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百一十章 我等你很久了
    听着这样的语气,两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夺舍!这魔魂要夺舍铁君义的身躯,只是铁君义的身躯是那么好夺舍的吗?

    “嗯?”只是黑衣人仰头看了一下远处,随即脸上就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老天待我不薄啊!哈哈!小子,认命吧!”

    铁君义的目光可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此人,现在竟然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么绝对是发现而来什么,在这里面除了来争夺宝物的人,没有其的东西了。

    所以他敢断定,此人发现了另外一人的存在,而且也能猜测出来到来的人也一定是刚到,否则早就被这魔魂给发现了。

    谢嫣然眼神四处扫荡,可是却是什么都没有,铁君义眼神也是皱了起来,他只是感应到了一丝生气,其余的什么都没有,那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她身上有一件宝衣,你是无法感应到她的存在的,这可是一件地阶上级宝衣是专门掩盖气息而炼制的,以你现在的灵魂,还不足以感受到它的存在。”这时铁君义脑海中传来了铁皇沉闷的声音,告诉了铁君义为什么无法做到的原因。

    “哦,原来如此哦!”铁君义点了点头,回过神来,随机又带着几许颤抖的声音问道:“老头,前面那东西喜欢不?”。

    “大补之物,而且不止是那么简单,加油小子.....”铁皇的话不多,语气也是有些沉调,看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

    只不过幸好只要他们来两个人,要让其他人听见只对话,那就不想产生联想都难,前面那位虽然是一个万恶的魔族,但是无论横看竖看都是一只公的,然而铁军医却问喜欢吗?这是要多重的口味啊!

    “咦,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你能看穿?”本来想要攻击铁君义的魔魂看见铁君义一副幡然醒悟的样子,又一次的试探性的问道,但是随即又说:“还是算了,把你做了,我也能知道!”

    “放松一点,我来了,哈哈!”魔魂狂宇,森然的奔向铁君义,欲要进入铁君义的身体之中。

    “君.....,”谢嫣然急声,如果被这战帝级别的灵魂体侵入铁君义的身体中,那么铁君义可能就会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但是此时的铁君义却是阻止了她,示意她自己没有事情,而且铁君义好像还等待着这样事情发生一样。

    铁君义确实在等待这魔魂,而且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身体忍不住的微颤,可是这在魔魂的眼中却是成了害怕的表现了,本来以铁君义头脑,这魔魂还真的怕铁君义阴着他,所以他一开始没有行动,可是现在他心有底了。

    “哈哈!”魔魂的灵体已经没入了铁君义的身体之中,而铁君义的嘴角此刻也是咧了起来,进来了,进来了好啊。

    “说实话,我等你很久了!”在魔魂没入铁君义身体中的时候,铁君义平静中含有兴奋的声音响起,而此时的魔魂一头扎入铁君义的身体之中,然而面对他的是无尽的虚空,不是铁君义的泥丸宫,在这虚无的世界之中,他细入尘粒。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铁君义红口白牙的说道,眼睛看着魔魂就像色狼看绝世美女一般。

    作为曾经的一代魔族强者,生平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而且事情竟然如此的诡异,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颤抖。

    “这里是哪儿?”

    “想要知道?”铁君义像是在开玩笑的说话一样,一点都不严肃,当然不严肃了,现在鱼都送在板上,他只需要宰鱼就可以了。

    魔魂直接想吐铁君义一脸,这不是废话吗?

    “小子,你快出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铁皇的身影在铁君义一旁。

    “嗯!”

    铁君义也是知道问题的轻重,也不想和这个魔魂高手在这里掰扯,外面可是还在危险当中呢:“炼化!”铁君义淡声,却如帝皇一般至高无上的神旨,宣布了这魔魂高手从此烟消云散,他只能做一只糊涂魔魂了。

    但是魔魂高手在这最后一刻是看明白了,也认命了,原来不是害怕他,而是看见他忍不住的兴奋,怪不得他进来的如此的轻松的就进入了铁君义的身体,不是他闯进来的,而是放他进来的,这是早就为他做好了的坟墓,一开始的时候就在想把他骗入这里面来,一道圣洁的光芒闪过,这魔魂变成了一团玄奥的能量,从此烟消云散。

    而此时在离铁君义和谢嫣然两人不是很远的一处火焰当中,一婀娜多姿的黑影融合于火焰之中,她就是一片火焰,没有任何的气息,仿佛是一个人在火焰之中被烧虐一般。

    看不清她的脸,在她的面上有一丝黑丝绢,但是从她娇弱的身影可以猜出这人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眼神有些骇然的看着铁君义两人,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一只魔魂,而且是一只战帝级别的魔魂,虽然她身上有宝衣,但是在战帝魂力面前,就是一个渣,虽然这只魔魂只是一只残魂,但是也不是她能够欺骗的了得。

    铁君义回到身体中,而谢嫣然此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铁局你咧开嘴温和的笑了笑:“嫣然,我没有事!”而且他也经感受不到了那丝微弱的生命气息了,说明此人离开了,但是铁君义敢肯定,这人绝对在不远处观望,只是他无法寻觅而已,在等待给他的致命一击。

    谢嫣然看着那熟悉的笑容,闻着熟悉的味道,知道铁君义现在很好,知道你魔魂强者夺舍失败,心里甚是高兴,只要铁君义安好就可以了。

    铁君义皱眉,现在的情况真的有些犯难了,敌人在暗处,不知其深浅,而且这敌手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时间抓得很好,现在天火恢复在即,铁君义绝对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否则那所有的一切真的是白费了。

    “君义,....”谢嫣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但是知道铁君义对于这天火是势在必得,她不会劝铁君义放弃,但是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帮主铁君义。

    “不管了,嫣然,你一定要小心!”铁君义决定却试险,只有这样才能引出暗中藏拙的是什么样的老鼠。

    “嗯!”谢嫣然满含担心的眼神看着铁君义,她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慰,而是铁君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