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请假!!
    就这般缓慢的浸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几天,几十天,几个月,或许更久,时间的概念在这了变得极为的模糊。

    “这小子好强的意识!”在混沌战域之中,铁皇此时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现在的铁君义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当中,然而仅凭一股求生意识,既然和天火的意识抵抗了如此之久,而且很快就能将其抹除消灭。

    “咔嚓!!”

    在铁君义宁静的体内,突然传出一声极为细小的声响,好像是什么龟裂了开来,随着这淡微的声响弥漫出来,铁君义那残留的意识沉寂,玄奥的白束光芒消失,琉璃真阳炎的本源释放着斑斓的光芒,温暖而祥和。

    原本狂野无比的琉璃真阳炎,此时已安静的退回到了铁君义的丹田中了,环绕着在那颗精圆玉滑的元晶,温顺如绵羊。

    而铁君义的无敌功法九天十地为我独尊功也自动的运转了起来,周围的元力开始肆虐沸腾起来

    加上天火给铁君义的回赠,铁君义的实力瞬间就升到了战王七重,而且又快速的向战王七重巅峰进军

    一路高歌,几乎几个呼吸之间就到了战王七重巅峰之境,但是却是无法再进丝毫生生的停留在了战王七重巅峰。

    魂力也是迅速的增加,慢慢的在凝实,然而就是无法凝成魂樱,有的只是一个残形,无法凝实,魂力还在极具的暴增,已经充满了整个泥丸宫了,如果再这样的增涨下去,可能会把铁君义的泥丸宫给生生撑爆。

    而且元力也不敢寂寞,迅速的往丹田以及每个细胞之中涌入,这对于铁君义来说是雪上加霜,每一处都充满了元力,筋脉之中都已经积累成液体了。

    现在的铁君义如同一个炸药桶,一丝星火就能把他引爆,而且一旦爆炸,铁君义将尸骨无存,飞灰湮灭。

    “嗯?”

    昏迷中的铁君义此时眉头拧了起来,显然此时他有感觉到了危险了。

    “哎,来了,该来的来了,小子一切都要看你的了,没有谁能够帮助得了你!”混沌战域中,铁皇眼神中闪射着担忧的神色,嘴中讷讷的说道,那沧桑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慎重。

    此时的谢嫣然也陷入了沉睡,毕竟她只是一个人,不是神,总要休息一下的,没有发现铁君义此时的异状。

    铁皇遁出混沌战域,从铁君义的储物戒指中拿出那颗珍贵无比的天晶,并将其深入到了铁君义的身体之中去。

    本来就快要被元力撑爆的身体此时因为天晶的渗入再一次的变得凌乱不堪了,身体发生了诡异的膨胀,现在的铁君义已经是一个十足的胖子了。

    天晶,这可是亿万元力累积的结晶,一枚可抵数百年的精修,当然,身体必须得跟得上,否则可能这如此巨大的元力生生的撕毁掉,当然战帝这等强者除外,他们已经演化了境域,可以吧多余的元力迁入到境域之中储存起来,以待后用。

    天晶被铁皇渗入之后,便立刻发生了变化,原本毫无形态且灰土色的天晶瞬间就变成了一颗灿烂且发出淡淡紫芒的琥珀之晶,照亮了铁君义的体内一切的情况,而且可以发现铁君义的身体上都散发出淡淡的红紫芒。

    “呼啦啦!”

    天晶摇晃了一下,传出一阵苦涩难懂的声波,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从其情景来看,这是它愤怒了,要求放它离开。

    哎!只不过它也徒劳了,这完全不是铁君义现在所能控制的了的,现他还没有苏醒过来,而且虽然铁君义在你身上吸收了一些元力,但是这不管铁君义的任何事情,这是你自己释放的,你愤怒什么啊?

    作为至宝级的天晶,当然产生了一丝的意识,但是它一般都是沉睡着的,它只是把自己伪装起来,自行的开始吸收元力,然后吗,慢慢的成长。

    自从铁君义将它买回来,它一直都没有苏醒过,此时感应到了自己有危险,于是就苏醒了过来。

    可是铁君义没有任何的反应,这天晶更加的愤怒了,只是它只是一种修炼到额资源,没有任何攻击能力,只是这天晶意识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它开始自动的在铁君义身体中游走起来,它这一游动,铁君义确实更加的痛苦了,带动了元力的流动速度。

    鲜血从开始从铁君义的皮肤之中渗了出来,一条条如蜈蚣一般的伤痕慢慢的越拉越大,铁君义的眉头拧了起来,脸部的肌肉无规则的扭动婉转,显得十分的桶苦。

    它知道铁君义只是一个战王高手一般,知道铁君义是无法经受大量的元力涌入的,于是它就开始释放自己的元力,誓要把铁君义给撑爆。

    “噗嗤!”

    一口鲜血从铁君义的口中直喷而出,而此时的天晶确实传出一阵愉悦的声波,好像是再说:小样,这就是吞噬我的下场,于是更加放肆起来,在铁君义的身体中狂舞起来。

    只是下一刻,玄奥洁白的光束再一次出现,目标就是这移动的天晶,天晶顺然的被禁锢了,无法移动了,为铁君义接触了一丝的危险。

    然而禁锢了的天晶却是更加的狂暴了,发狠起来了,一条彩色光斓扩散了开来,化入到铁君义的身体中去。

    “噗嗤!”

    铁君义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伤势再一次的加重,身上的伤口又被拉大了几分,狰狞恐怖,此时的他依然变成了一个血人,只不过在液体中有些不像。

    “嗯?”

    沉睡的谢嫣然突然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幽幽的转醒过来,而且也然达到了战王七重巅峰之境,只差一步之遥就能踏入战魂高手的行列,而且气息凝实无比,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首先感受到的是剧烈的元力震动,其次是一丝血腥味,她当然知道这血腥味是谁的了,这里除了她之外就是铁君义和他的魔宠小炎了,小炎可以直接排除,现在它正在炼化那些东西,那么就只有铁君义了。

    向铁君义所在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一个血淋淋的**人,而且是一个胖子,身上一道道伤口是那样的显眼,是那样的恐怖.

    “君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