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九十章 天脊乾坤剑,你是谢家人3
    天羽宗和血染佣兵团对于西澜之域的人来说好还真的是一等一的大势力,没有可比性,一个战尊完全横扫的局面,但是和珍览阁,和谢家相比,也只是一只比较大一点的蚂蚁,哈口气都可以把他们给吹飞,挥挥衣袖都能把他们扇到千米之外,两者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一个是天,一个是蚂蚁。

    “你是谢家人?”羽熙再一次惊颤的问道,这个答案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这可关系到他们是否得罪一个超级的势力,心中祈祷谢嫣然不要说出他们不希望的那个答案,否则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了。

    “你们不配知道,死人没有资格!”谢嫣然冷声,眼中寒意不减,说出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谢小姐,饶命啊!”两人开始求饶了起来。

    两人直接把谢嫣然给划到谢家阵营中了,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了,刚才那一瞬间他们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听说过一件事,那就是铁君义揍过剑星,当时谢家的公主---谢嫣然就在一旁,最后跟着神话铁君义走了,那现在铁君义在这里,恐怕眼前这个就是谢嫣然化妆而来的。

    本来他们听说了这件事情都不相信,都嗤之以鼻,剑星是谁他们可是知道的,在离开家门的时候,家里就交代过要尽量交好剑星,不要与其发生任何的瓜葛,更不要结仇,他是古势力之一的剑谷剑氏后人,如果绑上这一条大腿,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剑星是古势力出来的天之骄子,拥有深厚的底蕴,这样的天才被铁君义这个土著个揍了,根本不可能,这绝对是谬传,铁君义这个土民没有那个实力。

    而现在他们相信了,铁君义的实力恐怕比传闻更加的恐怖,更加的骇人,是个无上的妖孽。

    “放了你们,然后再去祸害其他人?”谢嫣然淡声嗤笑道,看其样子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了。

    “谢小姐,不会,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以后一定好好的做人,绝对不会在做一丁点儿的坏事了!”羽熙两人开始磕头起来了,嘴里不断的保证,可是谢嫣然会相信吗?况且他们所对付的可是龙月儿,铁君义可是超有好感的人,这幸好铁君义无法听见,否则他绝对猛翻白眼。

    “你们觉得可能吗?”谢嫣然废话也多了起来,但是马上便化作残影,剑鸣声响起,她的攻击开始。

    看着谢嫣然的动作两个少爷此时怒了,装出来的好脾气此时也没有了,怒声:“就算你是谢家人,又如何,这是你逼我们的,要死大家一起死!”羽熙脸上发狠,这是呢声音有些颤抖而已,这可谓是底气不足啊,他们虽然如此的说,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只是吓唬罢了,要是动了谢嫣然,恐怕他们的家族势力在整个苍澜大陆上顷刻间就消失了。

    每一个霸者势力的雷霆之怒没有任何一个人接得下来,更不用说向天羽宗此类的小势力了,随便挥挥手,都能闹得你满城风雨。

    “和我一起死,你们不配!”谢嫣然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了,说再多也改变不了结果......

    “刀斩!!”

    铁君义战天携带万千浩瀚气势狂斩而去,欲要粉峰裂地。

    “砰!!”

    可是结果却是一样,铁君义子在一次的被击飞倒退,这一次稍微严重了一些,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嘴里连续喷出几口鲜红的血液,整个人都变成黄色的了。

    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在意,没有任何的害怕胆颤畏惧,眼里依然是一片狂热.......

    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来不用一些手段还真的不是你们的对手,会败在你们的手中啊!”虽然现在的他真的是强悍无比,但是和两个战魂巅峰的超级高手硬碰硬,玩元力消耗,吃亏是必须的。

    铁君义猛然吧战天插在地上,右手四指紧攥于手心,黄金之芒绽放,平和的气韵引动天地之力,舞风动云。

    “这股气息是神阶上级战技才能发出来的,这是神阶上级战技!!”羽水惊声,眼里闪出炙热之色,他们现在拥有的也只是神阶中级的战技而已,虽然和上级的只是差了一个级,但是威力却是如鸿沟之阔,不能等同而语。

    “不对,这不是神阶上级战技能造出来的气势,这已经超神级上级了,但是引动的天地之力有些弱,亦不是至尊级战技,是在神级也至尊之间!”刘麦眼里的狂热不比羽水少,贪婪之色已经跨越出眼眶了。

    可以说铁君义现在铁拳所具有的威力已经有着至尊战技的气息了,至尊这可是一个无限的诱惑,特别对于这两个连背后势力都没有这等战技的人来说,那更是一个香溢的馒头。

    “咕哝!!”

    两人实在是忍不住内心那贪婪的心了,而且眼里开始充血,一片赤红,犹如血魔附身一般.....

    但是两人也知道,想要得到这无敌战技,那么必须把铁君义给撩翻了再说,被铁君义反过来给搁到的话,那么一切都等于零了,他们只有在地下幻想了,现在两人目标一致,刀剑合并了,他们知道这可是接近至尊的战技,那威力绝对恐怖。

    “铁拳!!!”

    金黄色化作一道金光,荡起一股股强烈的劲风,尘飞烟撩,狠狠的轰击两人而去.....

    “轰然!!”

    可是铁君义再一次被轰飞了开来,伤势又加重了一分,这一次刘麦和羽水也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在铁君义的一记重拳之下,依然脸上潮红了一片,显然子啊铁君义强劲的一拳之下,还是有些不好受,只是相比铁君义来说要轻一些。

    境界上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就算铁君义现在身体强度如何的变态,力量如何的勇猛,但是他现在仅仅只是战王五重,没有达到真正的战魂,无法发出在战魂阶段拥有的真正力量。

    战魂巅峰还真的很难对付啊!铁君义心中呐喃,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战力能和战魂巅峰的人一战,当然这没有算灵魂分身击,那得另算了,但是却是要融合虚天炎,如果去除虚天炎,现在他最多能和战魂三重的人相提并论。

    难道又要用虚天炎辅助了吗?铁君义心中有些不甘,以虚天炎融合到战技当中去,那威力绝对是恐怖绝伦,但是他不希望每一次都以这样的方式来博取,这对于自身来说是一个限制,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