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铁君义尴尬了
    这一刀没有任何的前提,可以说是一发而蹙,既快又猛,势如破竹,威不可挡。

    “噗嗤!!”

    “噗嗤!!”

    在这无任何前提的一招之下,羽水和刘麦两人生生被斩飞了出去,鲜红的血液从口腔之中喷了出来,气息顿时就萎靡了下来,可想而知这一刀的威力。

    “真的该谢谢你们,但是结束了!”铁君义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有淡淡和煦的笑容,但是却是森寒无比,没有任何温暖的味道。

    而铁君义的身影此时已然消失......

    危险!

    两人顿时做出了反应,但是他们还是又慢了一步,在铁君义的那一刀的风采中还没有恢复过来,再次被铁君义绝伦的速度偷袭,真的悲剧了。

    黄金大刀,金黄拳头,已然而至.....

    “砰!!”

    “噗嗤!!”

    “啪!!”

    一个脑袋飞出,一个身影倒退,一捏剑无头身体缓缓倒下......

    羽水宣布死亡,而刘麦此时已然重伤,铁君义完胜两战魂巅峰高手....

    “危险!!”

    倒飞出的刘麦一声惊呼,一股森冷的锐意刺着他的灵魂,铁君义的大刀如脱了弦的利箭,欲要深深埋入他的胸膛。

    “不好!!”

    铁君义惊怒,他感应到一股胜于战宗的气息荡出,右手拖出,慢慢演化出一朵绚丽的莲花,身体化作疾风迅雷朝谢嫣然的方向闪去。

    此时的羽熙看着铁君义竟然一刀割掉了一个战魂巅峰的头颅,心中顿时惊骇无比,知道自己等人无法逃离了,心中一狠,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一个为他陪葬,但是谢嫣然的战力奇高,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拉下去死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他们的底牌了,于是就激发了体内封印的能量,欲要一击杀死这个谢家的人物,根本没有考虑其他的事情以及会给家族带来的后果。

    一道剑芒附着在羽熙的剑身上,堪与战宗的气势顺然爆发,剑芒直指谢嫣然,欲要一剑了解她的一生。

    危险在即,谢嫣然知道自己是无法抵挡这一恐怖的一击,也准备动手解封身体里的那道封印,但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前面。

    “虚空帝王印!!”

    铁君义心中低吼一声,手中那只有九瓣的莲花击射了出去,他知道谢嫣然必然有保命的底牌,而且绝对不是这两人能够相比得了得,但是他却觉得这太浪费了反过来说就是他们还不配。

    看着铁君义抵挡在谢嫣然的前面,不知为什么,羽熙和刘非两人心中顿时轻松了下来,他们不希望谢嫣然有任何一丁点儿的事情,现在铁君义的动作正和他们的意愿。

    可是下一刻他们便傻了,铁君义手中的莲花一离开他的控制,顿时就显露出了它昏迷狂爵的本性,炙热的气流欲燃烧所有的一切,堪比战宗的气势轰然开来。

    “不......不,怎么可能?”羽熙和刘非两人不是傻子,同样感受到了铁君义这一绚丽的莲花之中蕴含有的巨大毁灭之力,气势不必他们的底牌弱。

    “轰然!!”

    一剑一花在空中荣巨星陨石般相遇,发出一阵阵轰鸣声响,无数气旋力劲四溢开来,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噗嗤!!”

    铁君义一口逆血喷出,把谢嫣然拦在身后,以自己的身躯抵抗这嚣张的劲流,身体上如被刀划一般,撕开了一道道裂缝,带有淡淡金黄的血液流了出来。

    “君义!!”

    谢嫣然眼含热泪,心痛惊呼,铁君义受了不轻的伤,无数气旋进入他的身体,到处溜达,疼痛难忍,虽然如此,但是铁君义却是没有丝毫的在意,强悍如斯的魂力在周围不断的扫描,好像在搜索什么一样,而同时他又在不断避开强大的劲旋.....

    而羽熙和刘非两人被这强烈的气流带了飞出去,但是没有受到什么重伤,有点只是皮外伤,气息有些凌乱罢了,然而此时两人却还在深深的震惊当中,怎么会有这么强战力的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才会有的......

    铁君义当然不会请你放过这两人,离开谢嫣然,手一招,战天如有灵性一般,自动飞到了铁君义的手中,一刀狠狠的劈向两人......

    “不,神话,我们错了,求.....”

    “神话,你不能杀我们,否则....”

    两人此时看着巨刀斩向而来,一个求饶,一个搬后台,可是铁君义都没有给他们机会说完,一刀两命,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可谓是一气呵成...

    “君义,你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杀完两人,谢嫣然急忙走了上来,焦声问道,同时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瓶丹药,打开瓶塞,顿时一股芳香之气飘散开来,这丹药的等级不低......

    看着谢嫣然眼里的焦色,铁君义心中一片暖暖的,温和的摇了摇头:“没事,不碍事!!”这次伤虽然有些重,但是相比以前所受到的一些相比,差远了.....

    但是还是从谢嫣然手中接过那枚圆润的丹药,磕了下去,知道只有这样谢嫣然才能安心......

    而龙月儿此时也站立起来,恢复了几成,脸色不甚刚才那么的苍白了,露出一丝嫣红,对着铁君义和谢嫣然感激说道:“多谢铁公子和谢小姐的搭救,龙月儿感激不尽,没齿难忘!他日若有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龙公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遇见此类禽兽,当杀!”铁君义回礼,然后疑声问道:“冒昧问一下,龙公主为何独自一人,其他人呢?”

    十大帝国可也是有着底蕴的,而且进来的人一定不少,但是此时却只有龙月儿一人,有点怪异.....

    “哦,我知道这旷世的奇宝与我没有任何的缘分,所以就和他们分了开来打算在这里历练一下,瞎晃悠,没有想到会如此!”此时龙月儿的眼中还闪过一丝后怕,还有一丝庆幸.....

    “哦,原来如此!”铁君义点了点头,对于龙月儿的淡然也是有些佩服,这可是天火,面对这样的至宝,竟然放弃,可见其心境之强,很不简单。

    “那么接下来龙公主打算去哪儿呢.....”铁君义想问一下接下来龙月儿是否还要在这里,但是龙月儿脸上便露出一丝黯然之色,这个好像有一点壁之不急的样子,有些你有事,我们有事,各走各路,各回各家的样子。

    “哦!”铁君义无奈的抓了抓头,这个好像他们一起没有多长的时间,而且还是救了龙月儿一命之际,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谢嫣然无奈的笑了笑,这不是铁君义的错,她知道铁君义的本意不是这样的,走了上前,而龙月儿看着铁君义脸上那尴尬之色,知道铁君义是在关心自己,不是嫌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