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第一层封印破除
    谢嫣然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把高分贝的声音传出,以免影响到铁君义,她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撕心裂肺也不过如此,眼泪不停的留下,不想哭,却抵不住眼泪流出,她多希望此时能够分担铁君义的一丝痛苦,哪怕是一点儿的痛苦也好。

    铁君义现在的身躯可是看不出一点人形来了,变了样的身躯,一道道狰狞的裂缝如吸血的蜈蚣,脸色苍白让人一眼就会全身发寒,发冷,害怕,这人还活着吗?

    而此时铁君义的意识再一次的踏入铁链囚笼之中,只是此时的铁君义还在昏迷当中,没有苏醒过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好像是因为这里的元力实在是太多了,铁君义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他要离开这里,否则可能会被闷死掉的,于是就开始自动的行走了起来,然后在这囚笼里面,没走几步就被挡住了,无法前行,于是换了一个方向,其结果依然如此。

    铁君义一怒:想要把我关在这里吗?右手一张战天便出现在了手中,开始愤怒的狂砍起来。

    “君义,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很痛苦,你一定要坚持,不要放弃,谢嫣然站在元池边上,双眼红澜的看着铁君义,默默的为他祈祷。

    每一刀都狠狠的和铁链接触在一起,铁链之上都会出现一个大缺口,囚笼里面的元力都会减少一分,但是随即又马上填补好了,好像永远不会枯竭一般。

    痛,真的很痛;好难受啊,铁君义拧起的眉头都已经僵硬了,脸部的肌肉从未停止颤抖扭曲,他现在真的好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啊,好累啊。

    但是他还不得不这样的劈砍下去,他要离开这里,不能困在这里.....

    哐噹哐噹.....

    就这样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的时间,铁君义的气息也越来越弱了,好像随时都要消散掉一样,连挥刀的力气都要没有了,快要倒下了,而此刻子啊体内的天晶的意识此时也散掉了,元力不断的释放,控制不住,一发不可收拾,越来越少.....

    “不,君义,不要放弃,不要放弃,你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铁家还要你,灵儿在等你,不要放弃!”谢嫣然感受到铁君义的气息在逐渐的减弱,脸色顿时苍白下来,眼神一阵恍惚。

    “快点帮助他,快点!”混沌战域之中,铁皇看着铁君义快要虚淡的身影,对着虚空吼道,只是他自己也清楚,这是无法帮助的,只要靠铁君义自己,没有谁能够帮助他,然后又狂吼:“小子,你想想你的母亲正等待你去救,铁家需要你去振兴,人类的生死在你手中,小子,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不要放弃......母亲!”铁君义的嘴唇蠕动了,随即握着战天狂卷舞动。

    “咔.....”一道细微的声响从铁君义的体内,铁链囚笼中元力消失殆尽,铁链断裂无数,铁君义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

    第一层封印破除.......

    在第一层封印破除的同时,铁君义的气息也瞬然停止消散,开始主动的吸收起精气来、元力,周围的血气也在自动的流回到铁君义的身体中去,铁君义的气息在缓慢的变强,身体也变回了原来的,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口也慢慢的愈合,生命力也越来越强了。

    “成功了,哈哈哈,成功了,娘的,总算成功了!”混沌战域之中,铁皇苍老的双眸之中一片湿润,可谓是喜极而泣,也很庆幸,如果不是上一次解封一般的封印,仅仅靠一颗天晶恐怕是无法解除这一层封印的。

    别人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危险,单丝他铁皇可是十分清楚的,每一秒都在和死神作斗争,一个分叉就是万丈深渊,身死道消的下场,一颗天晶就算是战尊都得十分小心的用,但是铁君义所需要的元力实在是恐怖,以区区的战王之躯来承受这无边的元力,那痛苦可想而知,而且最重要的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不是一点儿时间就可以完成了的,这对身体,意志力,魂力都是极限的磨炼。

    “好了,好了,君义,你成功了,你成功了!”谢嫣然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的泪,但是这一次是兴奋的泪,是欢喜的泪,是幸福的泪,感受着铁君义那越来越强的气息,没有设么比这更加快乐的事了。

    铁君义的气息越来越强,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润,精致的脸颊是那样的祥和.....

    铁君义此时睡得十分的安详,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之中,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舒心,好想永远这样下去,嘴角上挂着一丝幸福宽慰的笑容。

    看着铁君义那温馨的笑容,谢嫣然不禁的看痴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优美的微笑,也是她第一看见铁君义如此的笑容,此时的铁君义一定很幸福。

    火元液不断的进入铁君义的身体之中,铁君义的满目疮痍的身体此时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经意间,炼器诀默默的运转了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此时在丹田中,那剩下的一丁儿的虚天炎都快要消灭了,而且因为琉璃真阳炎的涌入,更是被逼到了死角,现在火元液的闯入,虚天炎气慢慢的长大了。

    随着炼器诀的快速运转,火源液也是快速的深入,铁君义的筋脉再一次的受创,只是这一丁点儿的伤痛对于铁君义来说上不了任何的台面,但是长时间这样下去却是烦不胜烦,铁君义的眉头又凝了起来。

    “嗯,这小怎么还没有结束呢,又来了!”混沌战域之中,铁皇的神情又凝了起来,铁君义只要一有动静他便也知晓,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休息了。

    谢嫣然也马上觉察到了铁君义的情况,坐着的娇躯马上又站了起来,原本松弛的神情又提了起来,心里面祈祷铁君义不要有任何的事情。

    铁君义此时也不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在母亲的怀抱之中,然而下一刻,母亲消失了,留下的是一片炎红之域,他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