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袁韵晨 3
    此时这侍卫额头上滤下,丝丝的冷汗,此时他真的害怕了,这些年来他们两个和三皇子在一起,所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太多了,杀掉的人,恐怕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糟蹋的姑娘也不是几个就能说清楚的,也想到自己的将来恐怕不好过,而且可能会死得很凄惨,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回来得这么的快。

    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相貌平凡的人,战力会如此之强,以战王三重的实力和自己战魂二重相搏,竟然如此的风轻云淡,没有任何的压力,犹如在戏耍自己的猎物一般。

    这侍卫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然后看着铁君义:“朋友,今天的事情就此如何?”他现在没有丝毫胜利的信心,眼前这人太诡异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命了。

    可是铁君义会答应吗?从今天这样的事情可以看出来,这几人有着很多条无辜的生命葬生在他们的手中,而且恐怕大多数是妙龄少女,就如今天这样。

    铁君义裂开嘴笑了笑,带着嘲讽的意味看着这侍卫,“我想这样的事情你们做的很多了吧!假如今天不是我们从这里路过,那么这姑娘的下场我想死昭然若见了吧!”铁君义的话简单明了,我们的事情可以这样算了,但是他人的生命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侍卫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看样子眼前这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了,今天想要逃脱恐怕困难了。

    “朋友,交个朋友如何,多个朋友多条路,况且天蓝国可是一个实力强悍的朋友,我想着对你不是什么坏事吧!”这侍卫想要以自己现在可以利用的价值和铁君义谈条件。

    “是吗?以为有一个皇子在域外混得还不错就以为天下人都要仰视自己了吗?幼稚,区区天羽宗这等三流势力还真以为天下无敌了吗?今天不用你说什么,我替天道收拾你们这群败类。”铁君义没有留任何的情面,今天这人是宰定了,用铁君义的话来说就是我代表正义来收拾你们。

    “不要逼人太甚,我承认你很强,绝对是一妖孽之才,但是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是纸糊的吗?就此接过对你我都有利,否则对我们两个硬碰之下,恐怕阁下也不好受吧!”侍卫的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显然如果眼前这人还要多多逼人的话,那么他就要全力而上了。

    显然这是铁君义现在希望看见的,他想要的就是这人在死前全力一战,这样才有意义呢。

    “我很期待!”铁君义淡淡的说道,然后左手中的短刃掷了出去,没有一丝的杀气。

    这侍卫顺手接过飞来的短刃匕首,疑惑的看着铁君义,这什么意思。

    铁君义没有说什么,四指紧握,金黄色的光晕在上面闪现,这是他的战斗状态,样子已经很明显了。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而来!”这侍卫眼神里也是散发出阴冷的光芒,看样子他要和铁君义决一死战了,手中的匕首发出幽幽的冷芒。

    很好!来吧,铁君义心里说道,脚踩玄奥的轨迹。

    铁拳!金黄色的光芒携带着凶狠的猊气。

    “噌啦!”

    铁君义的拳头和短刃相遇,发出淡淡的声响,铁君义手上金黄光晕犹如镀上的金子一样,防御极强,竟然在短刃的锋芒之下竟然丝毫不逊色。

    怎么可能?他竟然以血肉之躯挡住了我的匕首,这怎么可能,我这虽然不是地级的战器,但是也是星辰高级战器,他竟然以血肉之躯抵挡住了,这怎么可能,这侍卫心中震惊得无复以加,他是在没有想打铁君义炼体也如此的恐怖。

    杀!

    铁君义杀意泄露,拳头上的金芒也是更浓厚了一层,强烈的波动绽放开来,铁君义身体犹如灵猴一般,在这侍卫的身体周围穿梭来回,拳头不断的出击。

    而这侍卫也果然是战魂高手,反应也是灵敏迅速,铁君义每出一拳,他都能迅速的击退开来,但是虽然如此,他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盛,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而铁君义手上的金黄光晕也是越来越盛了,强烈的起劲如如虹贯日。

    是时候了,铁君义心中冷哼一声,头上有着丝丝的细汗,手有点颤抖,好像什么东西在手上极难控制。

    “接招吧!铁拳!”

    平和的铁拳再一次出现,强烈的起劲此时已经隐藏了起来,只是一般的拳头而已,铁君义留下一个黄金色的拳头,然后闪了开来,这是他惯用的老招式,但是却是百试百灵。

    “危险!”

    这侍卫心中一阵疙瘩,危险之息蔓延而来,强烈的气息刺刮着他的身体,而且看着铁君义的身影后退而去,嘴角携挂着嘲讽的笑意。

    嗅到危险的气息,这侍卫果断的后退,没有任何的犹豫,与此同时一个幽蓝的护身屏罩覆盖在他的身前,包裹着他,手中一柄残刃也是随之出现,有了其形状。

    “逃得了吗?”铁君义轻声的嗤笑道,黄金色的拳头如彗星一般,带着一纹尾羽,击杀后退而去的侍卫。

    “咔嚓!”

    金色拳头不费吹灰之力,瞬间就崩碎了那层幽蓝护罩,危险之气携绕在他的身上,死气从脚底慢慢的升腾起来。

    在这危险的时刻,他不得不击出那还没有完全施展出来的残刃,希望能少受一点伤害。

    可是铁君义不想这样的就算了,一个犹如死神下发的最后通牒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吐出。

    “碎!”

    “轰!!”汹涌的起劲顿时犹如山洪之灾,瞬间爆发开来,威势骇人。

    “噗!”铁君义和这侍卫都一口鲜血喷发出来,倒退而去,虽然铁君义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还是慢了一步,这爆炸覆盖的范围是在有点庞大,所以还是被卷中了,只是相比身在漩涡中间的侍卫,轻得太多了。

    暴猊的气劲慢慢的消散在虚空之中,侍卫的身影出现,半跪在地上,嘴角挂着一丝鲜血,身上的衣服被爆炸之力撕拉成带状,一道道鲜红的不规则的伤口犹如嗜血的蜈蚣一样。

    “噗嗤!!”这个侍卫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神情更加的萎靡了,踉跄的站立了起来,“你真的很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的这个样子应该不是你本来的样子吧!而且你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

    “什么?”这时早就停下来的蓝玉和少女惊声喝道,不超过二十岁,战王三重,战力堪比战魂二重的超级高手,这是什么势力才培养出来的怪胎,这也太强了吧。

    “但是,就算你是超级天才,今天你也必死无疑,有你这样一个超级天才和我死在一起,我赚了了,灵魂燃烧,本源燃.......”这侍卫阴狠的说道,森然的冷气绽放开来。

    “是吗?早就知道你的意图了,恐怕要让你失望了!”