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解封半层封印,战王五重
    狮虎山脉,无名峰上,金黄色的太阳光芒沐浴下来,暖洋洋的,舒服极力。

    山峰之巅,此时谢嫣然、杜苍宇,双眼看着蹲坐在不远处的铁君义,谢嫣然欣慰,杜苍宇无语,娘的,变态,简直不是人,小炎在铁君义的身边欢快的跳来跳去,好像是在为铁君义的实力提升感到高兴,祝贺铁君义。

    铁君义在元力波动结束后并没有站起来,还是攀脚坐在那里,一方面刚晋升,还没有稳固,他现在趁热打铁,稳固境界,以免留下什么不好的隐患,而来吗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还真的有点诡异,他的去问问铁皇老祖,这个只有老祖能说清楚了。

    铁君义折身进入混沌战域,他先看了一下娘亲的灵魂,没有任何的异样,然后又到和铁皇经常一起谈话的地方。

    “老祖,在吗?”铁君义平静的声音响起,声音里充满严肃,没有玩闹的样子,显然此时他迫切要知道答案。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绝对会耐不住的,没有想到你马上就来了,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但是总体来说就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知道哪一个?”铁皇狂宇的笑声想了开来,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虚空中顿显出来,脸庞有忧患,也有兴奋,看样子有让他兴奋的事情,也有让他担忧的事情,应该就是那所谓的好消息与坏消息了。

    铁君义轻吐了一口浊气,然后才缓缓的说道:“今天引起的事情应该就是天魔所引起来的吧?而且实力强悍到了极致了”,铁君义抬起头看向铁皇。铁皇还是一样露出欠揍般的笑容:“小子,好不错吗?没有想到你小子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战意澎湃,果然是至尊战体,心性可佳,不错,这是有魔族中的天才所引起来的,在魔族中也有等级之分,而越高等级的魔族就如同人类的特殊体质,实力强悍至极,战力也是强悍无比,今天所引起的是魔族中的骄子,被我们叫做天魔体拥有者,它们就是我铁氏战体的敌手,实力强悍至极,就算是我们人族的特殊体质也要逊色几分,不是其对手,古今往来只有战体能与其争锋,小子,现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这一世的天魔体不简单哦,而且现在的天魔体可是也是战圣了,而你现在只是战王,你知道其中的差距的”铁皇略有深意的对着铁君义说道。

    铁君义听了心中也是一惊,但是也没有太过惊骇,因为这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早已猜到这一次的这个魔族高手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但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字宿命的对手在向自己挑衅,这绝对是在下战书,但是铁君义此时还是苦涩一片,他此时是在太过弱小了,只是战王,和战圣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坚定的抬起头,战意又爆发了出来,铁皇看着铁君义的这个样子,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他怕铁君义一蹶不振,那将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铁君义转身便就要走了,但是铁皇此时楞了,他都说了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此时才听了坏消息,还没有说好消息呢,“那个,小子先等等?”铁皇叫住了铁君义。

    “有什么事情吗?”铁君义转身对着铁皇说道,那意思是没是我要走了。

    “不是还有好消息吗?你不想知道吗?”铁皇不确定的,这小子什么时候转性了,那么好说话,竟然对这不感兴趣了,其实不是铁君义不感兴趣,而是铁君义已经知道了大概,没有必要知道了。

    “你说的是封印的事情吗?我大概知道了,应该是被解封了一层的一半封印吧!我感觉到我身体中的元力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可以活动了,和原来的万分之一强了很多很多,而且身体也好像进入了脱凡中期了,力量强悍了不少,如果此时再战战魂三重的那个魔族之人,以我现在战王五重的实力,不费吹灰之力”铁君义自信的说道,眼眸里是自信满满。

    “哦,你都知道了,还真的不错,很不错”铁皇眼里的光泽更加的盛了,看铁君义的眼神是越看越满意。

    “那没事了吧!我先走了,以后又来找你”铁君义对着铁皇说道。

    “去吧!去吧!”铁皇有些暧昧的看着铁君义,他知道铁君义的意思,铁君义黑着脸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小子,加油吧!你现在真的还在太弱了,没有多少的时间了”在铁君义走后,混沌战域中传出铁皇无奈的叹息声。

    铁君义此时脸上还有着血凝块覆盖着,发丝间也是还有淡淡的血凝结,显得十分的妖异,一睁开眼,就感觉到身上十分的不自在,特别是头上,感觉是被绷住的一样,眼睛闭上,发丝间和脸上的血迹变成了碎末状态飘散到空中,消失不见。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泛着淡淡光晕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清新自然的微笑。

    他的笑:温柔、体贴、淡雅;他的笑:很轻、很淡、很舒心;让人一看便能陷入其中,犹如在大自然中无忧无虑的奔跑,无拘无束。

    哎!看来又是一个少女陷入了爱河,杜苍宇看着谢嫣然有些微呆的神情,还有丝丝幸福的神色,不觉的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嫣然,让你担心了!”看着谢嫣然红肿的眼睛,铁君义歉然的说道,心灵深处又多了一个人影。

    可是他没有想到,就连杜苍宇都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同时更嫉妒铁君义这丫的,美女是一个个尽往他的怀里塞,这是在无声的炫耀他自己,有种想要扁铁君义的冲动,但是这也是想想罢了,可不敢有所行动,到时候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谢嫣然犹如瞬移一般,来到了铁君义的身前,然后紧紧的抱着铁君义,把头深深的埋在铁君义那掺含着浓浓血腥味的胸前,“君义,我只要你好好的,以后不要这样了可以吗?”

    听着谢嫣然浓浓的心疼声音,铁君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不是他要做的,他也想宁静的生活,但是不可能,从今天这一场变故可以看出,天魔是何等的强大,他只有不断的前进,才能安心的生活,任由谢嫣然抱着,只是这时一个不适宜的声音响起。

    “咳咳!那个我是不是多余的...”杜苍宇带着狡黠的神色看着铁君义和谢嫣然,还对铁君义眨了眨眼睛。

    谢嫣然一听,脸色变涨红了开来,但是没有离开铁君义,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铁君义没好气得看着杜苍宇:“我也觉得是耶,要不我帮你一把,送送你!”铁君义看着山崖之下,对着杜苍宇眨了眨眼睛。

    咔!杜苍宇脸色顿时就苦了下来,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这是要搞死我的节奏吗?从这里被你送下去,那还不如我拿刀往脖子上划一下算了,免得落得一个被摔死的名声。

    “神话,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那个我先走了啊!”杜苍宇说完,急忙跃了开来,铁君义的速度可不是他能比得了的,此时此刻只能先走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