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琉璃真阳炎,天炎台
    面对这样的至宝,是没有太多人承受得住的,特别是那些个极端的修炼的人,长久时间的不能突破,就希望得到什么好东西,然后改变,另披巧径。

    还有就是炼丹师,好的火焰炼制出来的丹药绝对不是一般火焰炼制的丹药能相比,那功能绝对是两个阶段,无法想提并论,再加上一般炼丹师都有一些怪癖,也就是脾气有些特殊,也就是怪癖,他们对于天火的渴望堪比对于生命的渴望。

    铁君义眼神也是炙热了一下,他感觉如果拥有天火,那么他的战力绝对是天差地别,恐怕炼丹也是尖端的存在,“天火我一定要得到!!”铁君义心中坚定,这一次恐怕危险重重,可能是九死一生,但是他绝不会放弃,这对于他的诱惑是无敌的。

    铁君义虽然眼热天火,但是他自己知道不是只有他眼热这东西,在场的人没有谁不眼热这宝物的,那怕是来凑热闹的人,都心怀贪婪之心,只是这些人做出了明智的选择,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他们是无法掌握这至宝,没有缘分的,所以只是来凑凑热闹而已。

    铁君义能清晰的感觉到有几股强悍的气息已经在蠢蠢欲动了,耐不住他们体内分泌出来的暴力因子了,已经急不可赖了。

    “我就不相信真的只有战宗一下的才能进入其中,天火是我丰原的了,谁都无法抢去,哈哈哈!!”一声气劲十足的声音在数十万人的上空响起,浩瀚的皇威扑伏开来,战皇五重的气势凌天狂野。

    “是丰原大师,五品巅峰的丹药师,战皇五重的高手!”

    “是他,真的是他,听说他现在还是无法晋级六品丹药师已经有好几十年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办法,看来天火的出现,恐怕他是不会放过。”

    “嗯!!应该是这样。”

    .......

    对于老者的行为,在场的许多人眼睛都看直了,心也随之提了起来,紧紧的盯住这人,看看他的结果是如何的,终于有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

    “哎!!”

    铁君义暗叹了一声,这人有危险了,铁皇告诉他了关于这个囚笼禁制的真实性了,其中隐藏了一份杀禁,只要高于战宗的人一进入其中,那就会触发这层禁制,那结果是身死道消。

    对于这老者的愚蠢行为铁君义倒是不在意,眼神盯着琉璃巨龙,眼里闪过一丝热度。

    “琉璃真阳炎,天火榜第十六!!”

    根据琉璃巨龙的特征,铁君义知道了这是哪一种天火了,这是天火帮上排名第十六的存在,是一种极强的火焰,天火榜,是根据天火的强弱来分的,有二十三种火焰。

    “战宗的气息,怪不得只允许战宗以下的人进入呢,但是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琉璃真阳炎散发出来的只有战宗的气势,心中有一些了然,同时也佩服起那个在这里设置禁制的人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铁君义心中却是感觉到阵阵的不安。

    虽然只是战宗,但是铁君义知道他的实力真正的极限就是战宗,而且只是一重左右而已,从刚才的感应,这可是有战宗七重的气势,他是无法抗横的,而灵魂分身击他不知道是否能在这天火上起到作用,虽然灵魂分身击是他最大的底牌,但是这只能对灵魂有作用,而天火是天地灵物,没有灵魂,只有意识。

    “啊,不......”这时一声有些凄惨的叫声,把铁君义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仰头看去,原来那个叫做丰原的五品炼丹师身殒道灭,许多的战皇高手冷汗不由从额头上滑落,如果刚才是他们上去的话,恐怕结局也只是这样的,一击毙命,留给世间的只是一声凄惨的泣声。

    “果然是这样,哎!!”所有人知道了这不是闹着玩的了,而那些战皇、战宗高手脸上明显露出失望的神色,他们得不到了这个机会了。

    “各位要是还要在等下去的话,那我就不奉陪了,我们先进去了。”剑星有些冷酷的说道,然后带上自己的四个战魂侍卫跃向了熔岩裂谷,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有人进入,其他人也不甘寂寞了,一批一批的人跃入了其中,消失不见了......

    “以战器收买人心,这剑星还真有钱啊,厉害!!”铁君义看见和剑星进去的三个人中,挂在身上的腰间的战器就是在拍卖中遇见的那几件,也就是被剑星拍卖下去的那几件,果然是有雄厚背景的人。

    “嫣然,我们也走吧!”其实,铁君义是不想让谢嫣然进去的,但是他和谢嫣然在一起这么久了,知道谢嫣然的脾气,他是无法改变她的,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所以只有这样了......

    “好!”谢嫣然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欢喜,她就怕铁君义把她给搁在外面。

    两人随大众进入其中,除了保护谢嫣然的人和杜苍宇之外,恐怕没有谁知道此刻铁君义已经进入了熔岩裂谷之中了,在现场没有看到铁君义任何的影子过。

    铁君义和谢嫣然一进入其中,发现周围没有任何一人,而且也不再是原来景象,完全变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熔岩裂谷了,但是依然是褐红色的世界,依然那么的酷热。

    帝之境!!!!

    三个字在铁君义和谢嫣然两人的脑中闪过,这可是大本钱啊,以自身的境域来锁住这天火,这代价可是不小,战帝化境,在自己的境域之中,他自己就是神,可以说境域对于战帝来说是一件大杀器,而且和圣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关系到能否进入圣域。

    而现在这位战帝前辈竟然让自己的帝境化在此处,可以说他已经放弃了进入圣域的机会了,放弃了晋升战帝的机会,这代价不可喂不大,到底是另有隐情呢,还是这位战帝前辈真的大到了这种大公无私的境界了。

    “君义,你看,那儿有一块石碑,上面有一副地图!”谢嫣然对着铁君义说道,指向一块看似指路标示的石碑,石碑不大,有两人那么的高。

    铁君义随谢嫣然的指向看去,果然在一块半残的石碑,有着规则的线条在上面,是一副简单的地图,最后通向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天炎台的地方,看样子,那里就是天火存在的地方了,也就是众人的目的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