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分别,回到外西澜
    熔岩裂谷,一座座昂扬挺立的巨石土黄峰纵横交错,高低落差层次有序,山峰上,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像竟相展现,这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烘烤和风劲的结果,迎着落日的余晖,更显出其雄伟浩丽,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只是在这瑰丽褐黄色的世界之中,能觅见的是一声声低哑的嘶鸣,让人闻之惧害。

    轰隆!!

    一座突兀的巨石峰上,在石峰的半山腰,突然爆裂开来,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响声,一片金黄色刀芒遁空消失,无数石陨坠落而下,一阵阵争先恐后的轰鸣荡然开来,经久不息。

    两道有些囫囵的身影从里面飞跃出来,两人在岩石璧上一阵踏载,最后落在了一座不高不低的巨石峰上,速度至快无比。

    百里之外,一个毫无遮掩的山洞,一个青衣中年攀脚坐在里面,双眼紧闭,看似在打坐,又似在休息,眉间萦绕一抹忧虑,看样子好像是在为谁担心一般。

    猛然,一声轻微细小的声音动然,青衣中年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露出欣喜神芒,站起身来,急速飞跃出山洞,身体在空中若隐若现,急速闪跃,向着远方消失不见,这是掌握了一丝的空间,是战皇强者。

    “出来了,不知道时间过了几许了?”出来的正是铁君义和谢嫣然,铁君义有些感叹,这一次的熔岩裂谷之行,可真算得上是啊九死一生,差点葬身于此了,特别是在最后,事情发展太快了,根本反应不及。

    虽然最后获得了胜利,但是铁君义很是怀疑,这天火可是世上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在偌大的西澜大陆来说,就只有那么的几十种,但是这人却是几十亿之上,可是来西澜的却是那么的少,这实在是不合乎常理,再怎么说他们都是事先知道了关于这天火的事情,也应该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吧!

    但是来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而且没有更强的人前来,难道说他们都喜欢这个东西,那完全是无稽之谈,恐怕也只有在这里设置禁制的那位前辈没有这样的心了。

    “君义,你怎么了?”谢嫣然看着沉思的铁君义,而且满脸的疑惑,便出声问道。

    铁君义挑了挑眉:“嫣然,是不是那位神算子还说了什么啊?”

    “为什么这么问?”谢嫣然微笑的看着铁君义。

    “哦,我想天火的诱惑就算是绝顶大势力的人都恐怕无法抵挡的,但是来的人实在是有点少,而且应该都是二线人员吧!”铁君义微笑,他很是怀疑,想所谓的剑星等人绝对不是家族最出色的天才。

    “嗯,天机子前辈说过,西澜的东西西澜用,去了也无缘,所以许多势力都没有派遣人员来,因他说过执法者和斗战阁的人在西澜,只为让天火得到真正的主人,所以没有人敢造次,对于天机子前辈的话,他们是深信不疑的,为了不浪费时间,所以.....”谢嫣然简略的说道,眉头弯成了月牙儿,她在怀疑铁君义是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人,这样的头脑就算称他味老奸巨猾都不为过。

    原来如此,铁君义暗道,同时心中对于这个天机子的高人有了一丝兴趣了,这绝对是一个高人,是不能得罪的绝世高手。

    “嗯?”铁君义眼神拧了起来,一丝波动传了过来,一个高手进入了他的感应之域,挪动身躯挡在了谢嫣然的前面,这是一个战皇的至强高手,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

    “怎么了?君义!”谢嫣然看着铁君义的动作,知道可能又要有事情发生了。

    “战皇高手,不知是敌是友!”铁君义凝声。

    “哦!”

    但是随即铁君义的眉头就放松了下来,来者不是敌人,是他曾经见过的一个人,那时候他和谢嫣然刚到熔岩裂谷,此人和另外一个人暗暗的保护着谢嫣然,转身看着谢嫣然:“你的侍卫来了!”

    两人随即陷入了一阵寂静了,一个也没有说话,他们接下来将要接受一个事实:分别!

    .......

    外西澜帝国,因为铁君义一人之力,成为了西澜第一帝国的荣称,武战第一,炼丹第一,而且还会炼器,一个鬼神皆惊无敌天才,神话之名再一次在这块土地上扬帆。

    现在虽然时各几个月了,但是这股狂热浪潮依然没有减弱丝毫,一个个白衣加大刀的神话铺天盖地,白衣大刀的服饰已然形成了一股恐怖的热潮,许多的商机因此成为了一方大富。

    外西澜帝国皇宫,颜华这几个月来,脸上的皱纹多了好几条,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沧桑了,眼里蕴含着一丝淡淡的苦意。

    “神话,你现在是否安在啊!”怅惘的眼神含有一丝黯然。

    和铁君义的相遇不过那么短短的时间,但是铁君义八股属于王者的气息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底,一代至尊的崛起,指日可待,然而时间已经过饿这么几过月了,但是铁君义好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他派出了所有的暗卫,但是结果也是令人失望的,铁君义依旧毫无音讯。

    他们也知道铁君义是去了熔岩裂谷,而且从古天龙帝国龙月儿的口中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也知道了铁君义只是进去了,没有从里面出来。

    难道神话的传说就此结束了吗?他被无情的天火吞噬了?

    从一切情形来看,神话的传说已经被天火终结了,但是颜华却是坚信铁君义现在绝对还活着,只是应该受了重创在哪里修养罢了,只是随着时间的拉长,这个坚定的想法也开始动摇了。

    “哎......”一声重重的叹息传出.

    ......

    帝都,我又回来了!

    在高大的城墙门前,一白衣少年,仰望这有些沧桑的城门,发出一阵有些沉重的叹息。

    刀鞘般的轮廓,双眸如星,两条不同的发束在额前飘飞荡漾,一柄巨刀散出冷冷的寒气。

    这少年真是铁君义,从和谢嫣然分别过后,已经又是一个多月的时间逝去了,再一次回到了这一繁华的都市,心里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