是十分熟悉的装饰了,这段时间以来吗,这样的服饰可谓是一波高过一波。

    铁君义在众人有些异样的目光之中走进酒楼,然后顺着楼梯来到了二楼,在第二层楼依然是有那么几个白衣大刀的食客,铁君义选择了一处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几个特色菜,是该好好的大吃一顿了。

    皇宫深处,颜华卧榻之前,一道黑影闪现而出,半跪在那里....

    “何事?”颜华有些冷漠的声音响起。

    “皇主,神话在帝都出现,现在在一家酒楼之中!”

    “呼!”颜华赫然站立了起来,笑颜扑满了整个脸颊,大步走了出去。

    “集合侍卫,我们走!”颜华脸上露出几许阴险的笑意,心中乐呵呵说道:“这回,我让你高调一回!”。

    “是!”

    .......

    当铁君义的饭菜上桌的时候,一个胡子大叔的白衣大刀出现了,这是一个中年版神话,而且还是黑脸的,铁君义看着甚是无语,他有这么的老了吗?而且这人的实力还真的不弱,战王六重。

    铁君义此时真的差点喷了,他很想说:这不符合剧情啊,大叔,你能不能把你的胡子个弄点在打扮一下可否,我没有这么的老,我真的很年轻的,而且我一点都不黑。

    “妈的,又是几个傻叉扮演本神话,真是的,区区战将也扮演我我铁君义,有辱我铁血神话的名声!”黑脸的胡子大叔一进入就牢骚,战王六重的气势砰发,有些想要说话的人此时赶忙闭紧自己的嘴,这不是他们能招惹的人。

    这是**裸的威胁啊,在这这酒楼之中最厉害的就是战将了,当然除了铁君义啊,他不能算,其他人被这战王的气势一扫,不是真的都是真的了,就算知道是假的也不敢放半个屁了。

    铁君义听了这黑脸胡子大叔的话,那一脸的精彩啊,嘴唇使劲的抿了抿,不然自己喷出了,这丫的真是一个极品到无敌的人物啊,佩服佩服!说得那是一个“正气十足”,脸不红,气不喘,这功夫已经高深到了一定的境界了,这脸皮怪不得是黑色的,恐怕也应该经过特殊的训练过的,才有这样的境界。

    咧开有些恶心的大嘴,得意的笑了笑,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如果谁敢和他过不去,得请在一边交流交流了。

    可是此时问题来了,这二楼没有座位了,一代“神话”可不能这样的走下楼去,这太丢人了.....

    黑脸胡子脸上有些不自在,这可是有关面子的事情,忽而看到铁君义一人坐那么大的一张桌子,满桌子的豪华美食,看得他都流出了口水,吞了吞唾液,昂首阔步的走了过去。

    “小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黑脸胡子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铁君义,一副很凶煞的样子,巨口一张,普铺天盖地的‘混沌之气’扑面而来,铁君义急忙运气一层元力罩,心说,我还要吃饭呢!

    “哎,有一个倒霉的人出现了!”

    “是啊!”

    “没有办法,谁叫人家实力那么的高呢!战王高手,这小子今天这冤大头那是做定了,那一桌子恐怕好几几十个金币吧!全都是酒楼最贵的美食了!”

    “是啊,现在好了,恐怕一桌子的美食他能不能得到三分呢!另外的恐怕全部都要被这人给囊括了!”

    ......

    “我能说不可以吗?”铁君义看着这熊样还挺有意思的,于是想逗逗他玩,而且他得教训一下这样的人,免得败坏他的名声。

    “当然不可以,我神话铁君义能和你一起吃饭,那是你的荣幸,那是看得起你,我铁君义无论在哪家酒楼吃饭,都是哪家酒楼的福气!”黑脸胡子大汉唠唠叨叨的坐了下来,一点都不客气,而且也一点都不在意。

    铁君义眼里闪过一丝冷漠,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意思是你做过这的事情了?”

    “当然!前不久在一家小酒楼,我那是刚好身上没有带钱,那家店主竟然叫我给钱,我于是就教训了他一顿...”黑脸胡子大汉说得是津津有味,可是没有发现铁君义的目光是越来越冷了。

    想着这一久的舒畅的日子,这黑脸大汉那一个得意啊,而且此刻还有一顿美食在自己的面前,心中的得意更是上天了。

    “那你好好的吃吧!这有可能是你吃得最好的一顿饭了!”铁君义说完后,不理会这黑脸胡子大汉了,有意无意的夹着菜食。

    而这黑脸胡子大汉没有听出铁君义弦外之音,看着铁君义吃东西,他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而且是大吃特吃,那是酒的酒喝,菜得菜吃。

    然而他真没有想到自己此时这顿饭是他最后一顿了,如果只是装扮一下铁君义的话,铁君义绝对不会管他的,但是他竟然如此行恶,实在是饶恕不得。

    “嗯?来得哈快啊,果然不愧是皇室。”铁君义眉头拧了一下,但是随即脸上便露出无奈的神情了,“靠,这肯定是颜华老头干得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