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路遇别样打劫3
    时间在两方人的磨合下匆匆过去了一个多的小时,一边是尽力的闭住笑容,满脸通红,另外一边是等得汗流浃背,也是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身在熔岩裂谷的世界之中呢还是因为其它,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原因的。

    终于,铁君义和谢嫣然两人拖着有些沉浮的脚步接近了,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了,又相视了一眼,眼眸之中含着淡淡的晶莹光芒,两人为了装得像一点,都没有影藏任何的气息,自身的实力完全暴露在几人的感知之中。

    而六个匪盗再也忍不住了,他们知道了两人的实力,以这点的距离,铁君义两人是无法逃脱他们的手掌心的,再也没有任何的必要蹲下去了。

    几声破空声响,六人顺然出现在了铁君义和谢嫣然的前面,“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口号十分的响亮,铿锵有力,绝对的一个好喇叭。

    “噗嗤!!”

    谢嫣然是在是忍不住了,这几个人是在太逗了,露出恬淡的笑意。

    铁君义的嘴角也是蠕动了几下,这几个盗匪实在很有意思,到了这个时候都还这样的都专业,佩服,真的很佩服。

    “我以为你们还会在忍一会儿的呢,想不到现在就跑了出来,性子还真的不怎么样呢?”铁君义微笑的看着匪盗头子,他要看看这人如何。

    铁君义的话一出,这匪盗头子眼角一颤,一股不好的感觉从心底蹿起,看着铁君义那一股安然自得样子,显然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人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消息,真的,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超坏的消息,可能这一次会踢到一块铁板,而且是一块超硬的铁板。

    “哦,还有这里是熔岩裂谷之中,这里常年炎热没有任何的植被树木,你们喊错口号了,而且我们是几天前才进来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是帝化境,也就是战帝的境域所化而成的,不是您们开阔出来的!”铁君义可是超级好人呢,给他们提点一下错误。

    “多谢阁下提醒,那我们先走了啊!”匪盗头子做了一个让他手下的不敢相信的决定,但是却是在铁君义的意料之中,从刚才的一些谈话来看,这人虽然算不上一个好人,但是也有自己的原则,有些事情他也是不会去碰。

    啥?走了,这什么个情况,现在才刚来便要走,手下几人当然不愿意了,一个个看着匪盗头子,想要知道什么情况。

    这可就为难了这老大了,难道要说这两人很不简单,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存在,在戏耍他们,只不过呢,老大就是老大,很有自己的威望,眼睛一横,几人便不说什么了,只得惺惺离开。

    只是铁君义会放他们其中一人走吗?当然不会了,那家伙的嘴太臭了,思想很龌龊,该杀,而且可能在以前经常犯这样的事,只能以死谢罪方能得到解脱。

    “等等!你们可以最,但是他的留下!”铁君话一说完,整个人化作一道黑线,直接捏住了黑子的脖颈。

    几个人还没有缓冲过来,当下就被铁君义诡异的速度给震撼了,虽然几人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铁君义竟然在他们没有任何的感知下顷刻达到,这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得了的。

    黑子此时发现死亡和自己是那么的接近,铁君义有些白净的手让他感觉到了其中那狂野的力量,随时都能把他摧毁灭亡,生命此时只在铁君义的一瞬间,只是铁君义的一个念头而已,他现在的命如一只蚂蚁一般了。

    作为领头人,匪盗头子当然不会看着自己的人就这样的被杀,“朋友,今天我们有错在先,可否饶他一命!”他当然知道铁君义为何这样的发火了,肯定是因为这黑子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就是因为那几句话,直接送他入地狱。

    同时这匪盗头子心中忌惮之心更浓了,那个距离段,铁君义竟然能听清楚他们的一字一言,而且他们说得是如此的小声,可见铁君义的魂力有多么的恐怖,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绝对不简单。

    “你觉得可能吗?”铁君义淡声的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便瞬移到了这匪盗头子的身前了,眼里带着淡淡的微笑,强烈的气劲喷发而出,直这战魂三从的匪盗头领。

    “朋友,我为我兄弟对于刚才的言行道歉!”匪盗头子还算是一个重情义之人,“而且如果真的要动起手来恐怕朋友你们也不讨好吧,我相信朋友的战力很强悍,但是五个战王五重以上再加一个战魂三重,战力就算是战魂五重恐怕也不敢随便招惹!”

    这头领虽然如此说,但是在心里却是在打鼓,他敢肯定,他绝对不是铁君义的对手,难道眼前这人的实力不是战王五重,但是他所能感受到的完完全全的是战王五重,以他多年的江湖经验,眼前这人应该不是他的真面目。

    “是吗?呵呵!”铁君义拳头上金黄光芒一闪,很平和的一拳就击向这有些自明不凡的匪领,携带着丝丝强烈的劲风。

    看着铁君义淡黄的拳头,这匪盗首领也是心中一阵恼怒,也被铁君义的咄咄逼人给激起了一股火苗,抡起双手,也想试试铁君义到底有多么的厉害。

    “砰!!”

    铁君义的拳头哼哼的撞击在了他的双臂之上,发出一声骨头搓移的,整个人退后了十米之远,匪头两只臂膀拖了下来,眼神惊恐的看着铁君义,他此刻知道了铁君义的厉害,他拳头上涌现的巨力已经超过了战魂五重了,犹如一座山峰撞上来一样,感觉自己渺小无比。

    其他几人一脸惊恐的看着铁君义,自己的老大可是战魂三重的高手,但是在铁君义的面前竟然不是一合之敌,他到底有多么的强悍,而且看起来那个女的更加的恐怖,比铁君义好高了一重,幸好她没有出手,否则.....

    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匪盗首领嘴角抽了一下,然后顺了一下被脱臼的手臂,看着铁君义手中的黑汉子,又慢步走了上来了。

    铁君义的手没有离开黑子的脖颈,但是看到匪汉有漫步上来,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又疏开了,“我敬重你的为人,但是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音一落,铁君义一拳轰在了这黑汉子的胸前,咔嚓声从胸前荡了出来,丹田一片废墟,铁君义不想听见他的叫声,直接顺带把他搞晕了,然后就放在了那里,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盯盯的看着匪首。

    铁君义的意思他读懂了,然后一声不响的抱起地上的黑汉子,带着惊恐的几人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