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再遇袁韵晨
    看着铁君义站了起来,谢嫣然和龙月儿也是站立了起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但是看住铁君义的脸色,又好像没有什么一样,“怎么了?君义”谢嫣然轻声问道。

    “遇见老熟人了!”铁君义平淡的说道,脸上显然没有遇见熟人的兴奋,却好像比陌生人还要生疏一般。

    “熟人?”谢嫣然看着铁君义平淡的脸色,有些不高兴,可以肯定铁君义不想见这个‘熟人’,现在能人铁君义这样的只有一个人:“是她吗?”。

    “嗯!”

    铁君义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有几许无赖......

    对于袁韵晨,铁君义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恨,没有,真的没有,虽然因为她袁韵晨的任性,铁家差点陷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境,但是铁君义知道,袁韵晨的退婚信只是让潜在的危机提前爆发而已,和她实际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以铁家的仇家,肯定能找到他们的,只不过经袁韵晨一闹,把时间给提前了而已。

    而且以那时候的情况来看,这绝对是苍澜大陆上最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且这相对于来说是较轻的了,要是换做一些人,恐怕事情不只是这么简单了,肯定整个家族都被狠狠的踩了一脚了,而且当时的袁家可是皇都的大家族之一,其能量也是不是似晓城这般家族势力可以相提并论的。

    从这件事看来,铁家以前的仇人从未有断绝过搜寻铁家人的下落,只是没有想到铁家会来到西澜晓城这偏远至极的成都,如若不是袁家把他们推在了西澜王国这浪涌之巅,恐怕想要找到铁家,还需一些时候。

    虽然袁韵晨的做法,是他以及他父母都遭受到许多的不怎么好听的议论,脸上无光,但是后面他所展现出来的成就,恐怕袁家承受的压力犹在他铁家之上,所谓因果相连,有因必有果,袁家这是自作孽,怪不得别人。

    所以种种因果,铁君义没有必要去记恨,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当然了要说想她,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完全是无稽之谈,但是要想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这又无法做到,心里十分的矛盾,朋友不是,陌生人也不是,仇人亦不是,恋人更不是.....

    “君义,她怎么了?”谢嫣然知道铁君义心中的矛盾,这好人看样子得她来做了。

    “五级初期的陨火蜥蜴,相当于战魂两重巅峰的战力!”铁君义呐呢道,人还得救,就从他老爷子和袁家老爷子的关系,他都不能袖手旁观。

    “君义,我去去就来!”谢嫣然嫣然的一笑,便踏身遁去。

    留下来的龙月儿一脸不解的看重铁君义,她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铁君义却是没有想要和她说什么的样子,这让她很是无语,这已经很明显是在询问了,她不得不开第一口:“不说说吗?她是谁啊?”

    “有点不想说!”铁君义的话很是直接,让龙月儿猛翻白眼,这热怎么能这样啊。

    其实铁君义真的不想提到袁韵晨,他当年提出三年之后上青云宗找袁韵晨,现在他已经完全超越了这曾经的天之娇女了,这事他都在慢慢的健忘了,只不过青云宗是必须去的,但是不是和袁韵晨比斗,而是要去灭了青云宗,从此让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而已。

    “是不光彩的事情吗?是不是你留了情辜负了人家,可是也不对啊,那应该是你对不起人家,要向人家道歉....”龙月儿八婆的说道,直接让铁君义无语至极,我是那样的人吗?

    无奈的摇了摇头,铁君义淡声的说道:“她是我以前的未婚妻!”

    声音中平淡至极,可以得出铁君义和他所谓的未婚妻没有任何的瓜葛,龙月儿眼睛直视铁君义,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怎么?我不能有未婚妻吗?”铁君义有些无语,真想说你啥意思啊。

    “没有!没有!”龙月儿摆手道,“后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两人分手了!”

    “我被人家退了!也就是被休....”铁君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噗嗤!!”

    龙月儿很是没有形象的喷了一口,然后又睁圆眼睛看着铁君义,这让她无法相信,堂堂神话铁君义,一个逆天的传说竟然在情场上被退了,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

    以现在铁君义所拥有的潜力,在加上现在他拥有的战力,就是是她天龙帝国,不要说是一个公主,就是十个八个公主,也都在所不辞极力拉拢,根本不会想要把他给退出门外,除非脑袋有问题。

    “事情也就是这样,其他的没有什么了!”

    龙月儿再次猛翻白眼,这叫什么事啊,就这样了,能详细一点吗?

    “可以和我讲讲你以前的事情吗?我想知道!”

    “不可以!”

    “为啥?”

    “感觉没有必要!”

    “好吧!你赢了。”龙月儿一脸丧气的说道,然后眼睛一亮:“你记恨她吗?”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啊,被一个女人如此这样,这是对他的侮辱。

    “没有必要!”

    “这是你男人的尊严耶!你没有想过如何报复她?”

    “曾经有,而且想要杀了她,但是最后许多事情接踵发生,明白了许多,好像没有必要了!”

    “哦!”龙月儿有些泄气,想要从铁君义口中知道更多的东西,却感觉是那样的无力。

    “那个时候我可是一个有名的废物,一文不值,被退也是很正常的,谁愿自己的终生伴侣是一个废物呢?她可是一个天才人物!”铁君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就沉默了,只不过说到这里已经够了,以龙月儿的聪明,肯定能联想起其中的关键。

    “哦,原来是这样啊!”龙月儿亦是感觉有些无奈,如果换成是她,恐怕一会这样做,她亦不会想自己的终生伴侣是废物一个,这完全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呢,解决事情的方法不同罢了,从铁君义的神情可以看出,后面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都是因为退婚引起,这说明这个未婚妻的退婚方式有些欠妥了,矛盾加大化了。

    “一会儿可别加我真名,我叫君浩,嫣然叫做诗意,她还不知道我就是铁君义!”铁君义看着远处说道,显然谢嫣然已经救下了袁韵晨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